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猪神附体
    第二十二章猪神附体

    晚饭之后,陆锦珊上楼去换衣服了,她每天要换三套衣服,上午一件,下午一件,晚上一件。

    陆谨言陪着陆夫人去花园散步,客厅里就只剩下花晓芃和秦如琛。

    想到花园里的一幕,花晓芃有些尴尬,“姐夫,花园里的事,我很抱歉,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我认错人了,你跟我一个朋友长得特别像,我以为是他。”

    “原来是这样,没关系。”秦如琛温和一笑,嘴角扬起一弯迷人的弧度。

    花晓芃看着他,神情有些恍惚。

    阿聪笑得时候,也是这样好看,这样迷人,就仿佛温暖的阳光洒落在湖面上,泛动着微微的波澜。

    “真像呀。”她喃喃自语。

    “真的很像吗?”秦如琛笑着问道。

    “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她低低的说。

    “那我应该见见他。”秦如琛挑眉,有了一点好奇。

    她摇摇头,一抹伤逝的悲哀浮上面庞,“你见不到了,他去世了。”

    “对不起,我很遗憾。”秦如琛露出了抱歉的神色。

    “没关系。”她垂下了眸子,浓密的长睫毛遮住了眼中的泪花。

    这时,陆锦珊走了下来,她换上了一件淡紫色衫裙,性感撩人。

    “漂亮吗?”她一个轻盈的旋转,坐到了他的腿上。

    “漂亮。”他宠溺一笑,蜻蜓点水的吻了下她的唇。

    花晓芃像是被刺了下,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搓了搓手,“我先上楼了。”

    虽然知道他不是阿聪,但看着这张一模一样的脸,亲吻着别的女人,她的心里还是隐隐作痛。

    等她消失在楼道上,陆锦珊轻蔑一笑,“花家的人可真走运,一颗子弹就换来了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

    “她变不变凤凰,是你弟弟的事,跟你没关系,不要瞎掺和了。”秦如琛皱了下眉头。

    不知为何,听到她如此讥讽花晓芃,他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不悦。

    陆锦珊瘪瘪嘴,“我就是不喜欢家里有蛀虫。”

    花晓芃在她眼里就是下等人,浑身都弥漫着破烂的味道,只能当佣人,怎么可以做弟妹?

    “蛀虫又怎么样,你们陆家又不是养不起。”秦如琛站了起来,觉得里面挺闷的,想到外面去走一走。

    陆锦珊赶紧跟在了后面,“别理会她,她就是个外人……”

    花园里。

    陆夫人在碎石小径上,慢慢踱着步,“谨言,你最近要多回来住,快点让花晓芃怀孕,她早点生下孩子,就能早点打发她走。”

    “妈,我自有分寸,你就不要管了。”陆谨言皱了下眉头,他根本就不想让花晓芃怀孕,肮脏的蠢女人没资格给他生孩子。

    “我也不想管你,但是贪婪的女人留在家里久了,终究会是个祸害。”陆夫人眼底闪过了一道极为阴鸷的寒光,家里已经有一个毒瘤了,不能再来一个祸害。

    陆谨言幽幽的瞅了母亲一眼。花晓芃确实满身的恶习,贪财、撒谎、水性杨花……从上到下,找不出任何优点,除了能供他发泄,再无其他用处。

    “先把你女儿嫁出去再说。”他似笑非笑,这话,像是在转移母亲的心思。

    陆夫人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锦珊的婚事,我一点都不担心,秦家跟我们既是世交,又是亲家,锦珊嫁过去,是锦上添花,亲上加亲。”

    不像花晓芃,就是个乞丐,嫁过来连鸡肋都不如。

    “你不担心就好。”陆谨言耸了耸肩,语气轻描淡写。实际上,对于姐姐的婚事,他并没有母亲那样的乐观。

    秦如琛对姐姐未必就是真心的。

    当他回到房间时,花晓芃已经铺好地铺,钻进被子里假装睡着了。

    她害怕陆谨言,和他关在同一个房间里,她感到压抑无比,无法正常的呼吸,心脏在紧张和不安中跳得飞快。

    长此以往,肯定会得心脏病。

    唯有挺尸装死是最好的办法。

    陆谨言阴郁的瞟了她一眼,每次进房间,这个女人都在睡觉,把猪的属性都占全了,难道上辈子真是一头猪?

    花晓芃一点睡意都没有。

    秦如琛的到来勾起了她对阿聪所有的回忆,痛苦和遗憾像厚重的乌云,死死的压在她的心头。

    当他进来时,所有的思绪都被迫中断,她的五官和脑子都要用来戒备修罗魔王了。

    她竖着耳朵,聆听着被子外的一切动静。

    茶几上,她的手机响了一下,淘宝有消息进来。

    陆谨言无意识的扫了一眼,狠狠一震。

    上面有笔交易信息,出售的商品是一件爱马仕限量定制的衬衣。

    这件衣服,他很熟悉。

    是前两天吩咐佣人清理走的,怎么跑到淘宝里去了?

    他惊讶的拿起手机,打开她的店铺,里面满满68件商品,竟然都是他的“废品”:衣服、鞋子、皮带、领带……

    蠢女人是在废品回收吗?

    竟然把他不要的东西全都拿到网上去卖了。

    看生意,还挺红火的。

    她该死的到底有多爱钱!

    花晓芃也听到了手机的声音,但没想过陆谨言会看到,当被子被粗暴的掀开时,她一双大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惊悸而惶恐。

    “原来你没睡着,在装死!”陆谨言冷哼一声,薄唇划开极为幽讽的冷弧。

    “睡着了,又醒了。”她嗫嚅的说。

    陆谨言抓起茶几上的手机,扔到了她的面前,“生意不错嘛。”

    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

    上次派对的晚礼服,她挂到淘宝上去卖,很快就有人买走了。她灵机一动,就想到把他不穿的、扔掉的物品都拿到网上去卖,变废为宝,为自己挣一笔小钱。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他发现了。

    “这些衣服、配件都挺新的,扔掉太可惜了,我拿去卖,可以二次利用,再次实现它们的价值。”

    陆谨言并没有发火,而是促狭一笑,“可以,你尽管卖,不过我要分成。”

    她狠狠的呛了下,吐血三升,倏的从地铺上跳了起来,仿佛被活生生割了块肉,“你这么有钱,还会缺这点小钱吗?”

    陆谨言讥笑,她不仅是猪神转世,还有葛朗台附体!

    “这是我的衣服,我难道不该收回成本吗?”

    她耷下了脑袋,郁闷的要命,可东西是人家的,想不同意都不行啊。

    “你想怎么分?”

    “我七,你三。”他桃花眼微眯,绽出一点狡狯的冷光。

    纳尼?

    一股怒火冲向了她的头顶,这不止是割肉,而是割肝、割肾、抽血、抽骨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