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你只配这个价
    第六十二章你只配这个价

    红色的钞票在她的眼前飞舞,就仿佛漫天的云彩,纷纷扬扬的落到了海面上,变成一艘艘红色的小船。

    一个汹涌的海浪打过来,它们全部被吞没,不见一丝踪影

    “不要——不要——”她用着沙哑的嗓子,拼命的叫,拼命的喊。

    但陆谨言毫不理会,他的脑子里只有愤怒,无穷无尽,不可遏制的愤怒。

    她的神经绷到了极限,“砰”的一声就断了,她“哇”的失声痛哭。

    许许多的委屈、悲愤、无奈、痛苦和绝望都为了沉痛的哭泣,泪水就像潮水般的汹涌而至,一发而不可止。

    他转过头来,看着她,狰狞的表情就仿佛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撒旦。

    但一秒钟之后,他冰封而阴沉的表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嘲弄和愤怒。

    “花晓芃,我特么在你眼里竟然连两千万都不如!”

    他忽然大笑起来,笑得那样凄厉,那样讽刺,那样苍凉!

    他的心里像打翻了一盆烙铁,灼烈的火焰,烧得他头昏昏目涔涔而五脏翻腾,烧得他每一根神经都扭绞了起来。

    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在一个女人的眼里,竟然会连区区的两千万都不如。

    她咬住了唇,很用力,把唇角都咬破了,鲜血流溢出来,“两千万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但对我来说就是天文数字,我一辈子都赚不到。我的世界,你根本就不懂,永远都不会懂!”她狂哭狂叫,凶暴的、阴鸷的、悲愤的、绝望的叫着。

    “贱人的世界,我不需要懂!”他的眼眶血红,额头青筋翻滚,一丝报复的、阴鸷的冷笑,狰狞的浮上了他的嘴角。

    走上前,他捡起飘落在地上的一张钞票,塞进了她的领口里,“下等技女,只配值这个价。”

    夜色悲凉,冷风就像刀片一般刮着她泪迹斑驳的脸上。

    她是被陆谨言扛回去的,像扛着一具濒死的尸体。

    解开束缚,扔下她,他就独自离开了,让她自生自灭,不想再多看一眼。

    她独自蜷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像个失了魂的木偶。

    今天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她实在没有办法消化。

    陆谨言肯定不会要她了吧。

    离婚了,他就要把聘礼收回来。

    他们要如何偿还呢。

    大伯一家是绝对指望不上的,贪得无厌、自私自利,丝毫不顾及手足亲情。

    所谓的不把一半的聘礼要回来,绝对是骗他们的,只要花梦黎和陆谨言一结婚,他们立刻就会过来讨要。

    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大伯妈的绝招,要是不给她,她就要吵个天翻地覆,不让他们一家人好过。

    如果猜想的没错,他们很快就会到龙城来了。

    这么好的女婿,她和花梦黎死都不会放过的。

    她该怎么办呢?

    她烦的要命,一晚上都没睡。

    第二天早上,要出门时,她发现竟然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陆家还能回去吗?

    不能了,没准现在正在商讨着离婚事宜。

    她一定是要净身出户的,轻轻的来,轻轻的走,不带走一丝云彩。

    她应该要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再办离婚手续,但这个时候回去,明天就要被拖到民政局去了。

    她不能回去,不能离婚,得先想出解决的办法才行。

    昨天出门,她就只带了一部手机,现在唯一的钱就是陆谨言给她的100块瓢资。

    别墅远离市区,她走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公交车,也没有的士。

    就算叫了,她也不知道可以去哪里。

    最倒霉的是,她好像迷路了,不知道往哪个方向是回市区的了。

    掏出手机,她看了看电话号码,只有两个人可以求助,一个是郭璐璐,一个是许若宸。

    郭璐璐的妈妈来了,她过去肯定是不合适的,只能求助一下许若宸了。

    手机响了两声,许若宸就接了。

    “真难得,放假都能想到我,要不要过来我这里吃粽子?”他戏谑的说道。

    “许若宸,我……我是有件事想麻烦你。”她低低的说。

    “有什么事尽管说,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笑着说。

    “我在海边,回不去了,你能不能来接我一下。”她带了几分局促的说。

    许若宸并没有询问原因,只嘱咐道:“你找个安全的地方等我,把手机的定位打开,我来找你。”

    “好,麻烦你了。”她感激不已。

    “对朋友,永远不要说麻烦的话。”许若宸的语气很诚恳。

    这里离市区太远,许若宸过来花了将近两个小时,不过总算是找到她了。

    从车里一出来,许若宸就扶住了她的肩,仔仔细细的把她打量了一翻。

    她看起来狼狈的要命,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流浪动物。

    “你不要告诉我,陆谨言打了你,又把一个人丢在了这个鬼地方。”他茶褐色的眸子里闪过了一道暴怒的火焰。

    “不是,他没有打我。”她摇摇头,扯开嘴角想对他笑,但笑容还没成形,就消失了,像被冷风吹散了一般。

    许若宸带着她上了车,递给她一瓶果汁,“那你碰到坏人了?”

    “没有,你可不可以不要问,我现在脑子很乱,一时半会没有办法回答你。”她打开果汁喝了一口,这会她真的是又渴又热,外面太阳火辣辣的,她都快中暑了。

    许若宸看出她有些虚弱,猜想她还没有吃饭,回到市中心之后,就先带她去了餐厅。

    她真的太饿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吃饭,又被陆谨言一顿折磨,胃都饿疼了。

    她狼吞虎咽的,顾不上什么仪态了,吃饱喝足,脑子才能开动,才能有力气想办法。

    许若宸看着不禁心疼,在心里暗暗咒骂陆谨言,不愧是出了名的冰山,真的是半点怜香惜玉之情都没有。

    “慢点吃,别噎着了。”他盛了碗汤给她。

    “谢谢。”她用着模糊不清的声音说道。

    他叹了口气,“陆谨言是出了名的冰山,你跟着他以后还有得是苦头吃。”

    喝了勺汤,她擦擦嘴,眼底有了一丝忧伤之色,“跟不了几天了,我可能要离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