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丑货跟爷有相同点吗
    第六十七章丑货跟爷有相同点吗

    陆谨言看出来了,陆锦珊是唯恐天下不乱,嫉妒心强大的无可救药了。

    他给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就带着大伯妈和花梦黎离开了。

    陆锦珊专门跑出去送她们,和花梦黎互留了联系方式。两人相见恨晚。

    花晓芃在心里暗暗的吸了口气,她看的出来,陆锦珊是故意的,不搅个天翻地覆,她是不会罢休的。

    “上楼。”陆谨言命令一句,她乖乖的跟在了后面。

    陆锦珊在身后叫住了他,“陆谨言,你还不跟她离婚,她克夫!你想要被她害死吗?”

    “一个泼皮的话,你也信,猪脑子。”陆谨言低哼一声,深深觉得她该去精神病院治疗了。

    “自从她嫁进我们家,就兴风作浪,搅得我们到现在都不得安宁,她这是典型的克夫败家,你要不跟她离婚,会被她克死的。”陆锦珊故意吓唬他。

    他薄唇划开了一道促狭的冷笑,“比你好就行。”说完,大手邪魅的在花晓芃脸上抚了抚,像是在向陆锦珊示威。

    陆锦珊七窍生烟,羞恼不已,“一个土包子,跟我提鞋都不配。”

    “不用自我催眠,你也就一脸的庸脂俗粉。”陆谨言慢慢悠悠的说,每个字都打在了陆锦珊的死穴上。

    她不担心陆谨言怎么看,就怕秦如琛也是这样想的。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完美的容貌,能吸引他的也是容貌,绝不能被人比了下去。

    “陆谨言,你眼神有问题!”她跺着脚愤恨的走了。

    花晓芃叹了口气,只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

    进到房间里,她铺好了自己的地铺。

    陆谨言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你的必修课呢?”

    她温顺的走了过来,像只收起了利爪的小野猫,蹲下身抱住了他的腿,唱征服!

    “蠢女人,我现在留着你,不代表会一直留着你,哪天我不爽,你就给我滚蛋。”

    “知道。”她唯唯诺诺的点头。

    等小锋醒过来,就算他不赶,她也会主动离开。

    等她唱完念完,他五指抓住了她的后脑勺,逼她抬头看着他,“花晓芃,你刚才谎话说得真好。”

    “我没说谎话,我说得每一句都是实话。”她的神情坦然不迫,她说谎都是为了自保。

    “你是清白之身嫁过来的吗?”他的目光像把利剑从她的脸上刮过,充满了嫌弃,就仿佛她是个肮脏的垃圾,被人捡回来硬塞给了他。

    她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知道他非常介意这件事,他有洁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碰过的脏东西。

    “我不是清白之身,但我不是档妇。”她从口袋掏出了昨天那张一百元的钞票,放进了他的口袋里,“钱还给你。”

    “嫌少?”一道寒光从他眼里闪过。

    她抿了下唇,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而有力的说:“我也不是技女。”

    陆谨言讥诮一笑,“你跟那个丑货睡,心甘情愿,是吧?”

    她站了起来,脸上有了怒意。

    她不准任何人侮辱阿聪,侮辱她最爱的人。

    “请你不要总用这个词形容阿聪,他很帅,很好看,是我们学校的校草。”

    陆谨言哼哧了声,“校草,你这个瞎子评的吧?”他一个箭步走到桌子前,抓起了上面的笔记本。

    照片掉了出来。

    他一脚踢到了她的身旁,“就这种不堪入目的丑货,也配称校草?”

    花晓芃惊呆了,愣愣的瞅瞅照片,又瞅瞅他,“你以为上面的人是阿聪?”

    “整天夹在本子里,不是他,又是谁?”他坐到了沙发上,投来一道冷嘲热讽的目光。

    她抚了抚额,脑子里像在捣糨糊,越搅越糊涂。

    怎么回事,还有人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总不至于整容的时候,也脑子也顺带整了下,抹去了从前不美好的记忆?

    她把照片捡了起来,“陆谨言,你仔细看看,这是你,你从前的照片?”

    这是来龙城前,大伯妈给她的照片,免得她过去认错人。

    之所以一直夹着,就是为了出气。

    每次被他折磨完之后,她就把照片拿出来看,暗地里“问候”他一番。

    陆谨言剧烈的震动了下,感觉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冷笑话。

    “花晓芃,你脑子有病了,这个丑货跟爷有亿万分之一的相同点吗?”

    “你不是减过肥,整过容吗?”她撇撇嘴。

    陆谨言风中凌乱,眼前仿佛有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

    “你哪只眼看到爷整过?”

    “不是吧,你没整过容。”花晓芃震惊,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伸出两只小爪子在他脸上一顿乱摸,想看看有没有假体。

    “再摸,砍手!”他一声低喝,吓得她赶紧收起了手。

    “这是怎么回事啊,那照片里的人不是你啊?”她扶额,骂错人了,冤枉了好人,虽然人家长得丑,没准心地善良呢。

    陆谨言弹了下她的额头,“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花晓芃真觉得遇上了一个天大的乌龙。

    她就说嘛,哪有这么厉害的整容医生,能把丑出天际的人整成绝世美男,除非是上帝!

    “你知道吗?花梦黎不是在国外遇到了意外,她是逃婚了,不想嫁给你。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你的资料,里面有好几张这个照片,她吓傻了,天天哭。估计后来就跟大伯妈合计了这一出逃婚记,让我嫁过来。现在发现真相,应该肠子都悔青了吧?”

    “这么说,丑货还是你的神助攻?”陆谨言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

    “算是吧。”她讪讪一笑,但在心里,她不这么认为,她进来的不是天堂,而是地狱。

    陆谨言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又阴沉下来,“你果然是为了钱,无所不用其极,只要给钱,这么丑的男人你也敢嫁!”

    她喟然一叹,一个人要是看另外一人不顺眼,她做什么都是错。

    “花家就我们两个女儿,她跑了,我不嫁谁嫁呢?”

    “别想洗白,要是现在有人给你一个亿,你会毫不犹豫的投怀送抱吧?”他的语气极为冷凝,充满了轻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