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使劲泼脏水
    第六十六章使劲泼脏水

    陆谨言压根就不理会她,仿佛走过来的是一团空气,径自走到了花晓芃的身旁,大手一伸,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她莞尔一笑,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贴上了一个炙热的吻。

    两人大秀恩爱,看起来非常的亲热。

    花梦黎的眼底闪过了一道极为嫉妒的寒光。

    如果当初结婚的是她,站在他身边的人就是她,跟他甜蜜恩爱的也是她,怎么可能轮到花晓芃这个心机婊。

    但她的脸上是非常平静的,没有露出一点不好的端倪。

    她要表现出自己良好的教养,把花晓芃给比下去。

    花晓芃是个野丫头,从小到大都是疯跑疯玩,她在陆家肯定会惹祸,就算她不惹,她也要给她制造祸端。

    她花梦黎有的是心机和本事。

    大伯妈是个泼皮,在他们家一向都是花梦黎出主意,她当打手。

    这么好的女婿绝不能便宜了花晓芃,必须是她女儿花梦黎的。

    “梦黎啊,我可怜的女儿,你在外国出了意外,遭了罪,回来老公又被自己的妹妹抢了,你真的是可怜啊。这老二家怎么这样呢,什么事都要占便宜。啥好事都是他们独占,坏事都留给我们扛……”她一把鼻涕一把泪。

    话还没说完,就被花晓芃打断了。

    “大伯妈,做人要凭良心,我们家可从来没占过你们家便宜。堂姐根本就没出意外,你们俩以为陆谨言长得很丑,就合计好了,让堂姐假装失踪,逃婚,让我代嫁过去。现在看到本尊了,发现弄错了,就后悔了,要换过来。你们觉得婚姻就是儿戏,是你们想换就能换的吗?你们把陆家当成什么地方了?平常在老家,你就狠惯了,为了把聘礼拿走,你在我们家赖了好几天,每天吵得我们家不得安宁,我们家给你了,但这不代表我们家的人就可以任意的欺负。善良不代表软弱,你明白吗?”

    老伯妈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这个小贱蹄子,从小就找了逆鳞的,野的要命,每次都要跟她作对,唱反调,“你这孩子,就是从小到大,老二家没有管教好,没大没小的,在学校就成天跟些混混们搅和在一起,学到一生恶习。不像我们家梦黎,是专门学了豪门规矩的,一向懂得洁身自好。”

    “妈,你别说妹妹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性格,她这种性格,在家里也挺好的,不过就是骂骂人,打打架之类的,没什么的。”花梦黎一副劝慰的模样,实际上是暗中神补刀。

    “梦黎,孙子辈里就属你最懂事,什么都让着她,现在连老公都让出去了。”大伯妈一边说一边抹泪。

    花晓芃觉得特别的讽刺,“大伯妈,别演了,这样使劲给我泼脏水,颠倒是非黑白,真的好吗?我好歹也是你的侄女,在你眼里,难道除了钱和利益,就没有一点亲情了?”

    大伯妈快要气晕了,要不是来的时候,女儿再三叮嘱,到陆家不能把从前那套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绝招使出来,这会她早就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了起来。

    “你真是没家教,成天跟些小混混搞在一起,弄得一身流氓脾气。”

    陆谨言看着这个女人,一身刁民的市侩气息,绝对是个泼妇。

    “这位大婶,你最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这件事由我说了算,就算是花晓芃,也没有决定权。何况你一个外人。”说完,他低喝一声,“送客。”

    花梦黎赶紧解释道:“谨言,你误会了,我妈妈就是性子急,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她的心底是很善良。”

    “行了,不管你是逃婚也好,意外也好,只能说明你跟谨言没有缘分,你也没有福分当我们陆家的儿媳妇。”陆夫人说道。

    他们一家子贪婪的嘴脸,她是见识过的,特别的讨厌。

    管家走了过来,要逐客了。

    大伯妈气急败坏,还想赖下去,被花梦黎阻止了。

    陆谨言还没有看到她的好,等看到了,一定会踢了花晓芃。

    这个时候,陆锦珊下来了。

    “谨言,你的正牌媳妇来了,为什么不换啊,我看她比花晓芃好多了,会打扮,懂礼貌,穿得也讲究。家里招个粗野的、水性杨花的女人回来,已经搅得天翻地覆了,赶紧换了赶紧安静,省的空气质量差。”

    她正愁着找不到办法赶走花晓芃,就有“救兵”送上门来了。

    “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份。”陆谨言瞪她一眼。

    花梦黎看着陆锦珊,看她一脸的厌恶,就知道很不喜欢花晓芃,她正想着从哪里找突破口,就有“贵人”出现了。

    两人简直就是王八看绿豆,对上了眼。

    “这位长得跟天仙似的小姐,真是位明白人。我这个侄女,最喜欢兴风作浪了。到哪里就把哪里搅得不得安宁,最重要的是,她八字不好,败财克夫,谁娶了她,全家都不得安宁了。”大伯妈赶紧道。

    “妈,你不要这样说妹妹,八字是天生的,命中注定的,又不是妹妹的错。”花梦黎在旁边帮腔,一副善良大度,善解人意的模样。

    “天呐,你这个当姐姐的真是太好了,处处都护着妹妹,可是你妹妹一点都不念姐妹之情,把你老公抢走了也不还,还对你恶语相向。你好可怜啊。”陆锦珊走到了她的面前,两人确认过眼神,都是同类中人。

    “没事,姐姐爱护妹妹是应该的,不管晓芃做错了什么,我都不会怪她的。”花梦黎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瞟了陆谨言。

    她已经深深的爱上他了,一见钟情。

    他原本就应该属于她,她一定要把他抢回来。

    陆锦珊走到了陆夫人面前,“妈,你看她多好啊,漂亮、善良、大方,优雅,这样的女人才有资格嫁进我们陆家,当我的弟妹嘛。花晓芃处处给我们陆家丢脸抹黑,我的脸都快被她丢尽了。”

    陆夫人佯嗔她一眼,“你不要在这里添乱了。”花梦黎再好,骨子里也还是市井小民,尤其是她的父母,丑恶嘴脸,她老早就见识过了,今天真是加深了印象。要是做了亲家还得了。

    反正都是要赶走的,谁来都一样。

    花晓芃和儿子都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没准肚子里已经有了她的孙子,她早生孩子可以早点滚,她眼不见为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