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梦中的人
    第五十三章梦中的人

    “以后,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早上起来之后,你都要拍一次马屁,再抱爷的大腿唱征服。”他慢慢悠悠的说。

    她吐血,真想直接撞在他的大腿上撞死!

    “你还能再变态一点吗?”声音很小,完全是自言自语,但陆谨言还是听到了,冷哼一声:“能!爷有的是手段对付你。”

    他知道她心不甘情不愿,但终有一天,他会让她跪在地上,哀求他的垂爱!

    第二天,是秦如琛和陆锦珊的订婚典礼。

    一大早起来,陆锦珊就开始化妆,她对任何东西都要求完美,尤其是自己的外表。

    她要时时刻刻把持住龙城第一美人的王牌宝座,没有人能超过她。

    “大姐,你好漂亮呀。”陆初瑕站在旁边,笑嘻嘻的说道。

    “别说龙城,就算是整个亚洲,你也找不到比我更漂亮的女人了。”陆锦珊自得的挑眉,对于自己的外貌,她是非常自信的。

    “哪有,我们家就有人比你漂亮。”陆初瑕歪着脑袋,笑呵呵的说。

    陆锦珊立刻黑脸,“你是不是想说花晓芃,她是个丑八怪,烂麻雀,连我一个头发丝都不如。”

    “我是想说我自己。”陆初瑕撅撅嘴,“你干嘛老跟嫂子过不去啊,她又没有招惹你?”

    “她就是招惹我了,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被爹地冻结信用卡,连个包都买不了。”陆锦珊咬了咬牙。

    “那你是招惹了她,被爹地惩罚了。要是爹地知道你还怎么恶霸,估计在你出嫁之前,都不会有零花钱了。”陆初瑕朝她扮了个鬼脸。

    “花晓芃那个贱女人,迟早要被我从陆家赶出去。”陆锦珊气急败坏的说。

    “你为什么要赶她走,她又不是你的情敌。”陆初瑕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尖叫一声,扭头就跑。

    “见鬼了?”陆锦珊瞪她一眼。

    陆初瑕一路跑到了楼下,扑进陆谨言的怀里,“老大,我告诉你一件很可怕的事,大姐有网上说的恋弟癖,她暗恋你,所以她把嫂子当情敌,老是要坑害她,想要把她赶走。”

    陆谨言和花晓芃同时噎了下。

    童言无忌!

    陆锦珊在房间听到,差点没晕死过去,冲出来大叫:“小蹄子,你再乱说,我拿个绷带贴住你的嘴。”

    “大姐发疯了,吓死宝宝了,宝宝好怕怕。”陆初瑕躲到了陆谨言的身后。

    陆谨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行了,别捣乱了,赶紧把她嫁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可她现在是订婚,不是结婚,万一琛哥哥嫌她太凶,要退货怎么办?”陆初瑕吐吐舌头。

    “那只能凉拌了。”陆谨言嘴角勾起戏谑的微弧。

    花晓芃笑了笑,“今天大姐订婚,我们要多说好话,比如白头偕老,永结同心,百子千孙,幸福美满……”她一连串的说了好几个词。

    陆锦珊在心里低哼一声,半点都不领情。

    小表砸,嘴上说的好听,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巴不得她结不成婚呢。

    ……

    龙城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里。

    订婚典礼的现场布置的如梦如幻。

    出席的宾客都是富豪权贵。

    陆家办宴席一向低调,从不铺张,能被邀请,那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陆锦珊一袭雪白的钻石婚纱,美丽至极,可谓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她心里非常的激动,她爱秦如琛,尤其是失忆之后的他。之前的他太顽劣,对她也特别的恶劣,现在就温和多了。

    但秦如琛并没有被她吸引,心不在焉。

    他的目光穿过人群,落在了不远处的花晓芃身上,她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裙,很素雅,但很美,比身旁光芒万丈的女人要美得多。

    她穿上婚纱会是什么样子呢,会像落入凡尘的天使一样吧。

    他的心在悸动,和陆锦珊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越来越确定梦里的女孩就是花晓芃。

    他一定是在哪里见过她的,否则不会梦到她。

    花晓芃抬起头来看着他的时候,目光就这样对上了。

    她微微的颤动了下,他看着她的眼神,让她想起了时聪。

    从前,时聪也是这样看着她,他的眼睛就像这个世间最明亮的黑宝石,可以照亮她的心,驱散一切的阴霾。

    可是,他不是时聪,是秦如琛,她的姐夫!

    许若宸就坐在她隔壁的桌子上,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异样。

    花晓芃总在打听秦如琛的事,难道她跟秦如琛之前有过什么关联吗?

    会不会是很有趣的事?

    他想着,嘴角就勾起了一丝诡谲的笑意。

    陆谨言握住了花晓芃的手,放在掌心里把玩,像在玩弄着一件瓷器。

    这只小手虽然柔软,但手感一般,并不光滑,掌心有细细的茧子,显然不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养尊处优的女人。

    花晓芃被他这么一骚扰,赶紧回神,唯恐被他发现。

    他似乎并不满足于单纯的把玩,突然低下头来,把她的手指送到了嘴边,细细的啃咬,像是在给她**。

    酥酥的、麻麻的、痒痒的感觉不断席卷着她,让她想笑又不敢笑,怕被其他宾客看到,只能掩起嘴强忍着。

    她发现了,陆谨言这个家伙真的是无所顾忌,我行我素,在大庭广众之下,都能跟她玩暧昧,也不在意影响。

    秦如琛默默的看着他们,不知为何,他有一种酸涩,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经常在陆家,他看得出来,陆谨言对她并不好,半点疼爱的感觉都没有。

    他是出了名的冷血冰山,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情。

    在他的眼里,她只是一个玩具,一个宠物。

    像她这样单纯的女孩,就该被人呵护、疼爱、掬在手心里。

    嫁给这个冰块,是一出悲剧。

    如果换成是他,一定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许若宸也在看着他们。

    他的脸上带着一种极为深沉的笑意。

    他不知道陆谨言这个冰块会不会看得上花晓芃,只想知道,如果他发现花晓芃的“第一次”是给了他的,会是什么反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