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花梦黎回来了
    第四十八章花梦黎回来了

    她跑到了湖边,免得被陆谨言听到。

    “堂姐,是你吗?”

    “是呀,晓萌,你还好吧?”一个尖细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是花梦黎,是她的声音。

    她的心咔到了嗓子眼,“你到哪里去了,没事吧?”

    她竭力保持着平静,实际上心里早已翻腾起了惊涛骇浪。

    “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我现在在龙城,晚上我们见一面。”花梦黎说道。

    “……好。”花晓芃咬了咬唇。

    当她走回来的时候,陆谨言大手一伸,弹了下她的额头,“跟谁打电话,鬼鬼祟祟的。”

    “我的表姐,她来龙城了,让我晚上出来见一面。”她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完,换上了询问的神色,“我可以出去吗?”

    陆谨言幽幽的扫了她一眼,“十点之前回来。”

    “知道。”她微微一笑,把脸上所有的忐忑和不安都掩饰了起来。

    晚饭之后,她就去了本色酒吧。

    花梦黎神采奕奕,没有一丝异样,看起来她既没有被绑架,也没有出什么意外事故。

    “这段时间,你去哪了,怎么都不打个电话回家?我差点以为你遇害了。”花晓芃问道。

    花梦黎耸了耸肩,蜻蜓点水的糊弄道:“我受了点伤,在国外修养,现在好了才回来。”

    实际上她是躲起来了。

    这是她和母亲商量后想出来的主意。陆谨言那么丑,那么可怕,她怎么可能嫁过去遭罪,守活寡?

    所以就演了一出失踪戏码,让花晓芃代替她嫁过去享这个“福”。

    “你没事就好。”她淡淡一笑,之前的猜想几乎可以肯定了。

    她多半是因为陆谨言的长相和取向,被吓住了,所以逃婚了。

    她代嫁过去,危机解除,她自然就回来了。

    如果她知道陆谨言减了肥,整了容,变成了一个绝世大帅哥,会不会后悔,要换过来呀?

    按照大伯和伯妈的尿性,要是换过来,肯定会把那一半聘礼也要过来,一个子儿都不会留给他们。

    那小锋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花梦黎喝了一口鸡尾酒,心里很为自己的计谋得意。

    她一向比花晓芃聪明,比花晓芃机智。

    这个福分就交给花晓芃来受吧。

    她这么美丽,这么优秀,不嫁给陆谨言,也能嫁给其他豪门阔少。

    花晓芃就不同了,就是个野丫头,没有受过任何贵族教育。嫁进陆家当个同妻对她而言没准是最好的归宿了。

    她这样可是照顾她,不是坑害她。

    “晓芃,对不起啊,原本应该是我嫁过去的,没想到竟然会发生事故,害的你要代替我嫁过去。”

    花晓芃耸了耸肩,其实她也有自己的目的,他们算是各取所需吧。

    “花家就我们两个女孩,不是你,就是我,总得有人嫁过去。”

    花梦黎的眼里闪过了一道无法言喻的诡谲光芒,“晓芃,陆谨言对你还好吧?”

    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柳眉微蹙,叹了口气,“嫁都嫁了,好或者不好,又有什么意义呢?”

    花梦黎听这话,就知道不好。

    一个长得那么恐怖的男人,还是个gay,日子能好过吗?

    “晓芃,实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虽然他不怎么样,但好歹也是豪门公子。你就当嫁给了一台提款机,使劲的挥霍,千万不能委屈了自己。”

    她用着安慰的口气,实际上心里在幸灾乐祸的偷笑。

    一想到她被那个野兽压在身下狠狠折磨的画面,她就觉得很有趣,很刺激。

    花晓芃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里面鲜红的液体像血,有些刺眼,“如果他不是长的这么可怕,还挺帅的,你会不会后悔错过了?”

    花梦黎撇了下嘴,要是他没这么恐怖,她会立马要求换过来,怎么能便宜了花晓芃呢?

    “他长得不可怕吗?”

    花晓芃叹了口气,“长相是其次,最可怕的是……”她顿了下,把声音放低了,“他很变态,有虐待倾向,就像《五十度灰》里面的男主。”

    “天啊!”花梦黎掩住了嘴,惊恐不已,幸好她机智,逃婚了,不然肯定被虐待而死。

    《五十度灰》的男主好歹长得帅,变态一点可以稍稍忍受一下,他那么丑,一分钟都受不了,跟落入地狱没有两样。

    “他喜欢的是男人,也会跟你做那种事?”

    “gay也是需要传宗接代的,何况他遮掩的很好,谁都不知道他真实的取向。”花晓芃幽幽的说。

    花梦黎眨了眨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问道:“晓芃,你不会逃走吧?”

    她的脸色微微泛了白,没有适才那般春风得意了。

    如果花晓芃受不了,逃走了,陆家又把她抓过去,就完了。

    花晓芃柳眉微蹙,“我要逃,就得带着全家人一起逃,不然那个变态狂会追杀我全家的。”

    花梦黎头顶的一根神经惊跳了下。

    花晓芃一家人逃走了,他们家怎么办?陆谨言岂不是要拿他们开刀了?

    “晓芃,你弟弟昏迷不醒,你怎么可能带着他逃,把他一个人留下来,肯定会被陆谨言杀死的,你千万不能走这条路啊。”

    花晓芃垂下了眸子,浓密的长睫毛在白皙的眼睑划出了一道悲哀的阴影,“就是为了小锋,我才一直忍受着。”

    花梦黎握住了她的手,“陆家有的是钱,只要你留在陆家,小锋就能得到最好的医疗条件,为了小锋,你无论如何都要忍受下去。”

    花晓芃乌黑的杏眸里闪过了一道难以形容的深沉之色。

    如果她知道陆谨言没有想象中那么的丑陋,就不会这么说了。

    纸包不住火,这个秘密遮掩不了太久,哪一天真相大白,她肯定肠子都悔青,哭着喊着要换过来。

    到时候,她该怎么办呢?

    小啜了一口酒,她苦闷的叹了口气。

    “你准备在龙城待多久?”

    “玩几天就走,我的事,你可千万要保密,不能让陆家的人知道了。”花梦黎叮嘱道。

    花晓芃点点头,她也不想让陆家的人知道她回来了。

    不过,有些事就是偏偏不凑巧。

    两人一出门就遇上了肖亦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