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还想骗她
    第七十六章还想骗她

    陆锦珊暗中瞟了花晓芃一眼,花晓芃朝着秦如琛微微一笑:“我知道了,姐夫。”

    陆锦珊心里火冒万丈,这两人怎么看怎么像在递眼色,没准早就瞒着她和陆谨言私下里好上了。

    晚饭之后,陆谨言带着花晓芃去花园散步。

    花晓芃就像一只小动物依附在他的身旁,跟着他在碎石小路上慢慢的走着。

    “花晓芃,你之前的男朋友长什么样子?”他突然冒出一句,吓了她一大跳。

    她要跟他说,时聪跟秦如琛长得一模一样,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都快三年了,记忆有些模糊了,不太记得了。”她故意说道。只要不触犯龙颜,她愿意撒谎。

    “你真的是说谎的惯犯。”他皱起了眉头,能忘就怪了,前几天还在说,一辈子都爱那个鬼男人。

    “既然都已经不在人世,何必去提呢,想多了不过是徒然伤感。再说了,人的感情不是一尘不变的,在不同的年龄,会喜欢上不同的人。”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不过他听着似乎还挺舒服,脸色就微微和缓了一点。

    心机婊不但爱说谎,还很现实,总之是集各种他讨厌的坏毛病于一身。

    走到竹林的时候,他们就同秦如琛和陆锦珊遇上了。

    陆锦珊没好气的白了花晓芃一眼,“走到哪里都能遇到瘟神。”

    “你就不能对晓芃宽容一点,成天小肚鸡肠,人家不就是比你清纯一点吗?有必要嫉妒成这样?”秦如琛皱起了眉头。这种女人简直就是不可救药。

    陆锦珊攥紧了拳头,“秦如琛,你敢说你对这个女人没有一点意思?”

    “没有。她是我的弟妹,我不可能对一个有夫之妇有意思。”秦如琛立马说道,“全都是你的幻想症在作怪。”

    陆锦珊愤愤的没有说话,在心里她就是认定花晓芃是她的第一大情敌,必须除之而后快。

    陆谨言嗤笑了声:“陆锦珊,你总是在花样作死,有意义吗?”

    “都是你害的,花梦黎那么好,比这个女人好上一千倍,一万倍,你为什么不换过来,还留着她在这里坑害我。”陆锦珊气急败坏的说。

    “你才是最该换得。”陆谨言毫不客气的说完,带着花晓芃走了。

    花晓芃看出来了,陆锦珊估计跟她是八字不合,五行相克,所以才会像结了八辈子的仇。

    回去之后,她接到了花梦黎的电话,让她到上次的酒吧来坐坐。

    “这个女人,以后能不见就少见。”陆谨言浓眉微蹙。

    她耸了耸肩,“她毕竟是我的堂姐,是亲戚,哪能总是不见呢?”

    去到酒吧,花梦黎已经到了。

    “晓芃,我们两个从前可跟亲姐妹一样,我记得你小时候,总是粘着我,老想要跟我玩。”花梦黎微微一笑。

    “是啊,小时候多好啊,无忧无虑的。”花晓芃淡淡一笑,“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我们的关系可能还会跟从前一样吧。你当你的豪门阔太太,我当我的穷**丝。”

    “我要当了豪门阔太太,怎么可能不照顾你,让你当穷**丝?”花梦黎佯嗔了她一眼。

    她要跟她打感情牌,迷惑她,让她失去防备,这样才好趁机接近陆谨言,获得他的好感。

    花晓芃幽幽一笑,她可指望不上能得到她什么照顾,就大伯妈那个德行,不给他们家找麻烦就算不错了。

    当初跟他们家争祖宅大大出手,却不肯照顾奶奶,把奶奶从家里赶出去,让他们家去照顾。

    不孝敬老人,分起祖宅来,却是当仁不让。

    巴不得什么好事都被她占尽。

    “姐,我知道,你觉得是我不肯把位置让出来,心里很不舒服,就好像是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了。但是这件事,不是由我们花家说了算的。而是由陆家,由陆谨言说了算,我没有一丝权利。”

    “我明白,昨天在派对上,我看到了,他还有别的女人,他不怎么喜欢你。”花梦黎叹了口气,装出一副极为同情她的模样,实际上心里高兴着呢。

    她就是个没有教养的野丫头,土里土气,素面朝天,一点都不会打扮,还亏她是个珠宝设计师。

    珠宝设计师哪个不是珠光宝气的,像这种土包子,简直就是设计界的耻辱,给设计师丢脸。

    最重要的是,她完全不懂豪门的礼仪,出去就尽出丑,把陆家的脸都丢尽。难怪陆谨言从来都不带她,她站在他的身旁半点都不配,只配当佣人提鞋。

    “是不喜欢,不过,他讨厌离婚,陆家的人里还没有离婚再娶的,他不能破例成为第一个。”

    为了打消花梦黎的念头,她只能这样说来糊弄她。

    这似乎是最好的理由了。

    她是个失宠的正室,要说陆谨言是舍不得她,不想离婚,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怎么让花梦黎相信呢。

    花梦黎的脸上依然带着温和的笑容,声音也是一如既往的细软,“晓芃,我听说陆家公公还有个女人,在家里是二女共伺一夫。司马钰儿表面上是他的私人助理,实际上是他的小妾。现在的权贵们明里暗里都有好几个女人,不足为奇了。我可以不争名分,把正妻的位置让给你,做他的私人助理。”

    她这么说,是要迷惑她,让她放松戒备,以退为进。

    她不想用小妾两个字,在她的心里,她应该是正室,只有花晓芃才是做妾的,不,妾都不能让她当,只能滚回江城去当她的穷酸**。

    花晓芃微微的震动了下,脸上有了一丝苦笑。

    堂姐为了能进陆家也是委屈求全,煞费苦心了。

    可是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

    逃婚是她的选择,一个人但凡做了决定,就要承担最后的结果,无论是好是坏。

    缘分是不会在原地等人的,一旦你错过了,没准就是永远。

    “姐,虽然陆谨言是挺帅的,但他还是喜欢男人呀,他是男女通吃,这一点你能忍受吗?”

    花梦黎在心里低哼一声,小表砸,竟然还想骗她的,陆谨言取向正常的很,都是她胡编乱造坑害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