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女人也会肾虚的
    第四十九章女人也会肾虚的

    见鬼!

    花晓芃在喉咙里咒骂一声,想要假装没看见,带着花梦黎离开,却被肖亦敏挡住了去路。

    “真巧啊,花晓芃,你也在这里。”

    她打量着花梦黎。猜测着她的身份。

    花晓芃在龙城没有什么朋友,除了郭璐璐,就是许若宸兄妹,这个女人又是谁呢?

    花晓芃耸了耸肩,挽住了堂姐的胳膊,“肖小姐,我们要走了,你慢慢玩。”

    花梦黎粗略的打量了肖亦敏一番,全身的名牌,想必不是个普通的女人。

    “这是谁啊,晓芃?”

    “一个同事而已,别理她,我们走吧。”花晓芃几乎是拖着她走的,不想她跟肖亦敏多说话,以免露馅。

    肖亦敏不是个省油的灯,阴阳怪气的说:“一个人逛夜店,不会是瞒着谨言哥找野男人吧?”

    花梦黎听到她叫陆谨言的名字,还这么亲热,猜想她跟陆谨言有关系,就瞪她一眼,“我妹妹怎么是一个人了,我不在她旁边吗?”

    “妹妹?”肖亦敏剧烈的震动了下,“她是你的妹妹,你不会是花梦黎吧?”

    花梦黎没想到这女人知道她,意识到说漏了嘴,把她狠狠一推,赶紧拉着花晓芃跑。

    花晓芃暗中叹气,被肖亦敏这个小表砸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兴风作浪。

    肖亦敏望着她们的背影,惊愕无比。

    花梦黎不是失踪了吗,难道回来了?

    从酒吧出来,花梦黎拍了拍胸脯,“这个女人是谁啊,不会是陆谨言的什么人吧?”

    “这个女人不是善茬,唯恐天下不乱的类型,别理会她。”花晓芃蹙了下眉头。

    花梦黎“噗嗤”一笑,“她不会是你的情敌吧?那么丑的男人也会有人喜欢?”

    “别管了,赶紧走吧。”花晓芃拉着她上了车,唯恐肖亦敏追过来节外生枝。

    把她送回酒店之后,花晓芃就回了陆家。

    她的内心还难以平静,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如果能赶紧挣到一笔钱就好了,这样就算以后花梦黎吵着要换回来,她也不怕了。

    陆谨言独自在房间里有些无聊,最近不折磨一下这个蠢货,就感觉少了很多乐趣。

    他看着时间,十点钟已经过去一分钟了,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违背他的禁令,看他待会怎么教训她?

    花晓芃一进门,就触到了他阴郁的脸,心立刻跳到了嗓子眼。

    她假装视而不见,免得他借题发挥,去洗手间冲完凉后,打地铺睡觉。

    一道火光从陆谨言眼底闪过,她还没来得及躺下,就被他镇压在身下,“我的宵禁时间是几点?”

    “……十点。”她极为小声的说。

    “你是几点回来的?”他脸上覆盖着一层乌云。

    她抿了抿干燥的唇,“我十点进门的,没有违反禁令,我在下面喝了一杯牛奶才上来。”

    “哦?”他浓眉微挑,“原来耍赖也是你的恶习之一。”

    “我没有耍赖,我就是十点回来的,进门前我专门看表了,就是担心你找茬。”她一副瑟缩的模样,但在陆谨言看来,她是在挑衅。

    “狡猾的野狐狸。”他冷笑一声,手从她的裙子里滑了进去。

    当指尖碰触到她的肌肤时,她的神经立刻就紧绷了起来,肌肉开始慢慢变得僵硬,犹如石头一般。

    他的眸色逐渐变得阴暗了,“你就这么讨厌我碰你?”

    她艰难的咽了下口水,寒意在背脊上蔓延开去,“我只是不太习惯。”

    “看来还做的不够多,多做几次你就习惯了。”他薄唇划开了邪肆的冷笑,就像一只张开了血盆大口,即将把猎物生吞活剥的狮子。

    她的身体绷得更紧了,手指攥紧了身下的被单,仿佛做好了赴汤蹈火的准备。

    这个男人太凶猛了,一旦兽性大发,就发成禽兽,她能不害怕吗?

    “男人在那方面是不是应该有点节制,不然对肾不好。”她的声音很小,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陆谨言噎了下,风中凌乱,“爷的肾可以一天要你十次。”

    她怯生生的看着他,两颗乌黑的大眼珠子转动了下,低低的、呐呐的、嗫嚅的说:“我的肾没那么好,女人也会肾虚的。”

    陆谨言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极为古怪的神情,不知是在强忍住笑意,还是在强忍着扁她一顿的冲动。

    “肾不好,自己补,伺候爷是你的义务,你也就这么一点用处了。”他几近粗暴的扯下了她的睡衣。

    他原本是想把她翻过来,但又停住了,直接掰开了她两条修长的美腿。

    这个动作也吓了她一大跳。

    上一次烧得晕晕乎乎的,只知道在被他侵略的,但具体的记忆已经模糊了。

    她习惯了背对着他,不需要看他,仿佛可以把自己的脆弱掩藏起来。

    但面对着,就不一样了,整个人都暴露在了他的视线里,无处遁形。

    “不是要从后面……”她欲言又止。

    “爷想怎么进就怎么进,你没有资格要求。”他霸道无比。

    以前总是背对着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但今天,她整个看得一清二楚,内心的恐惧加深了十倍。

    她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像看到了擎天柱的惊惶神情被他尽收眼底。

    “爷还没进去,就把你征服了?”他得意洋洋的挑了下眉,每个细胞里都充斥着征服这只野狐狸的强烈**。

    “要我跪地唱征服吗?”她挑战似的说。

    一道火焰在他眼底恣意燃烧,那是欲火和怒火的交织,随时都能形成燎原之势。

    “还记得前天,爷让你兴奋不已吗?”

    她从未有过的、放纵的表情和声音,让他的满足感达到了最巅峰,全身每根神经,每个细胞都获得了无法言喻的极致快感,恨不得她每时每刻都对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她的脸颊涨红了,羞愤无比,“我发烧了,烧糊涂了,什么都不知道。”

    他知道,要不是意识不清,她是绝对不会回应他的,只会做一条僵硬的死鱼。

    “只能说明你的身体比心要诚实。”

    他修长的手指抚上了她的左胸,仿佛在玩弄着她的心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