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老公重要,钱重要?
    第七十四章老公重要,钱重要?

    陆谨言俊美的脸上一根神经在痉挛。

    她的话就像一个木塞子,把他所有的怒气全都堵住了,只能在五脏六腑里泛滥成灾。

    该死的逻辑!

    该死的伶牙俐齿!

    他倾身而下,把她压住了。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发泄他的怒气。

    几乎是在瞬间,她全身就紧绷起来,就像一根被拉到了极限的弦。

    这一次,她没有一点反抗,只是懦弱的说了声:“别弄坏了我的裙子。”她很喜欢这条裙子。

    他薄唇勾起了一道狞笑,抓起她的裙摆,猛力的一扯,裙摆就被扯掉了一块。

    她惊声尖叫,“这是小妈送给我的裙子。”

    “那又怎样?”他捏住了她的头,薄唇几乎覆上她的,灼热的呼吸扑散在她的脸上,把她的皮肤都要烫伤了。

    “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要毁掉!”他一个字一个字狰狞无比的说。

    她的野性,她的愤怒,她的倔强,全都被激了起来。

    她开始反抗,用拳头拼命去砸他的肩膀,用脚疯狂的踢他的腿肚子,“禽兽,混蛋!”

    但这些对于他而言不过是隔靴搔痒,丝毫阻止不了他的进攻。

    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红的戾气,拽起她摔到了一棵大树前。

    她爬起来想跑,又被他拽了回去,他暴力的撕下她裙缘的一角,把她绑在了树上。

    “小野猫,你露出了爪子,又能怎样?”

    他抓起了她的裙摆,哗的撕开了一道口子。

    因为极度的羞愤,还有恐惧,她的牙齿和牙齿打着战,嘴角被咬破了,鲜血划落下来,跌碎在洁白的衣襟,血色殷红。

    他没有一丝怜惜,只有硬冷。

    沉寂而黑暗的夜色里,不停传来布料被撕裂的声音。

    他像是故意般,一块一块的撕,直到把她的裙缘撕成了一条一条。

    泪水在她的脸颊上奔流,像泄了闸的洪水,但她没有求饶,只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因为她知道,对于发了狂的,兽性大发的魔王,求饶是没有用的。

    他不会放过她!

    陆谨言的五脏六腑都盛满了怒气,烧得他失去意志,烧得他失去理智,烧得失去控制。

    那洁白的长裙下包裹的是一具肮脏的、丑恶的、没有灵魂、没有心的躯壳,也是他唯一能够控制和得到的。

    最讽刺的是,它竟然还能挑起他的**,让他沉迷其中,欲罢不能!

    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他陆谨言翻云覆雨,叱诧风云,从来没有过征服不了的东西。

    所有的女人都对他哀哀乞怜,除了她!

    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的挑战着他的底线。

    当挺身而入时,他抓了她的后脑勺,“花晓芃,睁开眼睛!”

    她不理会,像往常一样,变成了僵硬的死鱼,封闭了感官,封闭了思想,也封闭了感情。

    他扯住了她的头发,微微一用力,疼得她被迫睁开了眼。

    “花晓芃,你给我听好了,以后只要我在,你就必须站在我的身边。”

    她在黑暗里看着他,他的影子不停的晃动着,粗暴而激烈,魁伟的身躯把她整个都笼罩了。

    现在的她,就是他砧板上的肉,任由他蹂躏。

    每一次的冲撞如狂风暴雨,让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换上了唯唯诺诺的语气,所有的野性都消失了。

    反抗修罗魔王,除了让自己遭受更多的暴虐之外,不会有任何的作用。

    一次过后,他就解开了她,像扛着牲口一样,把她扔进车里,继续!

    ……

    第二天,她一去到公司就被肖亦敏拦截住了,她满脸都是幸灾乐祸的笑容。

    “听说昨天晚上的派对非常的精彩,你失宠了,陆谨言有了新欢。”

    “那又怎么样呢?跟你有关系吗?”花晓芃冷笑一声。

    “花晓芃,你得意不了多久了,你不过就是个替代品,鸠占鹊巢,你的堂姐花梦黎回来了,你马上就要滚蛋了。”肖亦敏呵呵笑了两声,表达自己报复成功的快感。

    可惜的是,这份快感只维持了几秒钟就被花晓芃化成了粉碎。

    “我滚蛋了,也是花梦黎上位,怎么都轮不到你,你费尽心力,最后只是替别人做了嫁衣裳,高兴个什么劲呢?”

    这话一针见血,肖亦敏像个被戳破的皮球,一下子就泄了气。

    突然有了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花晓芃是她的情敌,花梦黎何尝不是。

    她把花梦黎招回来,就等于给自己树立了两个情敌。

    本以为她们会自相残杀,让她渔翁得利,没想到花晓芃战斗力这么薄弱,才一个回合就败下阵来。

    “你就打算坐以待毙,一点都不为自己争取了?”她要挑拨一下,让她重新燃起斗志才行。

    “决定权在陆谨言的手里,不在我,我争取也没用。”花晓芃耸了耸肩。

    “就算你是替代品,但你领了证了,在法律上,你是正室,花梦黎是小三。你怕什么?”肖亦敏说道。

    “有陆锦珊帮着她,我斗不过。”花晓芃用着一种懦弱的语气说道。

    肖亦敏微震,花梦黎果然是个心机婊,这么快就依附上陆锦珊了。

    如果要两败俱伤,就意味着两边要势均力敌。

    花晓芃明显弱爆了,很快就会被pk下去,这样的局面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可以帮帮你。”

    “不用了,谢了。我已经决定顺其自然,做个佛系少妇。”花晓芃耸了耸肩,进了办公室。

    “被人赶走了,你可别哭。”肖亦敏低哼一声,不识好歹。

    好在,她的手里还有一颗棋子,有必要的时候,就可以用起来。

    下班后,一回到陆家,她就看到陆锦珊发疯般的冲到了三楼。

    今天陆谨言在家里。

    她推开书房的门,气冲冲的骂道:“陆谨言,你个六亲不认的坏蛋,你竟然真的坑我!”

    “你有病吧!”陆谨言低哼一声。

    陆夫人听到她的声音,就赶了过来,“锦珊,你在干什么呀?”

    “妈!”陆锦珊扑进她的怀里哇哇大哭,“陆谨言他坑我,他给秦如琛送了一个女人,他们一见面就打的火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