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是你或许也好
    第三十九章是你或许也好

    “我知道,你是第一次。如果你没有结婚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娶你,对你负责了。”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她摇摇头,“我不需要你负责,只希望你能严守秘密,不要透露一个字,就当这件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我知道这件事会对你带来不好的影响,我不会说的。”他郑重而坚定的说。

    “你要发誓!”她不放心,如果陆家和陆谨言知道这件事,还不知道会掀起怎么样的惊涛骇浪,得把他的嘴巴牢牢封住。

    “好,我发誓。”他凝肃的点点头,竖起手掌,“如果这件事,我对外透露一个字,就让我以后找不到老婆,一辈子打光棍。”

    这下她放心了。

    其实想想,既然已经发生了,这个男人是许若宸,总比是一个猥琐渣男要强,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你能把手链还给我吗?”

    “本来就是你的,应该物归原主。”他把手链取了下来,替她戴在了手腕上,“可不可以不要让这件事影响我们的友谊?”

    她抬起两只食指搁在了太阳穴上,闭上眼睛,默念麻利麻利哄,然后睁开眼睛,顽皮一笑,“好了,我已经格式化掉了,我们发生过什么事呀,不记得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许若宸哑然失笑,模仿她的样子,做了一遍,“我也格式化掉了,我们还是好朋友,最纯洁的友谊。”

    “嗯。”她咯咯的笑,银铃般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驱散了四周所有的阴霾,也感染了许若宸。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是许若芳,“我才接了一个电话,你们就都不见了。”

    “我带她四处逛了逛。”许若宸笑了笑,带着她走下了楼。

    许若芳提议去湖边钓鱼,花晓芃从来没有钓过鱼,也很想尝试一下。

    去到湖边,许若宸在旁边指导她放饵,下钩,很快她就钓上了一条鲫鱼。

    “你有钓鱼的天赋!”许若宸竖起大拇指点赞。

    许若芳一边钓鱼,一边喝咖啡,神态十分的惬意,“再过两天,就是你大姑子和秦如琛的订婚典礼了吧?”

    “好像是,家里的事,他们很少跟我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她耸了耸肩。

    “秦如琛要是恢复记忆,发现自己做了这么荒唐的事,会不会哭晕在厕所?”许若芳嘿嘿一笑,带着几分调侃。

    “他不喜欢陆锦珊吗?”花晓芃微微一怔。

    “虽然他们从小就订了婚,但性格完全不适合。秦如琛是一个天性放纵不羁,自由散漫的人,就像是丛林的野豹子,不可能被任何人束缚。而陆锦珊占有欲强烈,又黏性十足,总希望能控制他,霸占他。所以他看到陆锦珊就头疼,在中学的时候,他当众发誓,一辈子都不会娶陆锦珊。”许若芳说道。

    花晓芃乌黑的眸子闪动了下。

    难怪昨天小萝莉说要是秦如琛没有失忆,肯定不会娶陆锦珊。

    不过,看陆锦珊的样子,似乎挺喜欢他的。

    许若芳不愧是学心理学的,对她的性格分析的很准,她确实粘糊糊的,就像502,占有欲跟陆谨言有的一拼。

    秦如琛只是拉了她一下,她就觉得她是在勾引秦如琛。

    估计只要是个女人靠近秦如琛,她都会有这种过激的反应吧。

    “我听家里人说秦如琛失忆之后,性格变化很大。”她试探的问道。

    “确实很大,从一个冒险家变成了一个艺术家,从前的他天南地北,无所不闯,经常让秦家父母又担心又恼火。现在每天安安静静的待在家里,玩音乐,画画,就好像被其他的灵魂附体了。”许若宸说道。

    花晓芃的心突然就跳到了嗓子眼,灵魂附体,这个世界上会有灵魂附体吗?

    “他以前会画画,会作曲吗?”

    “不会,他不喜欢这样诗情画意的玩意。”许若宸摇摇头。

    花晓芃咬了下唇,一个荒诞的,灵异的,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在脑海里生成了,“会不会真的是灵魂附体,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人不可能在失忆之后,获得从来没有过的技能吧?”

    她低低的说,那个灵魂或许就是阿聪的。

    他们长得那么像,没种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神秘联系,阿聪的灵魂附到了他的身上,是有可能的。

    许若芳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这是有科学解释的,这不叫灵魂附体,叫后天性学者症候群。通常是一个人在左脑受伤之后,突然出现超凡的数学、音乐或者艺术才能。这种病的成因面前尚在研究中,但大部分专家认为,当左脑受损之后,右脑负责弥补左脑失去的功能,从而激发了大脑的潜能。”

    被她这么一说,她心里那点小小的希望瞬间就消失了。

    原来这是有科学解释的,不愧是心理学的高材生。

    “那性格呢,失忆之后,性格为什么会发生变化?”

    “人的性格,多半是后天造就的,忘记了所有的经历,就恢复成了婴儿的样子,性格也会恢复成最原始的状态。”许若芳慢条斯理的说。

    有点失落感如海浪一般朝她席卷过来,此起彼伏。

    秦如琛还是秦如琛,跟时聪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她思忖间,手机突然就响了,是从陆家打来了。

    “蠢女人,立刻马上滚回来!”话筒里一声低吼,然后就挂断了。

    暴躁的声音,简短的命令,她几乎可以想象的出电话另一端的男人脸色是如此的阴沉,就仿佛暴风雨来临一般。

    上一次,他直接在办公室就办了她,毫不介意影响,今天回去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惩罚她?

    想到这里,她就打了个寒噤。

    许若宸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异常,“是陆谨言打来的吧?”

    “嗯。”她点点头,脸色是惨白的,“我要走了。”

    “他一定很介意你跟异性来往,占有欲旺盛的男人都是这样的。”许若芳说道。

    许若宸迷人的仰月唇噙出了一丝诡谲的笑意,“没关系,回去你这样做……”他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花晓芃惊愕,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不是吧,你确定要我这么说?”

    “确定。”许若宸和妹妹对视一眼,狡狯的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