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公然带男宠
    第七十章公然带男宠

    许若宸一眼就看到了她。

    他的眼睛凝滞了,内心深处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奇异的躁动。

    她真的是一个有趣的、与众不同的女人。

    她也看到了鹤立鸡群的许若宸,站在他旁边的是许若芳,还有一名极为妖孽的混血男子。

    她暗自笑了下,真的是公然出柜了。

    都说许公子畔道离经,没想到还真是什么事都敢做。

    “小妈,我去跟许公子、许小姐打个招呼,他们是我的朋友。”

    “去吧。”司马钰儿点点头。

    许若宸出柜了,大家都心照不宣,对于他,没什么可顾忌的。

    当她走过来时,许若宸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意,“回眸一笑百媚生,三千粉黛无颜色。”

    她莞尔一笑,露出一对迷人的酒窝,“整个派对里,我就认识你和若芳。”

    “认识我们就够了,别人都是多余的。”许若宸换上了戏谑的笑意。

    他总是那么的风趣,和他在一起可以轻松的交流。

    不像和陆谨言在一起,永远都是帝王对臣民,将军对士兵,主人对宠物。

    他高高在上,她匍匐脚底。

    他尊贵无比,她贱如草芥。

    “你老公还没来?”许若芳说道。

    她耸了耸肩,“我们不是一起来的。”

    “不带着你,是他的损失。”许若宸笑了笑。

    正说着,陆谨言就进来了。

    他果然不是一个人,身旁还有昨天那个女人。

    她是火辣而性感型的,和她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陆锦珊一看,就笑了起来,原来弟弟早在外面金屋藏娇了。她就说嘛,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一个女人都没有,原来是深藏不露啊。

    花晓芃完蛋了!

    许若芳抬了抬鼻梁上的金丝框眼睛,“陆谨言不会喜欢那种类型吧?”

    “或许吧。”她往后缩了缩,像是想把自己藏进阴影里,不让陆谨言看到。

    像她这样的人,最好就做幕景,或者透明人,把存在感降低为零。

    许若芳搂住了她的肩,“如果他喜欢的是那种类型,你就要有危机感了。你跟那个女人是对立面,他太不可能同时喜欢你们两种类型。”

    她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层凄迷的笑意,她一直都处在危机中,从来没有摆脱过。

    “无所谓,他又不可能只有我一个女人,总会有别人的,不是性感型,就是小清新。”

    “晓芃,你可以大度,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带着你,而是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出现,是公然宣示你失宠了。你才嫁进来两个星期,就被他抛弃了。”

    “我本来就没有得宠过,有何来失宠之说。”她垂下了眸子,浓密的长睫毛在白皙眼睑投下了一道悲哀的阴影。

    陆谨言这样的作法等于给了她这个新婚妻子一记无形的耳光。

    这会,她应该成为全场的笑话了。

    所有人都在背后议论她吧?

    才结婚就失宠。

    其实,陆谨言从来都没有公开承认过她的地位,他没有单独带着她出席过任何的公共场合。

    上一次陆锦珊的订婚宴,因为是家庭活动,她才得以荣幸的站在他的身旁。

    在他的心里,她本就不是他的妻子,娶她的人是陆家,不是她。

    许若宸拿了一杯鸡尾酒给她,“别担心,有我和若芳这两个智多星来,保证帮你打败情敌,俘虏陆谨言。”

    她“噗嗤”笑了下,仿佛他说的是天方夜谭,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之前小妈也这么说过,他们都太高估她,低估陆谨言了。

    陆谨言不会对她动一点心思,一辈子都不会。

    她是他最讨厌、最鄙视的对象。在他的黑名单里名列第一位,不会有人能超越。

    许若宸被她的表情惊了下,“虽然我爱说笑话,但这句不是。”

    “我知道,我可不想花功夫去融化一块花岗岩,就这样挺好的。”她咧开嘴,努力的朝他微笑,想做出一副云淡风轻又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她并不成功,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小傻瓜,他不珍惜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他茶褐色的眸子里闪过了一道深沉的寒光。他一定会让陆谨言后悔的,让他尝尝失去的滋味。

    舞会的另一边,陆谨言已经看到了花晓芃,他面无表情,仿佛罩了一个面具,唯有一双深黑的冰眸格外的闪耀,仿佛被什么照亮了。

    站在他身旁的女子叫安安,很安静,很乖巧,很温顺,她竭尽全力在讨陆谨言的欢心,只要能待在他的身边,她就心满意足了,不需要身份,什么都不需要。

    但他们走到一旁的位置上坐下时,会场明亮的主光灯突然就灭了。

    几盏绿色的激光灯营造出了一个绿色的隧道,一名白衣女子从隧道里飞了出来,衣袂飘飘,犹如仙子。

    她落在钢琴前,款款落下,手指舞动,弹出了一曲梦中的婚礼。

    陆锦珊开始在人群中散播流言了,弹钢琴的女子是陆谨言的正牌未婚妻,美丽优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花晓芃不过是替她代嫁,说好了她一回来,就换过来,结果无耻的反悔了,死皮赖脸的不肯换,想要鸠占鹊巢。

    花晓芃一眼就认出了花梦黎,就知道她是不会死心的,“又有一个能折腾的人了。”她沉重的叹了口气。

    “这个女人是谁?”许若芳挑眉。

    “我的堂姐花梦黎。”她低声的说。

    “就是她呀。”许若芳摸了摸下巴,如有所思,“能混进来,还能公然表演这么一出,后面肯定有推手。”

    “学心理学的就是不一样,好强大的逻辑推理。”花晓芃淡淡一笑。

    许若芳沉吟了片许,“肖亦敏今天没有来,就算来了也不可能帮助情敌,想必是推手就是把你想象成幻想情敌,最爱作妖的大姑子。”

    “若芳,你可以改行当侦探。”花晓芃竖起大拇指,她也想到是陆锦珊。

    她是铁定心要把她赶走了。

    许若芳小啜了一口鸡尾酒,“如果说单纯的变态嫉妒心理导致她把你当成幻想的情敌,处处跟你作对,原因未免也太单一了。毕竟她不是个疯子,我觉得应该还有其他原因。”

    “其他原因?”花晓芃微微一怔,她想不出来,她从来没有得罪过陆锦珊,一直在处处忍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