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照耀你,黑暗我自己
    第七十三章照耀你,黑暗我自己

    他猛的一踩油门,车就飞了出去。

    沉默是车里唯一的色调。

    花晓芃感到无比的压迫,陆谨言的脸色比台风登陆前的天空还要阴沉、还要恐怖。

    她不知道他到底在气什么?

    她很确定自己刚才没有说错话。

    一定是其他人惹怒了他,或许是那个情人吧?

    他没有带她出来,十有**吵架了,还吵得挺凶的。

    跑车一直在高速公路上飙飞,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这似乎预示着陆谨言的怒气越来越大了。

    再这样开,怕是要开到市外了。

    “我们要去哪里呀?”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沉默不语,来到高速出口时,把方向盘一转,开到了一片荒芜的田野边。

    这里黑魆魆的,没有一个人。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呀?”她抱住胳膊,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他不会准备把她遗弃荒野吧?

    这事情他做过,上一次他就把她扔在了荒无人烟的海滩别墅,要不是许若宸,估计她已经死在外面了。

    他依然沉默着,仿佛正在努力的消化某种情绪。

    花晓芃的心在这片死一般的静寂中砰砰狂跳,几乎要跳进嗓子眼去。

    四周气压极低,她感觉闷的要命,透不过气来了。

    “陆谨言,你怎么了呀,我可什么都没做错,你要生气,就去找惹你生气的人,别拿我当炮灰,行吗?”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他的情绪顿时失去了控制。

    他拉开车门冲了出去,把她从座椅上拽了出来,抵触在车头。

    花晓芃想哭,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

    躺着都能中枪无数次。

    “你干什么呀,我又不是出气筒,你跟你的情人吵架了,为什么要找我发泄呀,我就长得这么欠揍吗?”

    她话音未落,陆谨言就一拳暴怒的砸在了车盖上,“砰”的一声巨响,车盖凹进去一大块。

    她剧烈的抽搐了下。

    他有砸东西的习惯,爆砸,狂砸,一直到砸坏为止。

    他要把这辆车砸坏了,他们可就回不去了,今晚要露宿荒野。

    “陆谨言,你别生气,别砸车行吗?你车不是限量版吗?很贵的。”

    这话犹如火上浇油,让他的怒火从胸腔一直冲到了脑门。

    蠢女人关心的竟然只有车,怎么不关心一下他的拳头会不会疼?

    “除了钱,你心里是不是就没有别的了?”

    “有,有啊,还有工作。”她一本正经的说。

    他额头上的青筋在翻滚,眼睛里喷吐着疯狂的怒火,真的很想一把掐断她的脖子,再把她埋进钱堆里!

    “在你心里,我的存在感就这么低?”

    她在心里叫苦连天,真的是莫名其妙,一头雾水,他到底在气什么呀?

    就因为她长得讨厌,惹他心烦,就该当他的沙包,被他肆意撒气,甚至一顿狂揍吗?

    “你怎么可能有存在感?”她紧紧张张,结结巴巴,一下子就说错了话,慌忙纠正,“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怎么可能没有存在感,你是我的主子啊。你知道的,我一紧张喉咙就被堵住,说不出话来,你别吓我了,行吗?”

    一道极凛冽,极阴森的寒光从陆谨言眼底直射过来,“那你今天晚上死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来拜见你的主子?”

    她暗吸了口气,天啊,他不会是为了这件事生气吧?

    凭什么呀?

    他带着一个女人出来招摇,把她打脸打得啪啪响,让所有人都在嘲笑她失宠被抛弃了,还好意思让她过去叩头请安?

    难不成他想要学公公左拥右抱?而她没有过去彰显自己的大度,让他失了颜面?

    “我是怕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惹的你或者你的情人不高兴,所以没有过去。你知道的,女人都会有嫉妒心理的,大部分都是像你姐那种醋坛子,很少有人能像你妈和小妈那样可以接受二女共伺一夫。我要过去了,你的情人觉得我鸠占鹊巢,跟我言语相击,或者明争暗斗,你肯定会心烦的嘛,所以我很自觉退居二线,把一线奋战的重任让给她。”

    她缓缓的、不慌不忙的解释道。

    只要能避免一场灾难,只要能缓解大魔王的怒意,她不在乎违背真心,不在乎撒谎,反正在他心里,她已经被定义为心机婊,谎话连篇的惯犯了。

    他捏住了她的下巴,阴森森的眼光从她脸上刮过,仿佛要把她刮掉一层皮,“你就不会吃醋?”

    “不会!”她毫不犹豫的说。

    “没有一点嫉妒?”他的嘴角绷得紧紧的,似乎她的答案没能让他满意。

    “没有,我愿意做一盏电灯泡,照耀你们,黑暗我自己。”她很想朝他笑一下,但下巴被他捏着,笑不出来。

    荣谨晔的胸膛鼓动起来,似乎里面有怒火在疯狂的燃烧,在汹涌澎湃。

    他连做了两个深呼吸,用着阴鸷的声音问道:“如果是你的钱被抢走了,你会怎么样?”

    她深深的看他,揣摩着他的用意,但他的眼里杀气太大,不敢去凝视,只能挪开眸子,坦然的说:“抢回来。”

    “抢不过呢?”他微微眯起眼,像是想要杀人的前奏。

    “拼命!”她斩钉截铁的说,刚一说完,陆谨言又是一拳砸在了车盖上,“你特么就只爱钱!”

    花晓芃知道,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可是他想听她怎么说呢。

    “我们是在谈你的情人呀,怎么又扯到钱上了?”

    他低哼一声:“钱被抢了,你就拼命,老公被抢了,你就无动于衷?”

    她倒吸了一口气,有抹凄迷之色从脸上浮现出来。

    她深深的、直直的,一瞬不瞬的凝视着他,低迷的问道:“你是我的吗?”

    他的嘴角抽动了下,像是被刺到了,“你配吗?”

    “当然不配了,我是个挂名的傀儡,是个摆设,在你心里,我从来都不是你的妻子。我就算拼了命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自讨没趣罢了。但钱不同,它是我财产的一部分,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只要我拼命,没准就能抢回来,就算抢不回来,还可以报警,让警察叔叔帮我抢。老公被抢了,警察叔叔会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