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到上面做
    第六十一章到上面做

    “好。”她的声音是那样的温顺,唯唯诺诺,但她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她扬了扬,再扬扬的,努力的把它们逼退回去,不让自己的脆弱暴露出来。

    从嫁进陆家的第一天起,她的灵魂、她的精神、她的自尊就全都覆灭了,只剩下一具可以被恣意玩弄、蹂躏和折磨的空壳躯体。

    她一件一件脱掉了衣服,那布料就仿佛长在身上的鳞片,每剥一件都会觉得疼痛无比。

    他让她在上面,这样她才能主动来取悦他。

    但她不会,僵直在他的身上,从脖子到脸、到头皮、到耳根全都在极度的羞赧中红得泛了紫,像块被刷了油漆的木头。

    他的眉头极为不满的拧绞着,最讨厌的就是她这副死鱼状态。

    “绿茶表,少装清纯,你做档妇的时候,是怎么做的?”

    她咬住了唇,“我没有当过档妇。”

    他哼了声,明显是在嘲弄,她已经被板上钉了钉子,翻不了身。

    他抓起了她的腰,用粗暴的蛮力强迫她扭动起来,“不准停。”

    她感到了无法言喻的羞耻,他看着她的眼神俨然就是看着一个出卖身体,取悦瓢客赚钱的技女。

    闭上眼睛,扬起了头,她不敢再看,只是遵照他的命令扭动着。

    她感觉自己腰都快扭断了,但男人一脸的阴沉,似乎并不满意,“叫!”

    不管她怎么动,都是没有灵魂的,都是一条死鱼!

    她放在背后的手指攥紧了,指甲嵌进了肉缝里。

    她要忍受,要配合。

    很快就能拿到小锋的救命钱了。

    她发出了一点细微而尴尬的声音,陆谨言一抬手,在她的腿上用力的掐了一下,疼得她下意识的叫一声。

    “就这么叫,不准停。”

    她的心在滴血,不知道还要被折腾多久。

    陆谨言的能力她是充分见识过的,只要要把腰扭断,嗓子叫哑了。

    不过,时间比她想象的要短,陆谨言今天没有心情,他处于从未有过的极度愤怒中。

    一个小时后,就把掀到了床下。

    “你果然为了钱,很拼命,爷成全你。”

    他打开了箱子,从里面拿出一摞崭新的钞票,“啪”的扔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是散开的纸,可是打在身上还是很疼。

    她闷哼一声,捧住头,蜷缩成了一团。

    陆谨言没有停止,他俊美的五官狰狞的扭曲着,眼眶鲜红一片,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他没有感到释放的愉悦,这个女人对着他,竟然连演戏都不会,只会对着那两千万笑逐颜开!

    在她的心里,他连区区两千万都不如!

    一摞一摞的钱砸在她赤果果的肌肤上,然后飞散开来,如雪片一般纷纷扬扬的落下,把整个房间都铺满了。

    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声,因为忍得太辛苦,太用力,以至于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没关系,她拼命的告诉自己,本来就是不该属于自己的钱,拿了就得付出代价。

    陆谨言的五脏六腑也快要被震碎了,但他没有一丝怜惜之色,把没有砸完的钱,全部倒了出来。

    她被整个埋了起来,像一个冢。

    然后,他声色俱厉的命令一声:“捡回去!”

    她这么爱钱,就让她欣赏个够,触摸个够,领略个够。

    她从冢里钻了出来,白皙的肌肤上清晰的映出了一片片的淤青,是被砸出来的。

    她顾不上疼,把地上所有的钱都捡进了箱子里。

    陆谨言用着极为轻蔑的眼神俯视着她,就像在看一只满地觅食的恶心虫子。

    她捡的很干净,连落进柜子底下的一张都伸手去捡出来了。

    “它们是我的了吗?”她极为小声的、怯生生的问道。

    他的嘴角抽动了下,一抹阴狞的冷光从眼底一扫而过,“穿好衣服,跟我走。”他面无表情的说。

    她迅速的穿好了衣服,跟着他走了出去。

    外面一片漆黑,无星无月。

    浪花扑打着岩石,发出汹涌澎湃的吼叫声。

    他大步向前走着,走得很快。

    她要小跑才跟得上。

    “你要带我去哪里?”

    他不语,像是压根就被听到她的话。

    强烈的不安席卷了她。

    他什么事都能做,有毁天灭地的能力。

    “你不会是要杀了我吧?”寒意在她的背脊蔓延,让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他冷笑一声,“一条贱命,脏了我的手。”

    这话就像一记无形的巴掌扇向她。

    不过,她早已习惯,无所谓了。

    她是贱命,是杂草,是蝼蚁,但也得为了家人顽强的活着。

    她已经失去了阿聪,不能再失去小锋。

    他很乖,很懂事,从来都不会在外面闯祸。

    得到了好吃的,总会带回来和她一起吃。

    只要能救他,无论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陆谨言一直走到了陡峭的岩岸,三步两步就跳到了最高处,她是爬上去的,没他那么敏捷。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她瑟瑟抖抖的问道。

    他嘴角勾起了嗜血般阴冷的狞笑,“让你观赏一场盛景!”

    “什么盛景?”她张大了眼睛,不明白他的意思。

    “好好看着!”他打开箱子,抓起一摞钱,毫不犹豫的、潇洒的一挥手,红色纸片就纷纷扬扬的散落下去。

    “不——”她惊声尖叫,飞扑上去,抱住了箱子,“你说过要给我的。”

    “我的条件是,你要取悦我,但你没有,只让我恶心!”他一个字一个字硬冷的吐出来。

    她感到天昏地暗,所有的希望都在一刹那间彻底的毁灭了,焚烧的连渣都不剩。

    “我可以再做一次,这一次我一定好好做!”她苦苦的哀求。

    “没兴趣了。”他抓起她的胳膊,要把她拉开,但她死死的抱着,不肯放松,“你要扔,就把我一起扔去吧!”

    “你果然要钱不要命。”他低哼一声,嘲弄无比。

    他揽住她的腰,连人带箱子一起扛了起来,就她那点小力气,还想拗得过他?

    “不要,不要!”她拼尽了全力,想要死死的抓住箱子,但是不行,很快就被他拽了下来。

    他扯下她的腰带,绑住了她的脚,又拿自己的皮带捆住了她的手。

    她无法再动弹,只能躺在岩石上,眼睁睁的看着他再次打开了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