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别把我关进地窖
    第四十一章别把我关进地窖

    “干什么呀,黑乎乎的?”

    “你不是有黑暗幽闭恐惧症吗?平常关灯也没见你害怕。”他低哼一声,犀利的目光从黑暗里直射向她。

    “在黑暗宽敞的空间,我是不会害怕的,幽闭明亮的空间,也不会害怕。只有又黑暗又幽闭的地方,才会害怕。”她呐呐的解释道。

    这家伙竟然是试探她,真多疑。

    “条件还挺多。”他嗤笑。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她露出一点耍赖的姿态,“不过我觉得许若芳还挺厉害的,只要我坚持去她那里,应该能治好的。”

    陆谨言没有说话,有病就得治,这点他是不会阻止的。

    她在心里偷笑,许若宸的诡计加上她的“奸计”,完美的骗过了陆谨言,以后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和许若宸兄妹作朋友了。

    她换好衣服出来,陆谨言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他不会在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她身上。

    她给许若宸发了一个微信:“过关了。”

    许若宸很快就回过来一个大笑的表情,“我已经准备宣布出柜了。”

    她呛了下,“你这样损毁自己的名声不太好吧。”

    “你这边的问题只是其一,主要是我个人的事。我最近算了下运气,今年有桃花劫,我得把身边的女人都肃清,躲过这一劫。”许若宸发了个苦笑的表情。

    她哭笑不得,豪门公子果然是烂桃花太多了。

    “那之后呢,你要再宣布自己被掰直了吗?”

    “no,no,no,修身养性,等我的真命天女出现再说。”他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

    她笑了笑,忍不住的想起酒店那个晚上,又迅速的打住了。

    格式化掉,不能想,就当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晚上。

    陆谨言从书房回来时,看到她裹成一团蜷缩在地铺上,一动不动。

    平常他进来的时候,她都会用被子蒙住头,一看就是在装死,根本没睡着。

    今天倒是乖乖把她的蜗牛头伸出来了,是被他上次的威胁吓着了吧。

    “蠢女人,别装了,现在才九点,你睡不着。”他用脚踢了下她的脚。

    她没有动,只是哆嗦了一下,像是打了个寒颤。

    还真睡着了?他微微倾身,偷偷的瞅了她一眼,小脸红通通的,是一种非正常的颜色。

    他赶紧抚了下她的额头,滚烫!

    她发烧了。

    蠢女人,竟然这么脆弱,淋了一下水就发烧了。

    他连带着被子将她抱了起来,她像是被惊醒了,眼睛一下子瞪得比铜铃还大,像只受惊的小鹿。

    “干什么呀?”

    “你发烧了。”他低沉的说。

    她更害怕了,满眼的慌乱,头摇得像拨浪鼓,“我没感冒,也没发烧,就是有点热,空调开得太低了,好热呀。”

    陆谨言没有理会她,觉得她是在说胡说,往前走了两步。

    她惊恐万分,扯开嗓子大叫:“我没发烧,不会传染你的,你别把我关到地窖去,我最怕那个地方了,求你了!”

    她嚎啕大哭,虚弱的身体在强烈的恐惧中发起抖来,抖得连他都跟着在晃动。

    虽然烧得迷迷糊糊的,但她还记得这句话,感冒了,要搬到地窖去住。

    他倒吸了口气,一时间啼笑皆非。

    这个榆木疙瘩脑袋肯定是小时候在黑屋子被吓傻了,他重要的禁令记不住,随口的几句话倒是记得一清二楚。

    几个箭步上前,他就走到了床边,把她放了上去,“爷今天开恩,准许你睡爷的床。”

    她抽噎着,透过泪雾看着他,不是被关进地窖就好。

    “那你明天会不会拆床?”

    她睡脏了,他不会叫人把床拆了吧?

    “爷难得开恩,你就好好享受,不要废话。”他俯身一个字一个字慢悠悠的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她还有点懵,应该不是烧糊涂了,做梦吧。

    大魔王也有开恩的时候?

    陆皓阳走到楼下,打开了药柜,在里面找感冒药。

    陆夫人走了过来,“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花晓芃感冒了,有点发烧,给她拿盒感冒药。”他轻描淡写的说。

    “怎么这么不小心?”陆夫人皱起了眉头,“她不能吃药,万一怀孕了,吃了药,孩子是不能要的。”

    “她过来才一个多星期,哪有这么快怀孕。”陆谨言耸了耸肩。

    “注意一点好,什么药都不能吃,最好这几个月就能让她怀上。你去拿冰袋给她降温,我让佣人熬姜汤去。她皮糙肉厚,又不是千金大小姐,没那么娇贵,喝几碗姜汤就好了。”陆夫人说道。

    早点生了孩子,早点让她滚蛋,眼不见心不烦。

    陆谨言放下了药,从冰箱里拿出冰袋上了楼。

    很快,梅姨就把姜汤端了过来,她懂得一点中医推拿的方法,替花晓芃推拿了一下天河水。

    “半夜里应该就会退烧了。”

    “谢谢你,梅姨。”花晓芃微微一笑,喝完姜汤,出了点汗,觉得舒服多了。

    躺下之后,她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陆谨言躺在旁边,许久都没有入睡。

    花晓芃睡觉并不太老实,一个翻身,就滚进了他的怀里。

    她的肌肤依然滚烫,还没有退烧。

    雪白的手臂从他胸前划过,光滑的像缎子一般,在他的身体里撩起了一把烈火。

    每次,他霸王硬上弓的时候,她整个身体都绷得紧紧的,就像石头一般,现在放松下来,柔柔软软的像条水蛇。

    怀抱着温香软玉,也不过如此吧。

    可惜的是,除了身体,她其他地方再没有美好之处了。

    不,这副身体也不美好,根本就不是完璧。

    这个该死的女人,嫁过来的就是一具残缺的空壳,唯一的价值就是供他发泄。

    他要把这个价值榨干,不留一丝一毫。

    想到这里,他就毫不犹豫的欺身而上。

    花晓雅的意识是涣散的,身体很虚弱,连动弹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只任凭他予取予求。

    没有了那股倔强的野性支撑,她的身体柔软无比。

    他感到了一种极致的满足感,把她翻了过来,第一次从前面要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