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酒店的男人是你
    第三十八章酒店的男人是你

    这是她的手链,是她掉在酒店里的手链。

    它是520的时候,阿聪亲手替她串的,不可能再有第二条一模一样的。

    它怎么会在许若宸这里?

    她的脸色一片惨白,那天晚上的情景一下子全部涌进了她的脑海里。

    那个疯狂掠夺的男人,好可怕,好恐怖。

    她拼命的哭,拼命的哀求,声嘶力竭的大喊救命,把嗓子都喊哑了。

    但他不肯放过她,也没有人进来救她。

    酒店那么的安静,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可手链为什么会在许若宸的手里?

    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感觉脑子发胀,背脊发冷,膝盖发抖,一下子就站不住了,要倒下去了。

    许若宸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及时伸手扶住了她,“晓芃,你见过这条手链?”

    “它……它怎么会在你这里?”她的喉咙发紧,舌头都打了结,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我一直都在找它的主人,可是到现在一无所获,她就像消失了一样。”他沉重的叹了口气,脸上有一丝怅然若失的表情。

    她捂住了胸口,心跳的好厉害,快要承受不住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有这条手链?”

    他耸了耸肩,声音极为低沉,“是我在希尔顿酒店捡的。”

    “捡的?”她狠狠一震,扬起眸子看着他,神情稍微缓和了一些,像是得到了一丝安慰。

    “你是不是认识它的主人,可以告诉我吗?我想要还给她。”许若宸用着恳请的语气。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竭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她也想要找回这条手链,这是时聪留给她的遗物,是他们的定情信物。

    “它……它是我的。”她的声音低如蚊吟,带着微微的颤抖。

    “什么?”许若宸装出极为惊讶的表情,一把抓住了她的肩,“那天晚上,那个女孩是你?”

    她狠狠的震动了,张大眼睛看着他,胸口又纠结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他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丝愧疚的神色,“其实手链是在我住的房间捡到的,我欺负了一个女孩,我想找到她,向她道歉,补偿她!”

    她整个身体都猛烈地抽搐了下,抽的她再也站不住,跌坐在了地上,他的每个字都像鞭炮声在脑袋里猝然炸响。

    天啊,那个侵犯她的男人是许若宸,竟然是许若宸!

    他看起来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和善,她把他当成好朋友,当成上帝派来帮助她的天使,没想到他竟然是个衣冠禽兽。

    “真没想到是你!”他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深浓的忏悔,“我……我很抱歉,对不起,晓芃,对不起!”

    她捂住了耳朵,像受到巨大惊吓的驯鹿,跳起来就往外面跑。

    地上有什么东西绊了她一下,她一个趔趄,身子朝前栽去。

    他冲过去伸出手,要扶住她,当他的手碰到她时,她像是被针狠狠的扎了一下,惊惶的跳开了三丈远,声色俱厉的喊道:“你给我滚开,离我远一点!”

    她不要留在这里,不要再见到这个人,他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晓芃。”许若宸再次冲过去,搂住了她,“晓芃,你冷静一下,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她不想听,这根本就是借口,难道强歼还分有意和无意?

    “你放开我,不要碰我!”她拼命的叫喊,疯狂的挣扎。

    她害怕极了,不要跟这个恶魔待在一起。

    他搂着她不肯放,他的手臂很有力,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可怕的回忆不断冲击着她的脑海。

    那副强壮的身躯猛烈的撞击着她的身体,她是第一次,根本就承受不住,痛苦的晕了过去。

    等醒来时,掠夺还没有停止。

    她感觉自己会死,被他强爆的死掉,再也走不出那个房间了。

    此刻,他又碰触着她,让她恐惧不已,整个身体都发起抖来,抖得连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求求你,放我走,呜……”她嚎啕大哭。

    “晓芃,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被下了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附在她的耳边,低沉的解释,声音清晰而有力,唯恐她听不到。

    她才不相信,他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罪孽,“你以为我是傻瓜,会相信你这种破烂的借口吗?”

    “你觉得我是这么恶劣不堪的人吗?我又不缺女人,怎么可能欺负一个送外卖的人?”他扳过了她的身体,让她看着他,他的眼神是坦然的。

    她情绪微微的冷静了些,不像之前那样疯狂了。

    或许在内心深处,她愿意相信他是个好人,如果连他都是个虚伪的禽兽,那周围的人里面,她还能相信谁呢?

    他揽着她坐到了沙发上,给她倒了杯水。

    她喝了一口,平复心跳,然后问道:“你为什么会被下药?”

    他抿了下唇,才缓缓启口:“那天晚上,有朋友在希尔顿酒店举行了一个派对,一连三层楼都被包下来了。大家都玩疯了,不知道是谁在我的酒里下了料。我意识到不对劲,就提前离开,回了房间。我本来觉得泡着凉水,就会好一点,没想到药性太烈了,根本就控制不了。”

    他捧住了头,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我失控的时候,你偏偏就出现了,我没有叫外卖,你怎么会来我的房间呢?”

    “你没有叫外卖?”她震惊,餐厅接电话的服务生给她的地址就是1202呀,她没有看错,也没有走错房间,难道是客户普通话不标准,她听错了?

    “对不起,晓萌,我知道我一定伤害到你了。那个时候,我完全没有理智了,变成了一只动物,就算进来的是个男人,我估计也会……”他打住了,搓了搓脸,自嘲一笑。

    她已经平静下来了,他的脸上写着满满的歉意,还有真诚,她相信,他应该说的是实话。

    那天晚上,那个男人是特别的不对劲,身体好烫,就像着了火一样。

    “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再去追究,就当是做了一个噩梦。”

    许若宸深邃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无法形容的促狭之色,就像一只蜘蛛王编制好了网,看着猎物按照自己的计划,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