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勾引我的男人
    第三十四章勾引我的男人

    这是什么印记,但凡有过一点经验的人都会知道。

    她的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

    陆谨言不是应该狠狠的教训花晓芃,把她扫地出门吗?

    怎么会跟她亲热?

    “花晓芃,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到谨言哥的办公室做了什么?”她是附在花晓芃耳朵边问的,声音恰出她口,入她耳。

    花晓芃冷冷一笑,转头,在她耳旁慢慢悠悠的说:“我们夫妻之间想做什么,关你一个外人p事。”

    肖亦敏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嘴巴仿佛被马蜂狠狠的蛰了下,几乎歪到了耳朵根子,“我们走着瞧,我一定会让你滚蛋!”

    “那我们就看看鹿死谁手。”她毫不畏惧的说。

    她已经看清楚了形势,像肖亦敏这样的人,即便你不招惹她,她也会主动来招惹你,就像头发上的口香糖,一旦黏住就很难清理干净,除非连着头发彻底清除。

    她不会再忍让,你敬我一尺,我就敬你一丈。

    她回到陆宅时,小萝莉已经放学了,拉着她的手要学陶笛。

    她就带着她去了湖边。

    “嫂子,你上次吹得曲子真好听,可以再吹一遍吗?”陆初瑕歪起小脑袋看着她。

    “好呀。”她微微一笑,坐到草地上,拿起陶笛,吹了起来。

    不远处,秦如琛正独自在湖边漫步,听到声音就被吸引了过来。

    笛声悠扬而空灵,仿佛一对久别的恋人在述说衷肠。

    这曲子好熟悉,他越来越觉得从前一定在哪里听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等花晓芃吹完之后,他就问道:“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情定三生,是我生日的时候,我的朋友为我写的。”花晓芃望着他,他的这张脸,总在无形中扯动着她痛苦的神经。

    “是那个跟我长得很像的朋友吗?”他忍不住的问道。

    “嗯。”她点点头。

    “他是搞音乐的?”他有些好奇。

    “算是吧,他在艺术上很有天分,会作曲,会画画。”她低低的说。

    “我也很喜欢音乐和画画,真可惜,他已经不在人世了,不然我们没准能成为朋友。”秦如琛遗憾的说。

    一点伤逝的痛楚浮现在了她的脸上,“应该是天妒英才吧。”

    她抬起眸子看着他,之前许若宸说他是个特别爱玩,特别会玩的人,喜欢冒险和刺激,像这样的人在性格上应该是放荡不羁、吊儿郎当的,但面前之人,却内敛而沉稳,很难和玩世不恭联系起来。

    秦如琛拾起一粒鹅卵石扔进了湖水里,“你吹得曲子,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就是不记得了。”

    花晓芃微微一怔,“不太可能吧,这首曲子是我朋友专门为我写的,他说只属于我们,从来没有发到过网上,也没有吹给别人听过。”

    这话让秦如琛更加的吃惊了。

    他很确定自己从前是听过的,只是想不起来了。

    “可以把你的陶笛借我用一下吗?”

    她点点头,把陶笛递给了他。

    他把手指放在了小孔上,动作很自然,就像是一种本能,“是这样放得吗?”他问了句。

    “对,你以前吹过吧?”她张大了眼睛,他手指摆放的姿势很优美,如果是第一次吹的人,手指都是僵硬的,不可能这么轻松自如。

    “我也不知道,好奇怪啊,我怎么觉得我以前好像吹过。”

    他有几分惊奇,把陶笛放到了嘴边。

    笛声慢慢的传了出来,刚开始的时候断断续续的,到了后面就顺了。

    他试着吹了一段花晓芃刚才吹过的曲子,像是凭着记忆,又像是凭着潜意识,连他自己连弄不清楚。

    “哇,姐夫好厉害哦,竟然把嫂子的曲子记住了。”陆初瑕惊叹的竖起大拇指。

    花晓芃的心里震荡了下,从前时聪也是这么厉害,听一遍就能把曲子记住,写下来。

    她想要站起来,但腿有些麻了,膝盖一软,又差点跌坐回去,秦如琛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当心一点。”

    不远处,陆锦珊走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一把怒火窜上她的眉梢,她暴怒的冲过来,二话不说,扬起手就朝花晓芃扇去。

    秦如琛没料到她会突然来这一招,来不及阻止,这一巴掌狠狠地落在了花晓芃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震荡湖畔,把陆初瑕都吓懵了。

    她用力很大,花晓芃白皙的脸颊显出了五道鲜红的指印,嘴角流出血来。

    “大姐,你为什么打嫂子?”陆初瑕冲过来,挡在了花晓芃的前面,想要保护她。

    陆锦珊气急败坏,一把推开了她,“小丫头片子,你给我滚开,这里不管你的事。”

    她只是个小孩子,哪里经得起她这么一推,踉跄了几步,就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呜……”陆初瑕哭了起来。

    花晓芃顾不上脸颊火辣辣的痛,赶紧去扶她,“小瑕,你没事吧?”

    “大姐疯了,我要去告诉爸爸和老大。”陆初瑕抹着眼泪,转身就往宅子跑。

    她得去搬救兵,免得大姐把嫂子打死了。

    秦如琛抓住了陆锦珊的胳膊,“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晓芃?”

    “晓芃,叫得还真亲热呀,这么快就被她勾引上了?”陆锦珊妒火中烧,恨不得找一瓶硫酸,泼在花晓芃的脸上,看她还怎么勾引男人。

    这话把秦如琛惹火了,“陆锦珊,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你以为我不知道她刚才在勾引你吗?我在那边看得一清二楚!”陆锦珊咬牙切齿,秦如琛越护着花晓芃,她就越生气。

    花晓芃的手指攥紧了,她最讨厌被诬陷,“我什么都没做!”

    陆锦珊正要咒骂她,就看到了火速赶来的陆谨言,他抱着还在哇哇大哭的陆初瑕。

    跟在他后面的还有陆宇晗,陆夫人和司马钰儿。

    看到花晓芃红肿的脸和挂着血的嘴角,陆谨言墨黑的冰眸变得极为阴深,仿佛被黑暗淹没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宇晗低吼一声,脸色铁青一片。

    “爸,花晓芃这个贱人勾引如琛,你赶紧上家法,好好教训她一顿。”陆锦珊挤了下眼睛,眼泪就刷刷的流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