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赶紧怀孕
    第五十四章赶紧怀孕

    花晓芃发现了,衣冠楚楚是可以随时随地变为衣冠禽兽的。

    订婚典礼还进行到一半,他就“掳”着她离场,去到了酒店无人的天台上。

    这里没有灯,漆黑一片,是“偷情”的好地方。

    她有些慌乱,就像一只落进陷阱想要逃走,又无路可逃,深陷绝望中的羔羊。

    “那可是你姐姐的订婚典礼,我们提前退场不太好吧。”

    “她巴不得你不在,免得抢了她的风头。”陆谨言嗤了声,修长的手指毫不客气的伸进了她的裙子里。

    花晓芃有点晕,“她是准新娘,那么漂亮,光芒万丈,我怎么可能抢她的风头?”

    她今天特意挑了最普通的衣服,连唇膏都没涂,素面朝天,朴实无华,没有人会注意到她,除非他们先注意到她身边的他。

    陆谨言的薄唇在她的脖子上游弋,仿佛羽毛划过。

    虽然这个女人很有自知之明,有时候也太妄自菲薄了。

    在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中,一个小清新的出现,会瞬间秒杀这些庸脂俗粉,夺走所有人的眼球。

    “蠢女人,你想当新娘吗?”他的嘴唇滑到了她的唇角,声音有点模糊不清。

    她咬了咬下唇,太多次的肌肤之亲,让她的身体变得很敏感,被他稍微一挑逗就会产生反应。

    但这只是人类原始的本能反应,不是她的回应,只要是个正常的女人都会有这样的反应。

    度过这层酥麻之后,她呢哝的说:“那得看嫁给谁?”

    这话似乎惹火了他,一股绯色钻进他的眉间,“你还能嫁给谁?”

    他抓起她的屯部,提起来横跨上自己的腰际。

    他喜欢强迫她摆出档妇一样羞耻的姿势,或许是因为他认定她是个水性杨花的脏女人。

    她的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他已经兵临城下,只待进攻。

    “就是……跟你结婚,我会挺……开心的。”她的声音很低,明显底气不足。

    他的眸子里喷出了火,恼怒和**交织。

    这话,假的都不需要鉴别。

    “你不是很会说谎吗,怎么技术下降了?”

    她瑟缩了下,感觉到了他的怒气,赶紧道:““没说谎,陆少爷这么优秀,名流圈里哪个女人不摇尾乞怜,我这么幸运,怎么会不开心呢?”

    只要能哄得他高兴,不要惩罚她,她很愿意撒谎。

    但陆谨言没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出卖了她,僵硬的像被绷紧的弦,这是她抗拒的反应。

    “蠢女人,又在耍心机,看我怎么惩罚你。”他低哼一声,深邃的眼睛在黑暗里闪烁着阴鸷的寒光。

    “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回去再做?”挂在他的身上,她羞赧不已,好在黑暗包裹着他们,没有人看得到。

    “都这样了,还能回去吗?”他邪戾一笑,攻入城池……

    两人并不知道,在另一个角落里,有一双眼睛在偷窥着他们。

    虽然她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两个交缠的身影,但很清楚他们在做什么?

    她快要气疯了,心里妒火中烧。

    为什么跟他亲热的女人不是她?

    为什么他从来都不理她,也不碰她?

    她跟他门当户对,花晓芃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跟她相比?就凭一颗子弹就嫁进了陆家,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为什么当初她的爷爷没有做件这样的事,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成全孙女的幸福也是极好的啊!

    前后各要了一次,陆谨言才肯放过花晓芃。

    她羞恼的整理裙子,唯恐被人看出端倪。

    回到宴会大厅里,她埋头吃东西,避免尴尬,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可是偏偏就有人眼睛见,一下子就看出了端倪。

    “嫂子,你的脖子怎么了,好红哦,是不是被虫子咬了?”小萝莉一脸受惊的表情。

    花晓芃囧的要命,撩了撩肩头的秀发,好遮住脖子,“是……是蚊子咬了,还有点痒,这两天蚊子特别多,去了趟洗手间,就被咬了。”她支支吾吾的说。

    “你跟老大去洗手间都去的好久哦,我们都吃到一半了,你们才来。”小萝莉摇晃着小脑袋说道。

    “我们……没有一块去,他去他的,我去我的。”她讪讪一笑,说完就觉得好蠢,说得什么鬼话,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陆谨言坐在旁边面无表情,好像这件事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陆初瑕嘻嘻一笑:“嫂子,你说得好好笑哦,当然是你去你的,他去他的了,你又不能去男洗手间,他也不能去女洗手间。”她一本正经的纠正。

    花晓芃风中凌乱。

    司马钰儿塞了一片鲍鱼在她的小嘴里,“吃饭不要说话,一点都不淑女。”

    “好嘛,不说了。”她扮了个鬼脸。

    他们这一桌都是自家人,两个人做了些什么,大家心照不宣。陆宇晗从来不过问儿子的事,他跟自己老婆好,也没跟别的女人胡闹,没什么好过问的。新婚夫妻总有冲动的时候。

    至于陆夫人,只要能让花晓芃早点怀孕,儿子做什么都可以。

    整个宴会厅里,最恼怒的人就是肖亦敏了。她气得要命,什么都没吃,就跑了出去。

    在酒店大厅里,她遇见了一个熟悉的女人。

    眼睛一亮,某个报复的诡计迅速在她脑海里生成。

    “花梦黎!”她叫了一声。

    站在电梯前的花梦黎立刻回过了头,“是你在叫我吗?”

    这下子她能确定她确实是花梦黎了,“对呀,还记得我吗?”

    “哦,本色酒吧里的那个女人。”花梦黎耸了耸肩。

    肖亦敏的眼睛里闪着诡谲的光芒,“我听说你才是陆谨言的正牌未婚妻,因为你失踪了,才让花晓芃嫁过来。”

    花梦黎摆摆手,“我们都是花家的女儿,谁嫁过去不都一样吗?”

    肖亦敏嘲弄一笑,她就不信花梦黎真的这么大方,这其中肯定有蹊跷。

    “你们果然是姐妹情深,把一个俊美至极、优秀至极的未婚夫让给自己的妹妹,很少有姐姐能够如此的大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