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发现了真相
    第五十五章发现了真相

    花梦黎掩起嘴,呵呵笑了起来,“俊美至极?优秀至极?你不是在说反话吧?我看过他的照片,长得非常非常的……内秀。”

    她原本想用丑八怪这个词,但打住了,她懂得分寸,在陌生人面前,不能表现的太露骨。

    肖亦敏瞅着她,几分钟之后,她就基本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来,花梦黎,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她诡谲一笑。

    走进宴会大厅,她带着她去到了一个便于观察的角落。

    “看到那一桌了吗?你妹妹就在那里。”

    花梦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她只扫了花晓芃一眼,目光就落在了她身旁俊美无比的男子身上。

    他是那样的英俊,那样的完美,那样光彩夺目,就像从金乌神殿里走出来的太阳神阿波罗。

    她的眼睛再也无法移动了,感觉心为之夺,神为之摧。

    “那个很帅很帅的男人是谁?”

    “就是你妹妹的现任丈夫,你的前任未婚夫陆谨言。”肖亦敏附在她的耳旁,一个字一个字清新而有力的说。

    仿佛有一记惊雷从她的头顶劈了下来,穿过她的全身,让她剧烈的痉挛了下,“不可能!”

    “我跟他十八岁就认识了,我闭着眼睛都能把他的样子画出来,怎么可能认错呢?”肖亦敏用着极为肯定的语气说道。

    花梦黎呆滞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呐呐的说:“那他是不是喜欢男人?”

    肖亦敏一震,笑了起来,“怎么可能,刚才他还在天台上,跟你妹妹啪啪啪了,你妹妹可是**不已,叫得惊天动地,嗓子都哑了。”她故意夸张的说。

    花梦黎漂亮的五官拧绞成了狰狞的一团,她的五脏六腑都在滴血,全身的神经都在抽搐,每个细胞都在呐喊。

    她快要发疯了,快要崩溃了,简直就想大哭一场,想要拼命的尖叫。

    她被骗了,她竟然该死的被骗了,把这么好的一个未婚夫让给了花晓芃!

    肖亦敏把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在心里暗自偷笑,很快就会有好戏看了。

    等花梦黎和花晓芃斗得两败俱伤,她就可以渔翁得利,趁机把陆谨言抢过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怎么会这么看待陆谨言呢?”

    花梦黎转身走了出去,她怕自己会失控,忍不住的冲过去。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有的是心机,她不能在陆家人面前失了态,给他们造成不好的印象。

    她从小就是接受贵族教育的,就是按照豪门少奶奶的标准来培训的,懂得时刻保持自己美好的仪态。

    到时候,她要让陆家的人知道,她比花晓芃那个一无是处的野丫头更合适做陆家的少奶奶,让陆谨言看到,她才是他最完美的妻子。

    去到酒店外面,她就把自己通过别人得到陆谨言背景资料的事告诉了她。

    “天,你被那个人骗了。”肖亦敏掩起了嘴,惊愕不已。

    “让我在碰到那个王八蛋,我就杀了他!”花梦黎咬牙切齿的说。

    肖亦敏的脸上飘过了一丝奸猾的神色,“你说,这事会不会是花晓芃干的,她可是最大的受益人。买通那个人,让他给你一份假资料,把你吓得逃婚,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嫁过来了。”

    花梦黎幽幽的瞟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想必是陆谨言的爱慕者,她的情敌之一。

    想在她的面前耍心机,也太稚嫩了点。

    她的诡计,她一眼就看穿了,就是想要挑起她和花晓芃矛盾,让他们斗得两败俱伤,然后自己乘渔翁之利。

    不过,她说的对,这件事极有可能是花晓芃这个心机婊做得。

    除了她,不可能再有别人了。

    把她吓跑了,唯一能得到好处的人,只有她。

    看她平时大大咧咧、迷迷糊糊的,还以为真是个傻白甜,没想到心机如此的深重。

    她做初一,就别怪她做十五。

    她是不会放过她的!

    “肖小姐,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可能逃婚呢?我不是一个肤浅的人,不管谨言长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在乎。我是在国外遇到了危险,才错过了婚约。再说了,晓芃是我的妹妹,我相信她绝对不会做坑害我的事,这件事一定是别人在搞鬼。”

    肖亦敏在心里低哼一声,真会装,看来也不是只好鸟。

    “好了,反正真相已经大白,该怎么做是你们自己的事,跟我没关系。”

    她笑着进去了,等着看好戏就行了,也不知道谁会先死。

    订婚典礼结束之后,陆锦珊原本想要跟着秦如琛一起回去共度订婚之夜,没想到秦如琛竟然把她送回了陆家。

    她失望透顶,等秦如琛一走,就嚎啕大哭,陆夫人连忙在旁边安慰。

    按照礼数,秦如琛的作法无可厚非,毕竟只是订婚,不是结婚。她也不能说什么。

    陆宇晗对她失望透顶,他的颜面都被她丢尽了。

    第二天是端午节,有三天的休假,不用上班。陆夫人给秦如琛打了电话,让他端午到这边来过。

    她猜想秦如琛心里还是有疙瘩,趁这个假期,让小两口好好的缓和一下。

    陆谨言在健身室打壁球。

    她觉得自己最好离有秦如琛的地方远一点,免得陆锦珊又无缘无故吃飞醋。

    陆宅里有一间读书室,里面有很多的藏书,午饭之后,她就倒了一杯咖啡,去到了里面看书。

    陆锦珊上楼去换衣服化妆了,她郁闷的要命,爸爸冻结了她的信用卡,很快就没有钱买衣服了,难道要穿旧的衣服吗?

    如果被人看到她同样一件衣服穿了两次,还不变成名流圈的大笑话。

    秦如琛知道她要化很久,也去到了图书室,准备找本书看看。

    他走进去,才发现花晓芃也在。

    她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秦如琛笑了笑,坐到了她的对面,拿出一本书随便翻了起来。

    不过,他已经无心看书了,偷偷用眼睛瞟着她。

    那张单纯的小脸,看起来格外的安静。

    她不像陆锦珊,每天要化三种不同的妆,还要不停的修修补补,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她那张脸上了,好像不化妆就不能出去见人。

    她脂粉不施,纯纯净净的,不过越是这样,就越显得她的秀美,纯天然没有一丝污染。

    他就这样看着,竟然有些出神,就像在欣赏一副莫奈的油画。

    图书室里冷气开得有些大,正好佣人端着茶点走过来,他就吩咐她去那条毯子给花晓芃。

    陆锦珊走过来正好听到,一股妒火从她眼里燃烧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