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死也不会放过你
    第二十六章死也不会放过你

    她害怕极了,拼命的告诉自己,不能慌。

    一慌就真的完了。

    就在狼哥肥大的身体压上她的一瞬间,她大声叫道:“等一下!”

    狼哥喘了一口粗气,“你要等什么?”

    她魅惑一笑:“狼哥,反正我也跑不掉了,不如你让他们都出去,我陪你好好的玩玩。你说我们俩在一起爽快,旁边一堆人看着,就像在演岛国片,多没意思呀?”

    狼哥一双老鼠眼乐呵呵的眯成了一条缝,“说的有道理,你还挺识相的。”

    女人身体太干涩,硬挤进去也没意思,水灵灵的才舒服。

    “老大,别听这女人的,赶紧上吧。”光头仔早就等不及了,只等着老大爽完了,自己赶紧爽一爽。

    狼哥一巴掌朝他扇了过去,“奶奶的,急什么,老子玩够了,自然轮到你,都给老子滚出去。”

    马仔们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花晓芃倒了一杯冰冻的果汁,递给狼哥,“狼哥,你的声音真好听,要是进到歌坛,肯定是歌神,我最喜欢声音好听的男人了。你唱首歌给我听吧。”

    “哎呀,直接干正事,唱什么。”狼哥不耐的搓了搓裤子。

    “你一边唱我一边给你按摩,我可会按了,等我按过之后,你就能金刚不倒。”花晓芃嘿嘿一笑。

    “这个可以有,让我看看你的本事。”狼哥淫邪一笑,满脸的肥肉都在颤动。

    花晓芃给他点了一首歌,他拿起话筒开始唱了起来,花晓芃用一只手给他按摩,另一只手偷偷掏出手机发信息求救。

    她的心里只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许若宸,一个是陆谨言。

    犹豫了一秒,还是发给了陆谨言:我在明珠量贩ktv,救我。

    发完之后,她又拨了电话。

    这个时候,陆谨言正在车上,旁边还有finn。

    看到来电显示,他有点吃惊。

    这是蠢女人第一次给他打电话,“什么事?”

    里面没有回应,只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小美人,待会哥一定跟你大战十二个回合,让你欲仙欲死……”

    一点嗜血的阴戾之色从他脸上掠过,“五分钟赶到明珠量贩ktv!”

    司机猛地一打方向盘,车子风驰电掣的飞了出去。

    这里离ktv并不远,五分钟完全赶得到。

    狼哥被花晓芃按得血脉扩张,直接把话筒一扔,扑了过来,“行了,小美人,来吧。”

    花晓芃掏出藏在背后的防狼喷雾,对着他的眼睛使劲一喷,他痛得嚎啕大叫。

    “你去死吧!”花晓芃又对着他的胯.下,狠狠一脚直踹了过去,他捂住命根子,哎哟一声倒在了地上。

    音响的声音很大,门外的人根本就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但花晓芃要冲出去才行。

    她换上了防狼强光手电筒。

    外面只有两个人,当门被拉开的一瞬间,强烈的光束射来,两人的眼睛顿时短暂的失明了。

    她趁机冲了出去。

    下面一层的楼梯口,另外两个人蹲在那里抽烟,她要下去肯定被他们逮住,只能往上跑,天台应该还有其他的出口。

    楼道里的嚎叫声,很快就惊动了这两个人。

    但她跑到天台的时候,他们就追了过来。

    天台并没有其他的出口。

    她拼命的跑,一直跑到了尽头,再无路可逃!

    狼哥在马仔的搀扶下,哼哼唧唧的走了上来。

    他暴跳如雷,脸上的横肉在不停的抖动。

    “小贱人,看你还能往哪里跑,老子现在就干死你!”

    花晓芃爬上了护栏,“你们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你跳啊,你跳下去了,老子把你拖上来奸尸!”狼哥恼怒的咆哮。

    她望着下面如浓墨般漆黑的夜色,一滴泪珠坠落下来。

    如果跳了,小锋怎么办?爸妈怎么办?

    如果不跳,就会被他们轮流的糟蹋,生不如死。

    陆谨言原本就嫌她脏,她要被轮了,就等于让他颜面扫地,他肯定会像扔垃圾一样把她扔进垃圾桶。

    她也救不了小锋了。

    马仔们的淫笑声在空气里回荡,她觉得恶心无比,宁可死,也决不让这些混蛋碰她。

    “你们这群王八蛋,老娘死了就变成厉鬼来找你们索命!”她把心一横,转过了身。

    就在她闭上眼睛,准备纵身一跃的刹那间,一只铁臂伸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揽住了她的身体。

    他用力的一拉,因为力量过大,两人都跌倒在了地上。

    她以为是马仔,拼命的挣扎,疯狂的踢打,“放开我,混蛋,我死也不会让你们碰我的!”

    “蠢女人,是我!”一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平时这个声音,冰冷无比,让她忍不住的打哆嗦,而此刻,它就仿佛天使的笛音,从天而降。

    她剧烈的震动了下,猛然回头,望见那俊美无比的面庞时,一行清泪忍不住的夺眶而出。

    陆谨言的心头有一根神经悄然扯动了下,“你还真跳!”

    “不跳怎么办?”她抽噎了下,使劲的甩甩头,把脸颊的泪水甩掉了,仿佛想要掩藏自己的脆弱。

    “不怕死?”他微微挑眉,语气淡淡的,隐没了所有的感情。

    “怕,但更怕被糟蹋。”她的脸色依旧惨白如纸,望着他的眼神坦白的就像是透明一般。

    他冰冷的嘴角轻轻的颤动了下,像是被融化了,“待着别动。”

    放开她,他站起身来。

    黑暗里,狼哥和马仔们已经被finn打得趴下了。

    “我不知道是陆少的女人,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狼哥满嘴的牙都被finn打没了,用着牙梆子模糊不清的求饶。

    下午吃饭的时候,他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说明珠ktv201包厢会有一个大美女,他信以为真,就带人赶了过去。

    他是这一带的地头蛇,好色无比,强歼过不少女人,只要被他看中的,都逃不过魔掌。

    他还用各种恐怖手段威胁对方,让对方不敢报警。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次会玩砸了。

    一点嗜血而凛冽的杀意从陆谨言的冰眸一闪而过,狰狞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