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又泼了开水
    第五十六章又泼了开水

    “如琛,你怎么又跟花晓雅在一起?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她气呼呼的质问道。

    “她睡她的觉,我看我的书。”秦如琛看到她这副模样,立刻就烦了。

    “那你为什么让佣人给她拿毯子?”她两个腮帮子鼓得圆圆的。

    秦如琛简直不想理会她了,真像个疯子,“这里冷气太大,她睡着了,我让佣人给她拿条毯子,不可以吗?”

    “不可以,她就算冻死了,也不关你的事。”她气急败坏的说。

    两人这么一争执,花晓芃就被吓醒了,抬眼看到秦如琛和陆锦珊站在门口,她惊跳而起,“发生什么事了?”

    陆锦珊冲了过来,“小表砸,你别装睡,是不是只要我不在,你就要勾引如琛?”

    花晓芃郁闷,特么睡着也能中枪,“我在这里看书,然后睡着了,我根本不知道姐夫过来了。”

    “你别想狡辩,你生着这副狐狸精的脸,就是来勾引男人的。”她讨厌花晓芃,讨厌她这张脸,真恨不得给她划烂,让她变成丑八怪。

    花晓芃不想跟她争吵,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我先走了。”她转身就往外走。

    陆锦珊气急败坏,抓起桌上的茶杯就朝她扔去。

    这一次,秦如琛眼疾手快,狂冲过去,用自己健壮的身体护住了花晓芃。

    茶杯砸在了他的背上,连带着滚烫的茶水。

    秦如琛闷哼了一声。

    随着茶杯哐当落地,摔得粉碎,陆锦珊自己也吓得尖叫起来。

    陆夫人和陆谨言一起跑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陆夫人问道。

    “姐夫,被开水烫了。”花晓芃的脸色微微泛白,她没想到陆锦珊会做这么过激的事,就仿佛跟她有深仇大恨一样。

    陆夫人赶紧吩咐佣人拿来了烫伤膏,陆谨言带着他去浴室处理受伤的地方。

    陆夫人的脸色铁青一片,看着地上的茶杯碎片,就能想象发生了什么。

    “锦珊,你在做什么?”

    “不是我,跟我没关系,都是花晓芃,都是她的错。”陆锦珊暴怒的指花晓芃。

    她丝毫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只怪秦如琛冲过来护住了花晓芃,没让水杯砸在她的身上,否则她一定被毁容了,以后都别想能勾引秦如琛了。

    秦如琛为什么要护着花晓芃,太可怕了,他一定是被花晓芃勾引到了,他们之间一定有问题。

    陆夫人把头转向了花晓芃,目光变得极为凌冽,“你又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我在这里看书,然后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大姐和姐夫发生争执。我想走开,大姐就拿水杯扔我,姐夫挡了一下,结果水杯扔在了姐夫身上。”花晓芃解释道。

    “妈,你不要听她狡辩,她在这里勾引如琛,见我来了,就装睡。我识破了她的诡计,她想逃走,我一时气愤就拿水杯砸了她,没想到如琛竟然护着她。他们要是没有一腿,他为什么会护着她?”陆锦珊失声痛哭,一副委屈不已的模样,俨然就是恶人先告状。

    花晓芃简直无语,要论诬告,陆锦珊排第一次,绝对没人敢排第二,“大姐,你为什么老觉得我要勾引姐夫呢?我有那么好的老公了,我为什么要勾引姐夫?”

    陆夫人也是这么想到,所以没有狠狠的训斥花晓芃。

    现在她的任务就是给她生孙子,不能刺激她,万一真有了,流产了就糟糕了。

    等孩子生下来,想怎么处理她都可以。

    秦如琛回了客房,陆谨言过来了。

    他面无表情,未置一词,径自走到桌子前,拿起上面的茶杯,猛然一泼。

    动作又快又准,而且毫无预兆,陆锦珊只以为他是要喝茶,完全没有防备,所有的茶水都倒在了她的脚上。

    她惊声尖叫,震耳欲聋。

    她最在乎自己的外表了,一点损伤都不能有的。

    “妈,救命啊,陆谨言杀人啦。”

    花晓芃震惊,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陆谨言泼开水,只是没想到他会泼陆锦珊。

    陆夫人倒吸了口气,赶紧叫来佣人给陆锦珊涂药。

    “谨言,你这是做什么呀?”

    “这只是小惩大诫,湖边那一次,我已经警告过她了,这个女人就算了天大的错,也只有我能惩罚。”陆谨言一个字一个字极为凌厉的说。

    打狗也要看主人,他的宠物怎么能轮到别人来教训?

    陆锦珊嚎啕大哭,“陆谨言,我的脚要是留了疤,我跟你没完。”

    陆谨言铁臂一伸,搂住花晓芃的肩,把她从角落里拉到了自己身边,这是在宣告领土主权不容侵犯。

    “陆锦珊,我警告你,以后你要敢让这张脸少半点皮,我就让你硫酸毁容!”他的声调极冷,仿佛寒冰与寒冰的撞击,让陆锦珊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陆谨言脸上带着阴鸷的、狠戾的、嗜血的杀气,目光如利刃一般凛冽、深寒、冷锐。

    陆锦珊害怕了,寒意直往背心里灌,她拉着母亲挡在了面前,“陆谨言,我是你姐,亲姐!”

    “你还配吗?”陆谨言低哼一声,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感情,只有冰冷。

    “好了,姐弟俩不要伤了感情。”陆夫人赶紧做和事佬。

    陆谨言让保安调出了读书室的监控,让陆锦珊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陆夫人拍了拍她的手,“锦珊,你看看,他们隔得远远的,什么都没做,连句话都没讲,你就不要疑神疑鬼的了。男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总是这样,把你们的感情伤完了,是补救不回来的。”

    陆锦珊咬了咬牙,“妈,对待狐狸精不是要未雨绸缪吗?您当初要是及时把司马钰儿赶走,她也没有机会登堂入室了。”

    “晓芃是你弟妹,她已经结婚了,你防她干什么,你要防也会是防外面那些女人。”陆夫人说道。

    “我就要防她。”陆锦珊一脸的固执。

    陆夫人叹了口气,不禁有些担忧了,女儿这么钻牛角尖,太不正常了。

    花晓芃回到房间的时候,电话想了,是父亲打来的。

    “晓芃啊,你姐姐花梦黎回来了。”

    “我知道,我们在龙城见过了。”花晓芃点点头。

    “当初我们不是说好了吗?等她回来就换过来,接你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