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翻来覆去
    第五十八章翻来覆去

    陆夫人实在没想到女儿发疯只是因为嫉妒花晓芃抢了自己的风头。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花晓芃土里土气的,成天素面朝天,连个妆都不会化,丑的要命,没发现她哪一点漂亮,怎么能跟锦珊比?

    “其实大姐肯定也很嫉妒老大,老大比她好看多了,找得老婆又比她好看,她一点人生价值都没有了。”陆初瑕嘿嘿一笑,说话像个小大人。

    “难怪昨天想把晓芃毁容,真是心理畸形。让她尝试一下艰苦的生活,就没时间一天到晚梳妆打扮了。”秦如琛冷哼一声,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

    陆宇晗走过来刚好听到了,“如琛,你刚才说她要把晓芃毁容?”

    “没有,就是一时的气话,不是认真的。”陆夫人赶快打圆场。

    “让她滚去工作,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她就有二十个小时花在那张脸上,打扮的再漂亮也是个花瓶。”说完,他就看向秦如琛,“如琛,你放心,我一定把她调.教好了,再嫁给你。”

    他下了死命令,谁也不准给陆锦珊一分钱,否则就赶出陆家。

    陆锦珊嚎啕大哭,感觉自己被整个陆家抛弃了。

    都是花晓芃的错,都是她害的。

    不要脸的小表砸,下等的贱胚,鸠占鹊巢。

    下午,陆谨言就带着花晓芃出了门,到外面度假。

    一路上,花晓芃很沉默,一直都在想着花梦黎的事。

    丢失了这么“好”的金龟婿,大伯一家怎么可能甘心,还不知道要怎么闹腾。

    陆谨言似乎发现了她的异常,抬手扣住了她的下巴尖,“蠢女人,从现在开始脑子里只能想我!”

    她叹了口气,霸道的修罗魔王太是可怕了。

    一路去到了海边,陆谨言在那里有一栋别墅,就靠着海。

    这是他第一次带她出来度假,有一点新鲜,有一点兴奋,之前的压迫感突然间就消失了。

    “以前我就想着能有一间在海边的房子,蓝天白云,碧海银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她张开手臂躺到了休闲椅上。

    “嗜钱如命的女人,有这种想法很正常。”他优美的唇角勾起一道讥讽的深弧。

    她做了个鬼脸,“爱钱没错呀,人人都爱钱,我为什么就非得自命清高,视金钱为粪土?”

    陆谨言拿起香槟,小啜了一口,“知道我怎么对付拜金女吗?”

    “知道,把我应有的所得瓜分掉。”她撇撇嘴,一想到淘宝上的收入要跟他三七分,她就有种割肝割肾的郁闷。

    陆谨言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知道就好,想贪我的小便宜,是妄想。”

    “我可不敢贪你大少爷的小便宜。我上班自力更生,有工资,还有家里给的零花钱,根本就不需要向你讨要。”她吐舌,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占大魔王的便宜,否则还不被折磨死。

    陆谨言讥笑了声,嗜钱如命,敛财成性,却又不知道钱都用在哪里了?连件顺眼的衣服都没见她买过。

    涂上防晒霜,她就躺在垫子上开始晒太阳,翻来翻去,就像在烤鱼。

    陆谨言看着有点忍俊不禁。

    “蠢女人,你在烤鱿鱼吗?”

    “没有呀,我就是像晒得均匀一点。”她嘻嘻一笑。

    “你还真不怕被晒黑。”他浓眉微挑,要换成肖亦敏和陆锦珊,躲在太阳伞下面都不会出来。

    “我本来就是淡蜜色的肤色呀,是运动和阳光的颜色。”她扮了个鬼脸。

    晒了一会,她就钻进了太阳伞里,不能晒太久,会晒伤皮肤的。

    陆谨言带着墨镜,喝着香槟,懒洋洋的,像个初入凡尘的妖孽。

    她忍不住的转头,从棕色的太阳镜背后偷偷的瞧他。

    到底是哪个整容医生,这么厉害,把他整的这么完美?

    把那样一个惊悚的人,整到如此的惊艳,一定得花不少钱吧,没有个十几亿,怕是成功不了。

    果然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陆谨言用眼角的余光瞟了她一眼,“蠢女人,你不会是在偷看我犯花痴吧。”

    “没有啊。”她赶开模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我看海。”

    “海有我好看吗?”他自得的挑眉,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神态。

    “一个是自然美景,一个是人文美景,没有可比性。”她老老实实的说。

    “没有吗?”他目光一凛,虽然隔着墨镜,她都能感觉到一道凌冽的寒光从玻璃片背后直射出来。

    “有,你比大海美。”她赶紧转换语气,拍马屁。

    只要能让大魔王高兴,她不在乎牺牲face。

    做人不能太诚实,大魔王脾气很差,不好惹。

    太阳落山之后,大魔王下了水,她回房间换了件衣服。

    手机响了。

    是大伯妈发过来的微信视频。

    她不想接,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视频里大伯妈咧嘴一笑,很假很夸张。

    “晓芃啊,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你是代替梦黎嫁过去,不是真的结婚。等梦黎回来,你们就要换过来的。”

    “当初我们也会说好了,聘礼全归我们家,结果你们大吵大闹的分走了一半,有没有考虑过我们家很需要钱?”花晓芃愤愤的说。

    “你是沾了我们家梦黎的光才嫁过去的,要不是我们梦黎出事,你也没这个机会。我们分一半的聘礼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大伯妈黑脸。

    “伯妈,不是我自己要代嫁的,是你们求我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表姐不是失踪,是逃婚躲起来了,要让我嫁过去。现在看到陆谨言整了容,变帅了,就要换回来。凭什么各种好事就该你们家得,坏事就得我们家扛。结婚证上是我的名字,你问民政局可不可以换?”花晓芃毫不客气的回击。

    大伯妈的脸抽动了下,“这样,你们换过来之后,那一半聘礼我们不收回来,就当送给你们了。”

    花晓芃觉得这是自己听到过的最大的笑话,聘礼原本就该是她的,怎么反而成了她的施舍了?

    “大伯妈,要换回来可以,两千万,你出得起就换。”

    “你说什么?”大伯妈震动。

    “我说,你拿两千万过来,我就和花梦黎换回去,让她来当陆家的少奶奶!”花晓芃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而有力的说。

    这个时候,陆谨言正好走到门口,前面的话,他都没听到,只听到了最后一句。

    她要拿两千万把他这个老公“送”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