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严惩说谎的女人
    第三十七章严惩说谎的女人

    他猛然一推,她打了个趔趄,扑倒在书桌上,他魁伟的身体从后面压了上来,让她完全动弹不得。

    她惊恐无比,脸色一片惨白。

    这是他惩罚她的方式,也是她最害怕的。

    他的掠夺就像狂风暴雨,野蛮而暴烈,一次又一次,即便她晕过去也不肯放过她。

    “我就是听到你在找人,我……我是江城人,没准可以帮到你。”她战战兢兢的说,像是在求饶。

    他并没有放开她,大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在她柔软的身体上游走。

    “好奇心杀死猫。”

    “你被人盗种,或多或少也会影响我呀。”她咬住了下唇,他的手指像烈火一般的滚烫,把她的肌肤都快要烫伤了。

    他讥诮一笑,手指抓住她里面单薄的遮蔽,一把撕开了,“你在担心什么,怕地位不保吗?”

    她下意识的夹住了腿,像是一只羊羔在做垂死的挣扎,“不怕,我根本就没有地位,哪里会有保不保的问题。”这份话语里充满了自嘲。

    他深黑的冰眸闪动了下,变得格外阴暗,膝盖一顶,撑开了她的双腿。

    在他面前,她所有的反抗都只能是无用功。

    “你没有地位,但有名分。”

    她羞愤而气恼,嘴角勾起一抹挑衅的冷笑,“我的名分不是你定的,你夺不走。再说了,你不是最讨厌心机女吗?我再不济也不至于设计你盗种,我巴不得你一辈子都不要碰我!”

    这话不但没有让他释怀,反而惹火了他。

    “因为你的心里想着那个死了的男人,是吗?”他咬住了牙关,每个字都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她的心痛了下,失去阿聪,是她心头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创伤。

    但不能在他的面前提及。

    她得为自己在这个家里争得一份可以苟延残喘的位置,可以减少受到的惩罚和痛苦,就只能撒谎。

    “他已经死了,我得朝前看,不能总活在过去里。”

    “你还挺现实。”他修长的手指箍住了她左边的柔软,像是掬住了她的心,“挂了我的名,眼里、心里、脑子里就只能有我!”

    她知道,这是他宇宙无敌的占有欲在作祟,即便是一只宠物,一个充气娃娃,也是他的私人财产,要完完全全的属于她。

    不过,恐怕要让他失望了,除了身体,她什么都给不了。

    “这不是我能控制的,人能控制自己的手脚,但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心和大脑是相互独立的。”

    “我帮你控制。”他一挺身,攻入战地。

    她不得不承认,虽然每一次她都是被迫的,是被强行占有的,但他的猛烈攻击,还是把她一次又一次的冲向了巅峰。

    这是身体的原始本能反应,她的心里没有一丝的快感,两个人的结合,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灵魂上的。

    看着她在身下颤抖,他的嘴角勾起了极有幽深的讥笑,“蠢女人,你只有身体是诚实的。”

    “你能掠夺的也只有我的身体!”她缓缓的、虚弱的、羞愤的、倔强的吐出几个字来。

    这话激怒了他,再次挑拨起他巨大的征服欲,“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缴械投降。”

    他加快了动作,想让她求饶。

    她咬住了唇,倔强的把所有的声音都封闭了起来……

    从楼下下来时,恶魔以变得衣冠楚楚,吃完早餐,他就离开了。

    许若芳打开了电话,约她到家里来玩。

    虽然陆谨言禁止她和许若宸来往,但她不想理会。

    她有交朋友的权利,许若宸兄妹,她是交定了。

    跟梅姨交代了声,她就出了门。

    许若芳开了车来接她。

    她和哥哥一起住在面朝湖畔的别墅里。

    许若宸今天穿着米色的t恤,蓝色的牛仔裤,永远都是那么的简单、清爽。

    佣人端来了水果和茶点,许若芳有一个电话进来,就到外面去接了。

    许若宸把切好的柳橙递给她,“这段时间,肖亦敏没有找你的麻烦吧?”

    “没有。”她摇摇头。

    “按她的性格,肯定不会消停的。”他讥诮一笑。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如果陆谨言喜欢她,我算是他们感情的第三者,她嫉恨我无可厚非。但陆谨言根本就不喜欢她,这样胡搅蛮缠的,又会是何必呢?”她撇撇嘴。

    “你怎么知道陆谨言不喜欢她?”许若宸茶褐色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无法形容的深沉之色。

    “这点,我可以确定,她不是陆谨言喜欢的类型。”她十分笃定,因为陆谨言喜欢的是男人,所有的女人都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陆谨言喜欢什么类型,是不是你这样的?”许若宸笑了起来,语气里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

    她扮了一个鬼脸,“你何必开我的玩笑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喜欢我,娶我只是遵照祖命而已。”

    “那你在乎吗?”他浓眉微挑。

    “不在乎,我嫁给他也是遵照祖命。”她说得毫不犹豫,又十分的肯定,说完,又摇摇头,“不不不,我是代我姐姐嫁给她的。”

    许若宸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她的回答让他很高兴,很满意。

    “花梦黎还没有消息?”

    “没有,她要回来,肯定会发朋友圈的。”她叹了口气,心里是矛盾而忧郁的,希望她回来,又不希望。

    如果她是遇到危险,她希望她能平安回来。

    但如果她是不想嫁给陆谨言而躲起来了,那希望她一直躲着,不要回来。

    因为一旦她发现陆谨言减了肥,整了容,不再是一个惊悚的丑八怪,而是帅得无与伦比,她一定会后悔,要换回来。

    “不开心的事,就不要想了,我带你参观一下我的别墅。”

    他带着她上了楼。

    别墅一共有三层。

    三楼是许若芳的地盘,二楼是他的地盘。

    想着她家之前一直住着只有20平的地下室,她就觉得这个世界上的贫富差距,有天和地的距离。

    左手边是他的书房。

    进到里面,她就被古董架吸引了。

    架子中央用水晶支架挂着一条手链。

    这不是古董,是一条普通的手链。

    她仿佛被一记惊雷劈中,浑身辗过了剧烈的痉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