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装贤惠,讨欢心
    第三十章装贤惠,讨欢心

    “老大,你干嘛压在嫂子身上,你这么重,会把她压死的。”陆初瑕一脸受惊过度的模样!

    陆谨言眼前一排草泥马飞驰而过,“小丫头,你躲在柜子里干什么?”

    “我就是跟你们开个玩笑,吓吓你们,没想到看到你正在欺负嫂子。我要告诉爸爸去,你让嫂子睡地板,还压在她身上,要打她,你太坏了。”陆初瑕说完,小嘴一瘪,哇哇大哭,仿佛被欺负的人是自己。

    陆谨言狂汗,“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打她,我们是在……玩游戏。”

    “对对对。”花晓芃头点得像小鸡啄米,爬起来,搂住了小萝莉,“小瑕,乖,别哭了。我跟你老大每天晚上都会玩角色扮演的游戏。今天他扮演的是大魔王,我是他的女佣,女佣当然要睡地板了。如果明天,我当了女王,他变成了男仆,也要睡地板的。”

    “那他为什么压在你的身上呀?”陆初瑕吸了吸鼻子。

    “这是大魔王和女佣在摔角搏斗,你要不出来,我就会骑到他的身上了。”她讪讪一笑,好尴尬的解释。

    陆谨言脸上划过一道讥诮之色。

    不愧是说谎的惯犯,很擅长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陆初瑕只有**岁,孩子就是孩子,听她这么一说,就信以为真,破涕而笑,“我下次能跟你们一起玩吗?”

    “如果你能保密,不对任何人说的话就可以。”花晓芃微微一笑。

    “好吧,我保证不说。”她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拉起了花晓芃的手,“嫂子,我想跟你一起睡。”

    “好呀。”花晓芃眼睛一亮,二话不说,立马答应。

    她正愁要怎么摆脱大魔王的侵略呢,小萝莉真是她的大救星。

    最好天天都能跟她睡,远离修罗魔王,珍惜生命。

    见她灰溜溜的逃走,陆谨言郁闷无比,他已经欲火焚身,得该死的冲凉水降火了。

    另一个房间里,陆初瑕很快就睡着了。

    花晓芃还没有睡意。

    许若宸发来了微信,“听说你的公公大人和小妈回来了。”

    “你消息还真灵通。”花晓芃发过去一个鬼脸。

    “一入豪门深似海,我猜你在陆家的日子并不好过,如果不能在你公公面前好好表现一下,让他成为你的坚实靠山,你以后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许若宸回给她一个担忧的表情。

    “我该怎么表现呢?”她叹了口气。

    许若宸传来一个文档。

    “这本豪门媳妇实用宝典,你拿过去好好研究一下,这可是集数十位豪门太太成功翻身的经验编写的,仅供内部传阅。”

    花晓芃倒吸一口气,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书?

    “既然是内部传阅,你怎么会有?”

    “从我老妈书房里偷出来的,发给你的是影印本。”许若宸嘿嘿一笑。

    “谢谢啦,我马上研究一下。”花晓芃感激涕零。

    一定是上帝可怜她被陆家三座大山压迫,才安排了许若宸这个天使来帮助她。

    宝典就是宝典,花晓芃只看了前面几张,就感觉醍醐灌顶,脑力大增。

    第二天,她很早就起来了,炖了一大锅汤,又做了早餐。

    虽然陆夫人和陆谨言嫌弃,尝都不会尝一口,但还有公公和小妈嘛。

    按照宝典攻略,他们就是她要争取的人,必须要好好的孝敬他们,把好感度提升到100+。

    陆宇晗喝了一口汤,赞不绝口,“难怪妈喜欢喝,真的很好喝。”

    司马钰儿温和一笑,“晓芃这孩子心灵手巧,嫁进陆家,是她的福气,也是陆家的福气。”

    陆夫人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却低哼一声,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这样的女人做你的儿媳妇,你就不会这样夸了。

    “妈妈,汤真好喝,虾饺也好吃,我真喜欢新嫂嫂。”陆初瑕把整个虾饺都塞进了嘴里,吧唧吧唧吃得很开心。

    “慢点吃,别噎着了。”司马钰儿疼爱的抚了抚她的头。

    “妈妈,昨天晚上我跟嫂子一起睡,嫂子给我讲得故事可好听了,我可以每天都跟嫂子一起睡呀。”陆初瑕眨巴着大眼睛,一本正经的说。

    司马钰儿噎了下,佯嗔了她一眼,“瞎胡闹,以后不能再拉着嫂子睡了。”

    “为什么呀?”陆初瑕一脸的困惑。

    “嫂子是大哥的妻子,要跟大哥一起睡。”司马钰儿说道。

    “哦,我知道了,他们要一起睡,才能生出小宝宝来。”陆初瑕顽皮的吐吐舌头,学校有开设启蒙教育,所以这方面的事,她懵懵懂懂的知道一点。

    花晓芃有些囧,脸颊飘上了两抹红晕,“小瑕瑕,哥哥晚上不回来的时候,我就陪你睡,好吗?”

    这原本只是她哄孩子的无心之语。

    没想到引来了陆宇晗的关注,“谨言经常不回家吗?”

    “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赶紧摆摆手,“谨言最近工作比较忙,有时候应酬晚了,就没回来。”

    陆宇晗点点头,没有再多问。

    陆谨言是最后走进餐厅的。

    他没有喝汤,也没有吃早餐。

    脏女人的手艺肯定不怎么样,关键是脏,吃下去会恶心、反胃。

    但他不能在父亲面前表现出明显的嫌弃,以免父亲察觉到他们恶劣的关系,就借口开会,要早点去公司,匆匆往外走。

    花晓芃习惯了,知道他不会吃,但作为一个贤惠的女人,是绝对不能无动于衷的。

    她抱起桌上的保温盒,跟了上去,“谨言,我替你把早餐打包了,带到公司去吃吧。”

    一道犀利的冷光从陆谨言眼底闪过,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了,她是装的。

    想在父亲面前装贤妻,讨他欢心。

    真是心机深重,惹人讨厌!

    “你应该知道,脏东西,我从来不吃。”他的声音很小,恰出他口,入她耳。

    “没关系,你可以提出去扔掉。”她几乎用着唇语在说话,嘴角裂的大大的,夸张的假笑,让陆谨言觉得辣眼睛。

    “我现在就扔掉。”他接过保温盒,手指微微一松,保温盒就掉到了地上,“啪嗒”一声传来内部碎裂的声音。

    花晓芃捡起来,打开盒子,一块玻璃碎片掉出来,扎破了她的手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