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取向也是假的?
    第六十九章取向也是假的?

    花晓芃暗自叹了口气,“大姐,我们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不能,除非你离开陆家,你在这里,我气不顺。”陆锦珊毫不犹豫的说。花晓芃对她而言,是一个威胁,是一个隐患,无论如何,她都要把花晓芃赶走,这样才能彻底解除她的危机。

    “她不会走,你可以走。”陆谨言冷冷的甩给她一句。

    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我是陆家的女儿,你的姐姐,你凭什么赶我走?”

    陆初瑕跑了过来,“老大以后是陆家的继承人,嫂子要当家,你要把他们两都得罪了,以后还怎么在陆家混呀。”

    陆锦珊咬了下牙,“她是当不了这个家的。没准过两天,你嫂子就换人了呢,不过她本来也不是正牌的,只是个替代品。”

    陆初瑕撅起嘴,“大姐,你心肠真坏,我觉得吧,你肯定会被琛哥哥换掉,但嫂子不会。”

    陆锦珊很想扇陆初瑕一个巴掌,这个小贱蹄子最近也爱跟她作对,但她不敢,她是爸爸的掌上明珠,扇了她,爸爸还不剥了她的皮。

    “谁敢跟我抢秦如琛,我就杀了她!”她气急败坏的走了。

    司马钰儿走了过来,把花晓芃叫进了她的衣帽间。

    她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礼服,“晓芃,这件礼服是我让人替你准备的,晚上你穿着它,跟陆谨言一起去派对。在名流圈里,应酬是不可少的,你也要多出去走动一下。”

    陆老夫人让她帮衬着晓芃,不让陆锦珊欺负她。其实之前她也想做点什么,但怕大夫人不高兴,现在有了老夫人的指示,她就不用担心了。

    花晓芃没有想到小妈会给自己准备礼服,很惊讶也很感动,“谢谢小妈,不过,谨言应该不会带我去吧。”

    上次他就没有带她去,应该是带了别人,只是看她出了丑,给自己丢了脸,才站出来。

    “我和小瑕也会去,他不带你去,你就跟我们一起,到时候过去找他。”司马钰儿拍了拍她的手,目光含蓄而意味深长。

    花晓芃垂下了眸子,她想到了昨天见到的那个女人,她跟着陆谨言想必有一段时间了,陆谨言出席公众场合,有可能经常带着她。

    她去干什么呢,是宣告自己的主权,还是跟她二女共伺一夫?

    “小妈,如果谨言有伴的话,我去可能不太好吧?”

    司马钰儿叹了口气,“晓芃,我知道你跟谨言相处的时间很短,谨言又是个性格冷清的人,对你一直比较淡漠。你不能太被动了,要主动一点,只要抓牢了他的心,就不怕有人趁虚而入了。”

    花晓芃暗自苦笑。她怎么可能抓得住陆谨言的心?人要做力所能及的事,这件事,对她而言是根本达不到的,是在挑战不可能的极限。

    但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我尽力。”

    陆谨言果然没打算带她去派对,上楼换了件衣服就离开了。

    他肯定是嫌带她出去丢脸。

    她猜,他是去找昨天那个女人了。

    她善解人意,肯定很讨他的欢心。

    不过,他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啊。

    她都有点糊涂了。

    难道照片是假的,取向也是假的?

    就是为了吓跑花梦黎?

    晚饭之后,司马钰儿就带着花晓芃上楼准备了。

    花晓芃的模样和气质,任何胭脂水粉都是多余。

    她只给她化了淡淡的裸妆。

    当花晓芃走下楼的时候,整个大厅似乎都被照亮了。

    “哇,嫂子好漂亮啊。”陆初瑕拍拍手。

    陆宇晗和司马钰儿对视了一眼,嘴角有丝深沉的笑意。

    他为儿子挑选的媳妇怎么会有错?

    陆锦珊整个五官都抽搐了下,一道妒火从眼底闪过。

    小妈真是多管闲事,为什么要给她准备礼服?

    就应该让她穿着淘宝买来的二手货去丢人现眼,受尽嘲弄。

    她端起手边咖啡走了过去,“是挺好看的。”

    她假装在打量着花晓芃,随手就把咖啡泼了出去。

    花晓芃早有防备,迅速的让开了,但还是有一滴咖啡溅在了裙子上。

    司马钰儿惊叫:“锦珊,你要这样无理取闹到什么时候?”

    “小妈,我刚才手抖了一下,是不小心的。”陆锦珊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锦珊不是故意的,赶紧脱下来,让佣人去洗一洗。”陆夫人连忙替女儿解围,唯恐旁边的陆宇晗发怒。

    “洗什么呀,她穿着又不好看,换一件呗适合她乡土气息的呗。”陆锦珊撇撇嘴。

    花晓芃淡淡一笑,“没关系,大姐不是故意的,我上去清洗一下。”她转身上了楼。

    “咖啡很难洗掉的,大姐就是故意的。生怕嫂子去舞会抢了她的风头。”陆初瑕撇撇嘴,跑到了父亲面前,“爸爸,大姐的变态心理越来越恐怖了,等我长大了,比大姐漂亮,还比她年轻,她肯定嫉妒的要命,要把我杀了。”

    陆宇晗的脸色铁青一片,大声喝来管家,让他把陆锦珊新买的衣服和化妆品全都收走。

    “以后你要买,就花你自己的钱。”不成天把心思花在这些鬼东西上,就不会作妖了。

    “妈!”陆锦珊趴到陆夫人的肩头,嚎啕大哭,收走她的新衣服,就意味她要穿旧衣服,这跟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陆夫人抚了抚她的头,不敢说什么,毕竟是她有错在先。

    花晓芃下楼的时候,礼服上多了几颗水晶,咖啡渍一时半会洗不掉,她就缝了几颗水晶上去,遮住了瑕疵。

    水晶的位置点缀的很好,为礼裙锦上添花。

    “哇,嫂子真厉害,现在裙子更漂亮了。我们赶紧走吧,离大姐远一点,免得她又作妖。”陆初瑕一手提起自己的小裙摆,一手牵起了她的手。

    司马钰儿特地带着她们很晚才进来,压轴!

    当花晓芃走过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移了过来。

    她就像是碧湖里盛开的一朵芙蓉花,像凌晨时天空吐露的第一抹微蓝,那样的秀丽、清新。

    她不是夺人眼球的惊艳,而是让人沉迷欲醉的水秀灵气,梦梦的、雾雾的、雅雅的……纯纯的、静静的、柔柔的……

    陆锦珊的嘴角像被马蜂蛰了一下,几乎歪到了耳朵根子。

    她不会让她得意的,还有好戏在等着他们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