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办公室内的惩罚
    第三十二章办公室内的惩罚

    她惊恐而慌乱,挣扎的想要爬起来,但身体已经被他有力的大手按住了。

    “这里是你的办公室!”她提醒道,唯恐他兽性大发。

    “你一直都是这么水性杨花吧?”他捏住了她的下巴,面目凶暴,眼光狰狞,浑身上下,都带着暴风雨的气息。

    强烈的恐惧把她包围了,“我做错了什么?”

    “知道背叛我的下场吗?”他的眉毛凶恶的拧结在一块儿,眼底闪烁着像狮子般狰狞的寒光,仿佛下一秒就会将她撕成碎片。

    “我没有背叛你,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她一瞬不瞬的回视着他,坦然不迫。

    这话并没有让他的怒意减少,她原本就不是个好女人,谎话连篇、心机深重、银荡无耻,否则婚前就不会跟那个野男人鬼混了!

    “你觉得,你的鬼话,还能瞒得过我吗?”他的胸腔在沉重的起伏,呼吸像鼓动着的风箱,灼热的怒气烫得她的脸隐隐作痛。

    “你要是不相信我,就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她挣扎的、呐呐的说。

    他低哼一声,走到办公桌前,抓起上面的ipad甩到了她的面前,“自己看。”

    里面有一组照片,是她和许若宸的。

    中午吃饭的一幕全部被偷拍下来了。

    角度拍的极为刁钻,让两人看起来相当的暧昧,就像是在偷.情。

    最关键的是,旁边的许若芳一点都不在镜头里。

    “你……你监视我!”她张大了眼睛,脸色在一刹那间变得惨白,血色离开了嘴唇,连声音似乎都在颤抖。

    这样子在陆谨言看来,就是做贼心虚,被抓了个现行,心虚了!

    他的怒火更盛,在胸膛不停的膨胀、膨胀,几乎要裂腔而出。

    “我没有这么闲,该死的绿茶表,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这是偷拍的角度问题,我们是三个人吃饭,他的妹妹许若芳也在。这个人故意没把许若芳拍进来,就是想要挑拨离间,诬陷我。”

    她的表情十分的坦然,乌黑的眸子清澈无比,没有一丝说谎的痕迹。

    他俊美的五官狰狞的扭曲着,狂暴的怒气根本就消散不开。

    照片里的她笑颜如花,一看就是在卖弄风情。

    之前她也是这么跟别的男人笑。

    但在他面前,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笑过。

    “我不是警告过你,不准再见许若宸吗?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他的声音极冷,如寒冰与寒冰的撞击,把整个办公室的温度都降到冰点以下。

    她攥起了拳头,扬起头盯着她,努力去把支离破碎的尊严拼凑起来,“我不是你的奴隶,我有交朋友的权利。我不会在你身边带太久的,等花梦黎回来,我就会离开,离你这个魔鬼远远的!”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明明就是矛盾的,是不能离开的,但她太气愤了,气极了,舌头已经不受控制了。

    陆谨言额上的青筋在跳动,脑海里掠过一阵狂暴的痉挛,让他想要把这个可恶的女人掐死。

    原来她嫁过来,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勾引许若宸不过是为了找个下家吧。

    “我睡过的女人,别指望还能找到下家,谁敢接盘,谁就得死!”

    “下家?你想太多了,从我同意代替花梦黎嫁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辈子是毁了。我不会找下家,离开你,我会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独自生活,一辈子一个人!”

    她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而有力的说,尤其是最后几个字,咬得极重。

    那野性的、倔强的、不驯的神色从她的眼睛里浮现出来。

    它们可以让他的肾上腺素激增到极点,把他强烈的征服**全部调动起来,让他失去思想,失去理智,失去自控能力,想要要狠狠的攻城夺地,用自己强悍的男性力量,强迫她屈服,匍匐在他的脚边。

    “你只能祈祷有得偿所愿的一天。”他抓起她的衣领,暴力的撕开了,纽扣一颗一颗叮叮咚咚掉落在地板上。

    “不要!”她惊恐的尖叫,“这里是你的办公室!”

    他怎么可以在这里强要她,出去之后,她要怎么面对同事?

    陆谨言根本就不理会她,眼底疯狂的吐露的火焰,那是怒火,还有欲火,

    她一无是处,浑身毒点,唯一还能勉强算得上一点价值的地方,就是供他发泄。

    他要把这点剩余价值,榨干、榨尽!

    他的动作接近粗暴的边缘,没有一丝温情,只有**。

    布料撕裂的声音不断在空气中响起。

    他讨厌她,似乎连她的衣服也附带着讨厌,每次都要给她撕成碎片。

    他是那样的伟岸、强大,在他面前,她就是只蚂蚁,没有丝毫的抗争能力。

    “不要,我待会还要工作,求你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含着泪,乞求。

    他无动于衷,身体和大脑都已被荷尔蒙和强烈的征服欲控制。

    他很清楚,她从来没有真正的屈服过他,哀求、温顺、虚弱都是假象,她的利刺都藏在骨子里,只有被刺激,才会透露出来。

    “伺候我,是你首要的义务,无论在哪里!”

    他把她翻了过来,抓住她的腰,逼她挺起身体背对自己。

    这个羞耻的姿势让她感觉自己就是个技女,在等待着瓢客的进入。

    她的身体逐渐的僵硬了,像石头一般,手指紧紧的攥住了沙发的扶手。

    这是她无声的反抗,每一次,她都是这样来回应他的侵犯!

    他感觉到了,愤怒和征服欲同时膨胀到了极点,迫不及待的挺身而入!

    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吭一声。

    他的进攻一次比一次猛烈,无休无止,泪水和汗水浸湿了她的面庞。

    不知为何,她残留的意识里,突然就想到了酒店里那个男人。

    那天晚上,他也是这样的可怕,这样的强悍,许久都不肯放过她。

    她晕过去,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侵略还在继续。

    但是今天,她不能让自己晕过去,她还要工作,还要去面对同事的猜测和质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