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给老公跪地唱征服
    第五十二章给老公跪地唱征服

    花晓芃狂点头,唯唯诺诺,温温顺顺,非常配合他演戏,她不敢说错一句话,否则今晚死定了。

    “是,绝对真心,除非我没有心,不,就算没有心,也要创造一颗心奉献给老公大人。”

    陆谨言非常的满意,对她的马屁十分的受用。

    他原本最讨厌,最鄙视马屁精,但这个女人马屁拍得很舒服,他勉强接受了。

    “看到了吧,爷是绝对的掌控者。”

    陆锦珊恶狠狠的瞪了花晓芃一眼,不要脸的狐狸精,真会演戏,“谨言,你不要太相信她了。”

    “我只相信自己。”他摊了摊手,最忌划开邪肆的冷弧。

    “你自信过头了。”她撇撇嘴。

    “我有资本,你有吗?”他嘲弄一笑,小啜了一口红酒,抬手勾起花晓芃的下巴尖,薄唇覆上,把嘴里的酒、连同的暧昧的气息一起喂哺进了她的嘴里。

    花晓芃的脸颊飞上了两抹红晕,这戏的尺度演得有点大,有点过火。

    但她还是要配合,朝他羞赧一笑,乖的没有一点脾气。

    陆谨言蓦然发现,没有了刺的刺猬,就跟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一样,还有几分可爱。

    只可惜,都是伪装。

    她可没有兔子的温柔单纯,只有狐狸的狡诈,和满满的心机。

    陆锦珊对弟弟这样质问自己,非常的不满,“我是陆家千金,龙城还有人能跟我媲美吗?”

    “豪门千金多了。”陆谨言讥诮一笑,这在他眼里连特点都算不上。

    陆锦珊撇撇嘴,豪门千金是很多,可你偏偏娶了个p民窟里飞出来的穷酸**。

    “我还是龙城第一美女。”她自得的撩了撩肩头的秀发。

    “天下美女多如云,各有千秋。”

    陆谨言修长的手指在花晓芃秀美的脸上抚了抚,像是在审视她的容貌。

    女人的美不在于有多完美,而是要耐看,有特点,要与众不同。

    她的美和陆锦珊不同,陆锦珊是纯视觉上的惊艳,再完美,也会审美疲劳。而她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清灵气息,每次看到都会发现不同的美点,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在他眼里,她还是个丑女人,脏女人!

    在花晓芃看来,豪门公子见得女人多,玩得女人也多,想靠美貌去留住豪门公子的心,是不太现实的。

    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你旁边这个女人有什么?”

    她永远都不会觉得自己会比花晓芃差,花晓芃给她提鞋都不配。

    陆谨言的手滑到了花晓芃的腰际,“她什么都没有,所以要乖乖听话,全心全意的服侍我。你想控制秦如琛,就得自己有资本。”

    这话一针见血,扎的陆锦珊浑身生疼。

    她是想要控制秦如琛,但秦如琛从来没把她当作一回事,从前压根就不理她,现在虽然同意交往,同意订婚,但始终不冷不热。

    “我没有时间工作,我每天化妆逛街的时间都不够。那些p民阶层的女人还不是不工作,就在家里带孩子。”

    她每天过的很充实,化妆、逛街、做spa、开派对……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去工作?

    她不需要继承家业,也不需要养家糊口,工作就是鸡肋,不,连鸡肋都不如。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闪动了下,“你需要的不是工作,是贤良淑德。”

    “不!”陆锦珊摇摇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我需要的是一个孩子,我要赶紧跟如琛生个孩子。”

    她很为自己的机智高兴,终于找到可以控制秦如琛的方法了。

    她要怀孕了,他敢不跟她结婚。

    陆谨言喟然一叹,孺子不可教也,没救了。

    花晓芃也觉得可笑,她从来不认为一个女人可以用孩子来控制一个男人,否则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的出轨和离婚了。

    陆锦珊这才想到自己的目的,“快把卡给我。”

    “没有。”陆谨言毫不犹豫的拒绝。她需要改造,否则就彻底的废了。

    陆锦珊气爆了,“陆谨言,你太过分了,你别忘了,是你的廉价宠物害我的,你要负责。”

    陆谨言冰冷的脸孔飘过一丝戾气,“知道是我的宠物,还敢动,那就是自己作死了。”

    陆锦珊七窍生烟,连头发丝都快烧着了,“陆谨言,你个冷血动物,我们走着瞧。”

    她跺着脚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花晓芃舒了口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准备打地铺睡觉。

    陆谨言长臂一勾,又把她拉了回来,“蠢女人,把你刚才拍爷的马屁全部重复一遍。”

    纳尼?

    她剧烈的震动了下。

    才不要再说了呢!

    “那是临时编的台词,不太记得了。”赶紧找借口推脱。

    “真不记得了?”一道凌冽的寒光从陆谨言微眯的桃花眼直射出来,犹如利剑一般,仿佛她说错一个字,就被会生吞活剥。

    有股寒意从她的脊背蔓延出来,原本房间里还残留着一丝春意,现在全部冻结成冰,温度陡然降到零下180。

    她赶紧道:“论帅,我的老公秒杀天地万物,论优秀,我家谨言碾压芸芸众生,我只想每天跪地唱征服,抱着他的大腿说……”

    陆谨言薄唇划开了极为诡谲的冷笑,“蠢女人,你还记不记得,前两天我说过要让你跪地唱征服?”

    花晓芃咬了下唇,“记得。”

    “很好,现在跪下,给爷唱征服!”他一个字一个字吐出命令。

    “什么?”花晓芃感觉五雷轰顶,被雷得外焦里脆。

    “你想抗旨不遵吗?”他大手一抬,捏住了她的耳朵,虽然还没用力,但她已经隐隐感到了疼,不遵从大魔王的命令,从来都死得很惨,没有例外。

    “能改成蹲吗?女儿膝下有黄金。”她极为小声的嗫嚅道。

    陆谨言从牙缝里吸了口气,“可以,抱着爷的大腿唱!”

    她心不甘情不愿的蹲了下去,抱住了他的腿,开始唱:“就这样被你征服……”

    陆谨言嘴角有了一丝满意的微弧,一边小啜着红酒,一边欣赏。

    她嘴上在唱,心里却在骂:死变态、死变态……

    等到她唱完之后,陆谨言嘴角的狡狯之色更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