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变相的浸猪笼
    第四十章变相的浸猪笼

    花晓芃一进门,就被陆谨言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抓进了房间。

    他的脸上乌云密布,深黑的冰眸里喷吐着阴鸷的寒光,就像天空劈开的闪电,要把她烧成焦土。

    水性杨花的女人,竟然又背着她去勾搭许若宸了,当他的禁令是放p。

    今天不给她点颜色瞧瞧,以后她就要公然爬墙了。

    他抓起桌上的绳子,把她的手拧到背后绑了起来,抗进浴室,摔进了浴缸里。

    “你要干什么呀?”她惊悸万分,强烈的恐惧袭来,把她重重包围了。

    “知道我会怎么处罚出轨的女人吗?”

    她的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浑身都在颤抖。

    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眼睛绝对是闭不上的,一定是张的大大的。

    他要把她淹死吗?

    这是不是变相的浸猪笼?

    “我没有出轨,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去朋友家玩而已。

    “朋友?是你给自己找好的下家吧?”他额头上的青筋在剧烈的翻滚,手指猛然一抬,打开喷淋头。

    先教训她,再去教训许若宸这个王八蛋,敢觊觎他的女人,找死!

    冰凉的冷水就像暴雨一般从她头上淋下来,让她顿时变成了一个落汤鸡。

    虽然是夏天,但冷水哗啦啦的淋在身上依然冷的要命。

    她打着哆嗦,拼命的甩着头,想把脸上的水甩掉,不让自己被呛死,但还是一不小心就吸了一口水,呛得她剧烈的咳嗽。

    “我是去找许若芳,不是找许若宸,我们是朋友,她还替我治病。”她在咳嗽中断断续续的说。

    陆谨言震了下,关上了淋浴,“你找她治什么病?她又不是医生。”

    “她是心理医生,我要治的是心理病。”她喘着气说,因为呛了水,声音都沙哑了。

    陆谨言眯起了眼,一道犀利的冷光从眼底闪过,“你不是说你没有精神病吗?”

    “可不可以先帮我解开绳子?我的手快断了。”她瑟瑟抖抖的看着他,水珠不停从她的发梢滑落到面颊,仿佛梨花带雨,狼狈不堪又楚楚可怜。

    但他一脸的硬冷,没有半点怜惜之色。

    这种诡计多端,谎话连篇又水性杨花的心机女,不好好教训一顿,让她记忆犹新,就会蹬鼻子上脸。

    她垂下了头,发端的水珠一滴一滴落进浴池里。

    “是黑暗幽闭恐惧症,我小时候顽皮被关进了小黑屋,整整两天才被大人找到,就得了黑暗幽闭恐惧症。许若芳说可以只要坚持治疗,是可以消除恐惧的。”

    他研判的目光在她脸上逡巡,想看看她有没有说谎。

    她是惯犯,从她嘴角吐出的话,都得经过再三的甄别,才能选择是否相信。

    她扬起了眸子,看着他,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含着泪光,像浸泡在水雾中的星星,明亮、清澄、洁净,看不出说谎的痕迹。

    她确实有黑暗幽闭恐惧症,但不是很严重,属于轻微型,所以她从来没向任何人提起过。被他这么一淋,她急中生智,就拿出来当借口了。

    “你坏毛病还真多。”他薄唇划开了一丝讥诮的冷弧。

    “是挺多的。”她点点头,完全是在自嘲,“我最大的优点就是没有优点,最大的缺点就是浑身都是缺点。”

    “难得,还挺了解自己的。”他解开了她背后的绳子,扔来一条浴巾给她。

    她暗暗松了口气,大魔王相信她了,酷刑应该算完了,不用浸猪笼了。

    擦了擦脸,她用浴巾裹住了冰凉的身子,因为太冷了,她还有些微微的发抖。

    陆谨言的表情依然是阴暗的,眼睛里像有一层冰从瞳孔一直凝结到心底,哪怕他内心深处还存有一丝温热,也会立刻被冻结成了冰丝。

    “许若宸也在?”

    “嗯,还有他的男朋友。”她微微颔首,后面的话说得很顺溜,漫不经心,仿佛只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陆谨言愣了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谁的男朋友?”

    “许若宸的,你不知道吗?”她反问一句,尽力表现的平静,不让他察觉出丝毫的端倪。

    陆谨言挑了下眉,有点吃惊,“你不会是想说……”

    “我还以为你知道呢,原来你不知道呀。”她吐吐舌头,掩住了嘴,装出一副说漏了嘴而大惊失色的模样。

    陆谨言没有说话。

    她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很想知道他此刻会是什么心情。

    以为许若宸跟他是同样的人,有同样的特殊取向,会不会让他有点兴奋?

    但她使劲的瞧,仔细的瞧,也没有瞧出什么异常来。

    他的脸上像罩了一个冰雕的面具,一点特殊的表情都没有,眼睛像黑色的深井,阴森森的探不见底,唯有一点异样的神色一闪而过,迅速消失,无声又无息。

    她暗自撇了撇嘴。

    掩饰的真好,不漏痕迹。

    在她思忖间,陆谨言的眼睛闪动了下,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这种事,他怎么可能让你知道?”

    “他当然不想让我知道了,许家就只有她妹妹知道。他那个男朋友刚从美国回来,好像觉得老是偷偷摸摸的,挺生气的,两人关在书房里吵架。我就听到了一点。”她扮了个鬼脸。

    这些台词是许若宸替她编好的,那家伙还挺有编剧才能的。

    “你又偷听了?”陆谨言拧了下她的耳朵,这种鬼毛病竟然在哪里都能犯,是不是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他们声音很大,不算偷听。”她捂住了耳朵,好可怜,今天都被拧两次了,肯定红了。

    陆谨言低哼了声:“你就不怕被杀人灭口?”

    “怕呀,我当时是想着,会不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不过许若宸好像豁出去了,不打算遮遮掩掩的了,可能挺爱他男朋友的。他是个混血儿,可帅了,就像finn……”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弹了下额头,打断了,“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滚到房间换衣服,你要敢感冒,就滚到地窖去住。”

    她瘪瘪嘴,提到finn皇后,让他心虚了吧,不准她说了。

    进到房间,他突然就把灯关了,这个动作吓了她一大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