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亲爱的,不要抛弃我
    第五十一章亲爱的,不要抛弃我

    秦如琛懒得理会她,径自走了出去。

    下午,秦家父母过来的时候,他当场宣布,自己可以跟陆锦珊订婚,但什么时候结婚,要由他来决定。

    陆锦珊气得差点晕过去。

    晚上,花晓芃一回来,就看见陆宇晗在训斥陆锦珊。

    看到她,陆锦珊就感觉看到了仇人和发泄对象,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都是那个下等的贱胚,都是她惹得祸,她就是个祸害,是个扫把星,就不该把她娶进门。”

    花晓芃没有说话,她知道这个时候,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三缄其口,任凭陆锦珊谩骂。

    一只铁臂伸过来,把她拉到了旁边,不知道是要禁锢,还是要保护。

    她觉得应该是前者。

    修罗魔王是不可能想要保护她的。

    陆宇晗恼怒不已,一巴掌就朝陆锦珊扇了过去,“混账东西!”

    她在家里跟花晓芃闹的事,他全都知道了,有陆初瑕这个小喇叭,他想不知道都不行。

    陆夫人赶紧冲过来护住了她,“宇晗,锦珊还小,不懂事,等她再大一点就好了。”

    “女不教母之过,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要负最大的责任。”陆宇晗火冒万丈,“这个家里,她年纪最大,晓芃比她小了整整五岁,比她懂事多。她还好意思跟晓芃比,她哪里比得上?”

    听到这话,陆锦珊嚎啕大哭,父亲竟然拿她跟一个贫民窟出来的劣等女人比较,她给她提鞋都不配,凭什么跟她比?

    “爸,你竟然拿她跟我比,她从上到下哪一点比我强?她从一出生就注定是个p民,是个**丝,,要给我这种人打工,被我踩在脚底下的。”

    陆宇晗讥诮一笑,“给你打工,你有公司吗?你长这么大,有赚过一份钱吗?除了买买买,你还会做什么?”

    他恨铁不成钢,对这个女儿已经失望透顶,就算秦如琛不提出这种要求,把他嫁过去,他都觉得有愧秦家。

    陆锦珊被骂的无言以对,但在心里,她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

    陆家富可敌国,她哪里还需要浪费尽力去工作,她一出生,就注定是人上人,是来享受荣华富贵的。

    陆宇晗对她做出了惩罚,冻结她的信用卡和一切经济来源,让她自己出去打工挣钱,还不能在陆氏旗下的公司。

    她简直想死,她光买衣服都要花上百万。

    她每天三件衣服,从来不穿第二次,不给她钱,怎么买衣服?

    这都是花晓芃的错,都是这个贱人害得她,她是不会放过她的!

    吃完饭,花晓芃陪小瑕在花园玩了一会,就回房间了。

    陆锦珊也在里面,她是来找陆谨言要钱的。

    父亲这次做得绝,把母亲的账户也冻结了,防止她暗中贴补她。

    她只能来找陆谨言了。

    花晓芃很识趣,转身要走,被陆谨言召唤了一声:“过来。”那声音像召唤着一只宠物。

    事实上,在陆谨言的心里,她也就是一只宠物。

    她不敢违抗大魔王,乖乖的走到他身旁坐了下来,很安静,竭力降低存在感,不打扰他们。

    陆锦珊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朝弟弟伸出手来,“把你的黑卡给我啦,我刚看中了一款限量包包,全亚洲都只有一个,我明天必须要去买了。”

    陆谨言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握着一杯90年的罗曼尼康帝,一只手饶有兴趣的玩弄着“宠物”乌黑的发丝,“为什么要给你?”

    陆锦珊黑脸,“因为我是你姐姐,我落到这副悲催的田地,都是你养的狐狸精害得。”

    “她怎么害你了?”他懒洋洋,慢慢吞吞的问道。

    陆锦珊气结,“你是明知故问,要不是她犯贱,勾引如琛,我能被爸爸教训吗?我告诉你,你要不狠狠的教训一下她,她肯定出轨,给你戴绿帽子。”

    陆谨言转过头看着“宠物”,桃花眼微眯,一点冷光从眸子射出来,“你敢吗?”

    “不敢。”花晓芃头摇的像拨浪鼓,“我实在想不通,大姐为什么老觉得我要出轨?论帅,我的老公秒杀天地万物,论优秀,我家谨言碾压芸芸众生。我只想每天跪地唱征服,抱着他的大腿说:亲爱的,你千万不要抛弃我,我愿意为奴为婢来伺候你。我的人,我的心全都是你的,你随便蹂躏,随便践踏,只要不要抛弃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她用着一种很尖细的声音,还是台湾偶像剧的音调,像是在唱戏。

    陆谨言忽然就笑了起来。

    低低沉沉发自喉咙深处的浅笑,如此的浑厚,如此的富有磁性,让花晓芃整颗小心肝猛地震颤了下,仿佛看到了冰山上的千年雪莲开了花。

    她从来都没见他这么笑过。

    他的微笑产生的能量比一座黄石火山突然爆发时的能量还要大,无数放射性的能量粒子从她周围洒落下来,把她的防御系统都击穿了。

    她偷偷的瞅着他,他俊美的脸上,被冰凝的冷峻线条全都化为了温和和俊朗,仿佛一秒进入了春天,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为了证实不是自己的错觉,不是在做梦,她赶紧悄悄捏了下自己的手背。

    好痛!

    不是错觉,是真的。

    冰山上花开了!

    陆锦珊也惊呆了。

    弟弟是万年不化的冰山,除了在奶奶面前之外,他从来没有真正的笑过。

    但此刻,他竟然在花晓芃面前笑了。

    天啊,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太会勾引男人了。

    连弟弟这样的硬冷型都能被她迷惑,何况秦如琛那样的风流型。

    “谨言,你千万不要相信这个狐狸精的谎话,她是骗你的。”

    陆谨言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敛起嘴角,所有的笑容立刻凝结成了冰晶,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

    “哪句是谎话?我不够帅?不够优秀?还有人能比得上我?”

    他浓眉一凛,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睥睨众生的帝王姿态,自负无比。

    陆锦珊噎了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个女人对你不是真心的。”

    陆谨言又把头转向了花晓芃,“是不是真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