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给老公当门神
    第四十三章给老公当门神

    “这是怎么了,哭哭啼啼的?”陆夫人赶紧问道。

    “如琛不理我了,这两天,我给他打电话不接,去他家找他,他不让我进去,让我吃闭门羹。都是这个女人害得,她简直就是个灾星。”她指着花晓芃,凶神恶煞,恨不得把她咬一口。

    花晓芃就当没有听到她的话,埋头喝汤,不理会。

    陆初瑕跑了进来,“琛哥哥最讨厌乱发脾气的女人,你要是能像嫂子这么温柔,他肯定会很喜欢你。”

    “你给我闭嘴!”陆锦珊气得要命,竟然敢拿这个下等的贱胚子跟她相提并论。

    她给她提鞋都不配,她从头发丝到脚趾尖每个地方都秒杀她。

    “这么凶,哪有男人会喜欢凶的女人哦。”陆初瑕朝她吐吐舌头。

    陆锦珊七窍生烟,在她心里,她跟花晓芃一样都是劣等的贱胚,但她不敢说出来。

    曾经有一次她骂司马钰儿是下等的贱货,骂陆初瑕是劣质的野种,惹得陆宇晗勃然大怒,把她强制送进问题少年改造学校,整整关了三个月,每天军训,把她的脚都磨出了一层皮。

    要不是母亲苦苦求情把她救出来,估计已经死在里面了。

    她瞅着上官钰儿,愤愤的跺脚,“小妈,你能不能管管这个丫头?”

    上官钰儿抓起陆初瑕的小手,打了下掌心,“不能这样跟姐姐说话,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插嘴。”

    陆初瑕撅起小嘴,委屈不已,“是大姐欺负嫂子我才说的,嫂子真可怜,才来几天,就被人欺负。她爸爸妈妈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伤心的。”

    她说完,就望着司马钰儿,“妈妈,如果大姐嫁进琛哥哥之后,被琛哥哥的姐姐欺负,爸爸和大妈都会很难过的,对不对?”

    司马钰儿点点头,“当然会伤心了,妈妈爸爸都希望孩子过得好。”

    花晓芃听着小瑕的话,就想到了在江城的父母,

    每次爸爸打电话来,她都是报喜不报忧,唯恐他们担心。

    她嫁过来是为了救小锋,只要能为他存够医疗费,再多的委屈,她也会打碎了,往肚子咽。

    陆锦珊没好气的白了妹妹一眼,“我们陆家跟秦家门当户对,我又没有高攀他们,不像有些人贪得无厌,攀龙附凤,嫁进来就是为了享受,被人看不起也是自找的。”

    陆初瑕双臂环胸,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珠子极为不满的瞪着她,“大姐,你知道什么叫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吗?花家是我们家的恩人,我们要报恩,所以请嫂子嫁到我们家来,不是嫂子自己倒贴过来的。你就不同了,全龙城的人都知道,是你倒追的琛哥哥,还是趁虚而入。琛哥哥要是不失忆,都不会跟你交往……”

    她的语气就像个小大人,本来还有一大堆话要说,被上官钰儿用包子塞住了嘴,“快点吃饭,下午不是要让爸爸带你去儿童公园吗?去晚了,爸爸就不带你去了。”

    “知道了。”陆初瑕咬着包子,含糊不清的回道。

    陆锦珊一张脸涨得通红,红中泛紫,紫中还泛出金酱色来,“你在哪里听来的鬼话,秦如琛很爱我,是他主动追我,不是我倒贴。”

    陆夫人放下筷子,表情十分的凝肃,“锦珊和如琛也是从小就订了婚的,从前如琛顽劣,锦珊嫁过去我不放心,婚事就没有提过。现在他改邪归正了,我才勉强同意锦珊嫁过去的。”

    司马钰儿叹了口气,“依我看,还是等如琛恢复记忆再订婚比较好,他以后要是想起来,恢复了本性,后悔了怎么办?”

    “他想不起来了,医生说了,他的失忆是不可逆转的。何况我们的婚礼都已经定下了,不可能取消。”陆锦珊说道。

    她就是要趁秦如琛想不起来的时候拴住他,以后即便他想起来,也晚了,生米煮成熟饭,他别指望还能逃出她的手掌心。

    陆谨言沉默不语,淡漠的喝着自己的汤。

    他太了解陆锦珊的性格了,不撞南墙不回头,所以他懒得插嘴,浪费口舌。

    ……

    下午的时候,肖亦敏过来了,还买了厚礼孝敬陆夫人和陆锦珊。

    陆锦珊和她谈笑风生,十分合拍。

    花晓芃觉得这就叫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吧。

    陆锦珊和肖亦敏是同样的人,自以为是,狗眼看人低,自然合得来了。

    “小敏,要是你能嫁进来当我的弟妹就好了,我们相处的一定很开心,不像某些人,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完全没有共同语言。”

    “她一个乡下的土包子,除了会吃饭,还会做什么呀。就是可怜了谨言哥,一朵高贵的玫瑰花让母猪给拱了。”肖亦敏对花晓芃恨得牙痒痒。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有些人就是不自量力,非要挤进来当炮灰。”陆锦珊讥诮的说。

    在她们言语时,花晓芃就在楼梯口,把她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陆谨言在书房里,临进门时,对她丢下了一句话,“记住上次的教训。”

    这话是凌冽的警告。

    他教训过她很多次,但他指的哪一次,她很清楚。

    人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被绊倒,同样的错误不能犯第二次。

    她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肖亦敏一定会上来找陆谨言。

    所以,她搬了个凳子,拿了一根棒球棍,坐在了三楼的楼梯口,当门神。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陆谨言在书房门口探了一眼,忍俊不禁。

    这种逗逼招数,也就蠢女人想得出来。

    不过,终于长了点记性。

    对付有选择性记忆的笨蛋,果然需要下狠招,才能加强记忆。

    肖亦敏喝完茶,就噔噔噔的跑了上去,因为母亲和陆夫人的闺蜜关系,她在陆家一直比较随便。

    到了三楼,看到花晓芃,她眉头一横,“你坐楼梯口干什么?”

    “我老公在楼上办公,我在这里替他把关,闲人免进。”花晓芃慢条斯理的说。

    “你有病呀!”肖亦敏恶狠狠的骂了句,想要无视她,走上去,被她用棒球棍拦住,“我说得话,你没听到吗?闲人免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