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你不清白了
    第六十五章你不清白了

    他心里某一处地方被扯动了下,有种无法捉摸的情感一闪而过。

    “花晓芃,你真的不嫉妒?”

    “我不敢,也没资格。这不是花瓶应该做的事,不是傀儡应该有的感情。”她缓慢而清晰的说,仿佛用着一种自暴自弃的语气。

    他神色并没有变得平和,反而更加的阴沉,“你是不嫉妒,还是不在乎?”他的嘴角绷了起来,像是在咬牙。蠢女人在乎的只有钱!

    是不在乎,为什么要在乎呢?

    她在心里说道,嘴上却是另一种说法,“也不是不在乎,谁不希望自己的老公一心一意呢,但是不可能的呀!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只属于一个女人呢!”

    陆谨言吸了口气,放松了牙关,“行了,你可以滚了。”

    她没有动,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那还离吗?”

    “滚!”他没有回答,只抛出一个字。

    她一动不动,深深的注视着她,没有得到他的答案,她是不会走的。

    “还离吗?”她又问了句,心卡在嗓子眼,七上八下。

    他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再不滚出去就直接滚回江城。”

    “那我就当你不离了。”她带了一点卑微,一点瑟缩的说。

    陆谨言沉默未语,只是用着一种烦躁的眼神瞪着她。

    她猜想他应该是急于上去跟楼上的女人亲热,不敢再去打扰他的“雅兴”,就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关上门的一瞬间,她就像虚脱了一般,连膝盖都站不稳了,扶着墙蹲了下去,好半天才重新站起来。

    花晓芃,没关系的,要做拍不死的小强,就算被一脚踩扁,也要原地满血复活。

    她裂开僵硬的嘴角笑了,给自己打气,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

    她不知道,陆谨言就站在窗户前,从窗帘的缝隙里看着她,看着她就像一只不起眼的、受了伤的流浪野猫蹲在那里,默默的流完泪,然后擦干了继续朝前走。

    这到底是个什么女人?

    就像是一个矛盾的组合体,明明贪钱,却不花钱;明明一脸的清纯,却满腹心机;明明天生反骨,野性难驯,偏偏要摆出唯唯诺诺的模样。明明一身的傲骨,倔强不屈,却偏偏要妄自菲薄,卑躬屈膝。

    当花晓芃进到车里时,收到了一则短信:再不滚回去,就永远不要回去。

    她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回陆家了。

    不过,这家伙怎么知道她没回家?

    “我大伯妈和堂姐下午到龙城,要跟你们谈判呢。”她回了一个短信,提前通知一下他比较好,做好准备。

    傍晚的时候,大伯妈和花梦黎就过来了,大伯一家来过陆家好几次,记得地方,只是他们从来没见过陆谨言。

    花梦黎穿着最时尚、最漂亮的裙子,打扮的花枝招展,楚楚动人。

    进到陆宅,她四处观望,心里那个悔恨啊,就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她原本还很庆幸自己的机智,没想到是入了花晓芃的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陆夫人在客厅里等着他们,花晓芃回来的时候,就把这事告诉她了。

    她知道他们的来意。

    大伯妈一进来,就介绍自己的女儿,“亲家母,这是我们家梦黎,是谨言真正的儿媳妇。”

    “伯母,您好。”花梦黎很有礼貌的打招呼,举止端庄娴熟。

    她必须要展现出自己的优势,把花晓芃秒杀成渣,然后踢出局。

    陆夫人微微颔首,淡淡一笑,看得出来,这个女孩是下过功夫培养的,妆容精致,举止得体。不像花晓芃成天素面朝天、土里土气,各种粗俗不堪。

    花晓芃坐在旁边,神情平静,她是什么都不如花梦黎,但只要陆谨言还能容得下她,还愿意把她摆着当装饰,就不怕。

    大伯妈把自己带得东西拿了出来,“我们带了一些江城的特产过来,都是绿色有机食品。”

    “太客气了。”陆夫人微微一笑,佯装不知道他们的来意,“你们这次来,是来看晓芃的吗?”

    “我们是来把晓芃带回去的。”大伯妈说道,“结婚之前,我们家梦黎出了一点意外,没有办法如约嫁过来,就让她的妹妹晓芃代她嫁过来了。晓芃是代嫁,不是真的嫁过来的。现在,我们家梦黎回来了,我们把她送过来,把晓芃接回去。”

    陆夫人把头转向了花晓芃,“晓芃,你要回去吗?”

    “母亲,我回哪去呀,我跟谨言是领了结婚证的,我们是受法律保护的夫妻,这里就是我的家。”花晓芃坚定而有力的说。

    大伯妈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领了证又怎么样呢,离了再结就好了嘛。”

    “婚姻岂能是儿戏?”陆夫人柳眉一凛,变得极为凝肃。

    对她而言,花晓芃和花梦黎没什么区别,不管是谁嫁进来,生完孩子都得滚蛋。换来换去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大伯妈和花梦黎对视了一眼,“我们是怕晓芃嫁过来丢了陆家的颜面。她什么都不会,从小就没培养过,连基本的礼节都不懂的。我们家梦黎就不同了。从小就是按照豪门媳妇的标准培养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落落大方,贤良淑德。”

    在她说话的时候,陆谨言走了进来。

    大伯妈见状,立刻拔高了声音说道:“最重要的是,梦黎是清白之身,从来没交过男朋友。不像晓芃,她以前交过男朋友的,早就不是黄花大闺女了。”

    花梦黎拉了拉母亲的袖子,“妈,你不要瞎说话,那是晓芃的禁忌,她很爱时聪的,和他在一起发生关系也是很正常的呀。”

    这话表面上是阻止母亲乱说话,是实际上是恶补刀。

    她们戳中了花晓芃的痛处,她真没想她们竟然会这样来诬陷她。

    她确实不是处子之身了,但她没有跟时聪发生过关系,他们的感情很单纯,不容她玷污。

    “大伯妈,你不要太过分了,我虽然交过男朋友,但我们清清白白的,什么都没做过。”

    陆谨言在心里冷笑了声,不愧是说谎的行家,谎话说出来脸不红心不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花梦黎看到了他,整个小心肝都震颤起来了。

    他真的是太帅了,太完美了。

    “谨言,你好,我是梦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