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送了个女人
    第七十五章送了个女人

    陆谨言狠狠的震动了下,“昨天我给你的是警告,不是教训,你最好分清楚。”

    陆锦珊没好气的白他一眼:“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你找过来的?”

    “跟我无关。”陆谨言冷哼一声。

    “不是你,那是谁啊?”陆锦珊气得要命。

    陆夫人叹了口气,“如琛原本就是个浪荡公子,他要女人,还需要别人送吗?我看他就是恢复本性了。”

    “那也是被她刺激出来的,不作死就不会死。”陆谨言讥诮一笑。

    “陆谨言,你简直就是毒舌王!哪天你的廉价宠物也给你戴个绿帽子,看你还怎么幸灾乐祸。”陆锦珊骂骂咧咧。

    花晓芃在外面听着狂汗,真是躺着也中枪。

    陆谨言的目光穿过门框落在了她的身上,她赶紧跑掉了,唯恐被误伤。

    他嘴角扬起一道冷弧,把眼睛又转到了陆锦珊身上,“你可以走了,你的事我不管,我的事你也别作妖,否则倒霉的是你。”

    陆锦珊在心里是怕他的,因为有母亲撑腰,才有勇气跟他叫板。

    陆夫人心疼女儿,拍了拍她的肩,带她下了楼。

    她安排司机去秦如琛的别墅,接他过来吃完饭,这样他就不能推托了。

    秦如琛是不想来的,但他想见一个人,就过来了。

    花晓芃原本在客厅里,看到他进门,起身就往三楼跑,连个招呼都没打。

    她很担心,打招呼也会让陆锦珊误会是在勾引秦如琛。

    她直接去敲陆谨言书房的门,“陆谨言,我能进来吗?”

    陆谨言皱了下眉头,“我有召唤你吗?”

    “红色警戒,我要避难。”她小心翼翼的说。

    陆谨言微微一怔,“滚进来。”

    她进来之后,拍了拍胸脯,像是大舒了一口气。

    “你要避什么难?”陆谨言抬起眼帘,瞅了她一眼。

    “姐夫来了,我在哪里都不安全,只要我碰巧撞上姐夫,你姐都会幻想我要勾引他,我只有跟你在一起最安全。”她说道。

    陆谨言嘴角微微的扬了下,懂得避嫌也算是件好事。

    “我要不在呢?”

    “那我就出去呗。”她撇撇嘴。

    陆谨言站了起来,似乎有点恼火,“躲什么躲,自己家还需要躲躲藏藏吗?”说完,抓起她的手,就往外走,他倒要看看陆锦珊怎么花样作死。

    楼下,秦如琛感到一阵悲哀,还有讽刺,“陆锦珊,你的弟妹看见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你满意了?”

    “最好是这样,永远不要见面。”陆锦珊咬着牙关说道。

    秦如琛的眼底有了一丝厌恶之色,“我想过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以后我过来都会带上一个女人,这样就不会让无辜的人受害了。”

    他打了一个响指,站在门外面的女子就走了进来。

    她非常的漂亮,堪称绝色。

    扭摆着婀娜多姿的身体,她走到了秦如琛的身旁。

    陆锦珊傻眼了,只觉一记惊雷从平地而起,击中了她的天灵盖,“秦如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公然把别的女人带进我家里来。”

    楼梯上,花晓芃震惊,姐夫这招真的是绝了。

    她蓦然想起昨天许若宸说要教训陆锦珊,今天秦如琛身边就多了个女人,这事会不会跟他有关?

    陆夫有点晕,“如琛,虽然这几天锦珊是有些胡闹,但你也不能这样啊,还没结婚,你就带个女人在身边,让锦珊情何以堪?”

    “她整天疑神疑鬼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情何以堪?”

    秦如琛言语时,看到了同陆谨言一起走下来的花晓芃。他的目光微微的荡漾了下,一丝不易察觉的柔情悄然划过。

    陆锦珊也看到花晓芃,一道恼怒的火焰从眼底闪过,“绿茶表,你可真会装,刚才假装害怕,跑得比兔子还快,这会又过来幸灾乐祸了。”

    “是我带她下来的。”陆谨言的眼神极冷,语气也是冷冰冰的。

    陆锦珊还想说什么,被陆夫人暗中掐了一下,就闭上了嘴。

    “如琛,之前是锦珊不对,我让他跟你道歉,你们就不要再互相甩小性子了。”

    秦如琛勾了下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楚姨,你也不要误会,她不是我的情人,是我的助理小艺。知女莫若母,锦珊的性格,您应该最了解,她是改不了的,一旦跟谁杠上,就不依不饶。以后小艺都会跟着我,也让锦珊习惯一下。我平常都会有很多的应酬,要想身边没有女人陪着是不可能的,她总是幻想各种情敌,动不动就吃飞醋,会损害我的颜面,我不能不顾及,所以请您谅解。”

    陆夫人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所谓的助理,最后都住到床上去了,这事她太了解了。

    陆锦珊气得想要尖叫,“秦如琛,你要不解雇她,我就弄死她。”

    “你弄死她,我就换一个,天下女人多的是,你敢都弄死吗?”秦如琛摊了摊手,满不在乎的说。

    陆锦珊气的脸涨的血红,“秦如琛,你太过分了。”

    “是你过分在先。”秦如琛慢条斯理的说。

    “好了,好了,你们都在气头上,很冲动,我们不谈这个了,你要带就带吧,只要是助理,不是别的关系就行。”陆夫人出来当和事佬。

    她看出来了,秦如琛是故意要刺激女儿,上次的事真的是把他惹火了,只能先安抚他,以后再说。

    晚饭的时候,花晓芃就坐在秦如琛的对面,他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偷偷的瞧她。

    因为陆锦珊的关系,他没法跟她说话,这让他非常的郁闷。

    这两天,没有见到她,她的影子总是在他的脑海里徘徊。

    他思考的时候,影子在。伸手关了灯,暗夜里,影子也在。他闭上眼睛睡觉,影子还在。

    而在他的灵魂深处,潜意识里,似乎激荡着一股柔情的浪花,想要把它紧紧的卷住,让她只属于他。

    可惜的是,他们之间是禁忌。

    她是陆谨言的妻子,而他是陆锦珊的未婚夫。

    就算他不跟陆锦珊结婚,她也是有夫之妇。

    “晓芃,之前的事,我待锦珊向你道歉,希望以后你对我不要有顾忌。我是你的姐夫,就像你的哥哥一样。只要大家问心无愧,何必在乎旁人的闲言碎语。”他缓慢而清晰的说道。这话也是对陆锦珊说的。

    陆锦珊皱起了眉头,总觉得他找女人这件事是有人在捣鬼,不会就是花晓芃这个心机婊在报复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