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这个女人只有我能动
    第三十五章这个女人只有我能动

    花晓芃深吸了口气,原来大姑子还是个戏精,演起苦情戏来了,“我什么都没有做,是你血口喷人。”

    她绝对不能任她诬陷。

    陆初瑕吸了吸鼻子,“爸爸,大姐发疯了,她打了嫂子,还把我推倒在地上。我的腿都摔青了,好痛啊。”她小嘴一瘪,又哭了起来。

    司马钰儿看到女儿的膝盖确实青了一大块,心疼的要命,“锦珊,你为什么要推小瑕,你和晓芃之间的争执,又关小瑕什么事?”

    “谁让她不分青红皂白,胳膊肘往外拐,不帮我,反倒帮着花晓芃这个水性杨花的贱人!”陆锦珊哼哧一声,丝毫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这里没有人是外人,晓芃是我陆家的儿媳妇,是你的弟妹!”陆宇晗呵斥道。

    “可是她不守妇道,勾引自己的姐夫,败坏我们陆家的门风!”陆锦珊气呼呼的说。

    陆夫人狞恶的瞪着花晓芃,“晓芃,你从前怎么放纵我管不了,但你嫁进陆家,就该恪守妇道,不能把你在外面那些低劣的恶习都带到陆家来。”

    “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陆家的事,您怎么可能仅凭她的一面之词就定我的罪呢。”花晓芃直直的盯着她,坦然不迫。

    秦如琛的眉头紧紧的皱拢在一起,面色十分的阴沉,“我不过是看晓芃要摔倒,扶了她一下,就被锦珊小题大做成这个样子,她还真会颠倒黑白。”

    “嗯,姐夫就是怕嫂子摔倒,拉了嫂子一把,大姐就像发疯一样的冲过来打嫂子,她是不是被魔鬼附身了呀。”陆初瑕把头藏进了哥哥的怀里,像是还有点后怕。

    “摔倒?她是真摔吗?分明就是在演戏,这种假摔的小伎俩,电视剧上都演烂了,是你看不出来而已。”陆锦珊气得头发丝都在冒烟。

    太可怕了,秦如琛分明就是在护着这个小妖精,他已经被钓上勾了。

    “你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无所谓,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花晓芃义正言辞的说。

    陆锦珊忽然就哭了起来,“妈,我们家里怎么来了这么一个女人,阴险狡诈,银荡无耻,脸皮比城墙还厚,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兴风作浪,搅得一家都不得安宁。”

    花晓芃死死地盯着她,目光里的批判就像两把利箭,“陆锦珊,我敬你是我的大姐,一直对你礼让三分,尽管你总是恶语相向,但我从来没有冲撞过你,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跟我过不去?”

    陆锦珊的嘴角抽动了下。

    喜欢一个人不需要原因,讨厌一个人也不需要原因。

    但她讨厌花晓芃是有原因的。

    这个原因只有她自己清楚。

    每次看到她,她就感觉像一根刺,扎进了眼睛里。

    “我是为了谨言,为了陆家,不想这颗老鼠屎,破坏了我们家的和谐。”

    陆宇晗火冒万丈,原本准女婿在,他应该给女儿留几分面子,但她这样撒野,早就把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锦珊,你简直是在无理取闹,你马上向晓芃道歉!”

    陆锦珊惊呆了,没想到父亲不教训花晓芃,反而要她道歉。

    “爸,做错事的人是她,应该她向我道歉才对。”

    “你道不道歉?”陆宇晗目光一凛,极为严厉。

    陆锦珊吓得躲到了陆夫人的身后,陆夫人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赶紧充当和事佬,“算了,宇晗,我看一切都是误会,他们两人拉拉扯扯的,锦珊看错了,也是情理之中。”

    “她就是被你宠坏了!”陆宇晗恼怒的瞪她一眼。

    陆夫人脸颊颤动了下,想说什么,又没敢说出来。

    她的女儿金枝玉叶,高贵无比,怎么可能向一个卑劣放荡的乡下女人低头?

    就算做错了,也要在气势上压她一头,把她踩在脚底下。

    陆锦珊暗自咬紧了牙关,内心的仇恨犹如海浪一般汹涌澎湃。

    她笃定花晓芃是想勾引秦如琛,那天在花园里,她就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跟秦如琛说些什么。

    贫民窟里的下贱胚子,什么龌蹉的事做不出来。

    她正想着,就看到陆谨言抱着陆初瑕走了过来,“陆锦珊,你可以不像花晓芃道歉,但必须向我和陆初瑕道歉。”

    陆锦珊差点没晕死过去,“我为什么要向你道歉?”

    “花晓芃是我的人,如果她犯了错,该由我来惩罚,你没有资格。现在你越俎代庖,不该向我道歉吗?”陆谨言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腾腾的吐出来,语气轻如羽毛落地,声音却冷冽如寒冰,让陆锦珊激灵灵的打了个颤栗。

    “大姐,你无缘无故的推我,也要向我道歉。做人要懂得尊老爱幼,你是家里的长姐,我们都是你的弟弟妹妹,你不爱护我们,还欺负我们,必须要道歉。”陆初瑕撇着小嘴,气鼓鼓的瞪着她。

    做错事,不肯道歉,还耍无奈的大姐,太讨厌了。

    陆锦珊气得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你们两个不要太过分了。”

    “快点,陆锦珊,道歉。”陆谨言阴鸷的瞅着她,眼神十分的硬冷,没有一点温度。

    花晓芃这才发现,陆谨言的冷不仅是对她,对自己的亲姐姐也是一样的。

    他就是寒冰系的,天生就自带一块冰山。

    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摇着陆夫人的胳膊,想让她解围。

    陆夫人看得出来,儿子对这件事不太高兴,女儿这样闹,也丢了他的脸面,就说道:“锦珊,向你弟弟妹妹道歉。”

    陆锦珊傻眼了,连母亲都不护着了,就没有台阶可下了。

    “对不起。”她不情不愿的嘀咕出了三个字。

    陆谨言冷哼一声,“以后你记好了,这个女人做错事,要由我来惩罚。”

    说完,他大步走到花晓芃面前,粗暴的拉起她的手,连拉带拽的离开了。

    陆宇晗和司马钰儿跟着走了。

    陆锦珊的目光落在了秦如琛的身上,眼泪汪汪的,满腹的委屈,但秦如琛眼里却闪过了一丝厌恶之色。

    “如琛,你以后一定要离那个狐狸精远一点!”陆锦珊走过来,想要拉住他,被他一把甩开,“我先走了。”

    不待她回应,他就径自朝外面走去。

    她气得直跺脚,“都是那个贱女人害得,都是她!”

    “行了,她待不了多久的,你也要收敛一点。”陆夫人劝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