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神秘的女孩
    第五十章神秘的女孩

    她咬了下唇,度过被他激起的酥麻感。

    “我本来就是一个诚实的人,哪里都诚实。”

    “说这话,不怕闪了舌头。”他嗤笑,满副的嘲弄。

    “那是你对我有偏见。”她撅撅嘴。

    他挑逗般的扣了下她的下巴尖,“那你今天诚实一次给我看看,让你的心和你的身体一样诚实。”

    “我……只想睡觉,好困。”她小心翼翼的吐了句,这是抗拒的意思,他立刻就被惹火了,按住她的腰肢,挺身而入。

    她本能的颤抖了下,带着一种绝望闭上了眼睛。

    落进虎口,想要脱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陆谨言一直在瞪着她,她俨然就是一个充气娃娃,一尘不变的表情,麻木、漠然,不给他丝毫的回应,连吭一声都没有。

    “花晓芃,终有一天,我让你跪地唱征服。”他咬牙切齿的说。

    “不会有那么一天。”她在心里默默的说。

    第二天早上,去到衣帽间的时候,她拿出了一件湖水色的长裙。

    这是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时聪送给她的。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拿出来穿上了。

    为老夫人煲好汤之后,她就去了花园,花田里的郁金香开了,一片片金灿灿的。

    她带着画板,坐到了花田前,要把这片美丽的景色画下来,今年她的设计主题可以是郁金香之恋。

    秦如琛也起来的很早。

    陆夫人留他住在家里,好和女儿缓解关系。

    他还在做着那个梦,那个穿着湖水色长裙的神秘女孩。

    她似乎想要告诉他什么。

    那是他缺失记忆的一部分吗?

    当他走进花园的时候,脚步戛然而止,一点仿佛超新星爆炸般的耀眼光辉射进了他的眼睛里。

    那个穿着湖水色长裙的女孩,她就在那里,就在郁金香花田里!

    一模一样的裙子,一模一样的背影!

    他兴奋不已,奔跑过去。

    就在靠近她三米开外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愣在了那里。

    那个背影,他认出来了。

    是花晓芃!

    他不能相信,为什么又是花晓芃?

    她也有这条湖水色的裙子!

    花晓芃听到了脚步声,转过头来看到他时,怔了下,然后莞尔一笑:“姐夫,早。”

    她没有多说话,继续画她的画,像是忌惮陆锦珊,不打算跟他多说话了。

    他忍不住的瞅了一眼她的画,是美丽的郁金香,就像眼前的一样,只是旁边多了一棵大榕树!

    那棵大榕树,几乎跟他梦里是一样的。

    他感到不可思议,感到难以置信。

    花晓芃,她的一切似乎都跟他有着某种关联,那种极为熟悉,却又想不起来的感觉,非常的难受。

    他总感觉,从前他是见过她的,可她说没有,难道她也不记得他了吗?

    他坐到了草地上,一动不动,只有脑子在转着。

    一瞬不瞬的望着她的背影,他突然感到天旋地转。

    花晓芃!花晓芃!晓芃!晓芃!耳朵里的回响、心里的声音,还有脑海里的声音,全都混在了一起,全都是这个名字。

    它变成了一阵疯狂的雷鸣之声,震动了他的每根神经,每个细胞!

    他甚至分不清是自己在想着这个名字,还是潜意识里在呼唤着这个名字了。

    脑袋里,某个地方开始疼了起来,几乎要裂开,仿佛什么东西在挣扎,想要挣脱束缚,破门而出。

    他捧住了头,忍不住的呻吟了声。

    花晓芃察觉到了,赶紧跑了过来,“姐夫,你怎么了,头疼吗?”

    “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他靠到了树干上,深吸了口气。

    这是创伤后遗症,每当他想要回忆什么的时候,就会头疼欲裂。

    “要不要我叫佣人来送你回去?”她问道,她自己也是可以送他回去的,但被陆锦珊看到,又要误会了。

    “不用了。”他摆摆手,“你为什么要画一棵榕树,这里可没有榕树。”

    “这是我老家南湖边上的一棵许愿树,以前放学之后,我就会到那里看夕阳,坐在榕树下画画。”她微微一笑,其实她不是一个人,还有时聪。只是她没有说出来。

    他不是时聪,说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秦如琛的嘴角抽动了下。

    坐在榕树下画画的女孩,难道他梦到的人就是她吗?

    “你的裙子真漂亮,很少看到湖水色的裙子,也很少有人能hold住这个颜色。”

    只有她可以,像湖水一样清澈的女孩!

    花晓芃咧嘴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儿,“我们学艺术的,就是要与众不同嘛。”

    “你确实与众不同。”他薄唇划开一道迷人的笑弧。

    他见过很多的美丽女人,她们倾国倾城,惊艳夺目,就像陆锦珊,但她们都是从繁华的俗世中来的,一身的骄躁浮夸之气,是凡物。

    而眼前的女子就像一副清新的水墨丹青,纯得没有一丝杂质,美得没有一丝俗气,不似凡尘而来。

    “对了,姐夫,明天是你们的订婚典礼,今天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忙吧?”她说道。

    “下面有那么多人做事,不需要我们操心了。”他摊了摊手,说是这么说,还是得准备一下,下午父母就会从阳城过来,一起去看看场地的布置。

    她笑了笑,转身去收拾画板,“我该去上班了,晚上见。”

    “好。”秦如琛一直在凝视着她。

    湖水色的长裙包裹着她曼妙的身体,随着她轻盈的脚步,在微风中飘扬,就像是湖水的波澜,一圈一圈荡漾进了他的心坎里。

    陆锦珊从不远处的小路走过来,她看到花晓芃是从秦如琛的身边走过去的,皱起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嫉妒的火星在在眼里跳跃。

    “花晓芃,你是不是做贼心虚,看见我来就走。”她大叫一声。

    花晓芃并没有看到她,听到她的叫喊,她很庆幸自己走得快,不然又是一顿争吵。

    秦如琛怒火中烧,直接从草地上跳了起来,“不走,你疑神疑鬼,走了,你也疑神疑鬼,你是不是有病了?”

    “如琛,这个小表砸会勾魂,她就是在暗中勾引你,你以后不要跟她说话,不要理她,就当她是空气,不存在。”

    陆锦珊愤愤的说。

    她不能允许他们太接近。

    花晓芃是一颗定时炸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