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你是不是喝了孟婆汤
    第二十一章你是不是喝了孟婆汤

    她不顾一切的跑了下去,像一阵疾风。

    唯恐他又走了,不等她了。

    她要跟他走。

    无论是进天堂,还是下地狱,她都不在乎。

    即便遭到陆谨言的责罚,即便受到陆夫人的唾弃,她也无所谓。

    她只要他,只想跟他在一起!

    一口气跑到花园里,男子已经不在了,玫瑰花田里空空如也。

    “阿聪——阿聪——”她扯开嗓子,拼命的叫喊。

    一个低沉而极富磁性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你在找人吗?”

    那声音如此的熟悉,又如此的不真实,仿佛是从她的梦里传来,“阿聪!”

    她猛地一甩头,那帅气而阳光的面庞映入了她的眼帘。

    他是真实的,清晰的,就站在她的面前,不是幻影。

    “阿聪,我以为你走了,不等我了,又像上次一样。”泪水像开了闸的洪水,从她眼眶里倾泄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但那是喜悦的泪水。

    男子看着她,眼睛里带着困惑而探究的神色。

    这张清新而纯美的小脸,似乎在哪里见过,有些熟悉,但是脑子里没有一点印象。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她抽噎了下,狠狠一震,“阿聪,你是不是喝过孟婆汤,不记得我了?”

    男子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你是陆家的人?”

    “我……”她噎住了。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跟陆谨言之间的关系。

    正在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一个尖脆的声音,“她是我的便宜弟妹,叫花晓芃。”

    那惯有的、锐利的、嘲弄的语气,不用看都知道是傲慢的大姑子陆锦珊。

    她扭着杨柳腰,走到了男子面前,张开双臂环住他的脖子,主动送上红唇。

    男子回吻住了她,深情的、温柔的、投入的,仿佛此刻眼前只有她,花晓芃和周围一切的事情都被屏蔽在了外面。

    花晓芃仓惶的后退,睁大了眼睛,感觉一记惊雷从天空中劈下来,狠狠的击中她的天灵盖,让她天旋地转,整个人都像被雷电劈焦了。

    他不是阿聪吗?

    不是从地府回来拯救她,帮她脱离苦海的吗?

    为什么会和陆锦珊在一起?

    她的眉梢颦蹙在了一块,嘴里轻轻的吸着气,身体里某根神经在剧烈的疼痛,以致她不得不扶住旁边的树干,用手按住了胸口,不让自己因为窒息而倒下去。

    “你傻愣在这里干什么?”

    陆谨言如疾风般的席卷过来,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想把她拉走。

    他在老远就看到了她,像个电灯泡站在旁边,一点都不识趣。

    他用力过大,强烈的眩晕袭来,让她站不住脚,踉跄的跌进了他的怀里。

    “谨言,你的廉价老婆也想秀恩爱呢?”陆锦珊讥诮的笑了起来。

    花晓芃没有心思去理会她,她的目光落在草地上,男子的影子清晰的映在上面,如横斜的泼墨。

    鬼是没有影子的,他是人,不是鬼!

    “我不知道家里来了客人。”她的声音虚弱而无力,就像是濒死之人在弥留之际,吐出的一口浊气。

    “他是秦如琛,锦珊的未婚夫。”陆谨言轻描淡写的说。

    花晓芃一阵痉挛,感觉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强烈的失落如黑色的滚滚浊流汹涌的扑来,把她一重一重死死的卷进了绝望的漩涡里。

    他不是阿聪,只是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是她弄错了?

    “对不起,打扰了。”她呢哝着,像是在自言自语。

    她的眼前发黑,只剩下最后一丝力气了,必须在倒下之前,离开这里。

    希望和失望,天堂和地狱就只有一线之隔。

    刚才,她是那样的兴奋,那样的激动,仿佛飞上了云端。

    现在,她被一脚踢了下去,犹如一个自由落体,跌入万丈深渊。

    剧烈的落差不仅能让她粉身碎骨,还能令她魂飞魄散。

    勉强直起身体,她朝前蹒跚的走了两步,膝盖在发抖,每一步都像踏在泥泞之中。忽然,她脚踝一软,就歪了下去,陆谨言眼疾手快抓住了她。

    “没用的东西。”他以为是昨天侵略的太过猛烈,她又一天没吃东西,虚脱了,就一把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他还要慢慢的折磨她,狠狠的征服她,在把她的刺都拔光之前,在她彻底的、完全的屈服之前,不能死!

    回到宅子里,佣人就来告知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她没有胃口,虽然肚子里空空的,一整天都没有进一粒米,但她什么都吃不下,心神飘荡在过去的回忆中。

    她的心里一直犹如排山倒海,好似万马奔腾,难以平静。

    坐在对面的男子,长得真像阿聪啊,难道世界上真的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

    看她一粒米一粒米往嘴里送,陆谨言有些恼火,叫来佣人拿了一个大钵子,装满饭,又夹满菜,搁到了她的面前,“今天不吃完,不准离开餐厅。”

    他的语气霸道的要命,那架势就是在喂猪。

    老实说,在他的眼里,她确实就是一头猪,又脏又蠢又笨,一无是处!

    她受惊不已,游离的思绪一下子就被拉了回来。

    “我吃不了这么多。”

    “必须吃,手感比干煸四季豆还差。”陆谨言桃花眼一瞪,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

    昨天晚上,才四次就晕过去了,真是没用!

    她风中凌乱,真想找块地洞钻进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露骨的形容她,真的不需要顾及一下吗?

    ”乳鸽汤最补身体了,我想多喝点汤,吃这么多的饭,就喝不下汤了。”她极为小声的解释。

    “马上喝。”他蛮横的命令。

    下次再一副弱不禁风,快要晕倒的模样,就直接扔进养猪场催肥!

    陆夫人瞅着儿子,在她看来,儿子是想让花晓芃早点怀孕。

    女人把身体补好了,才容易受孕。

    所以她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和蔼的招呼着准女婿,“如琛,多吃一点,家常便饭,不要客气。”

    “谢谢妈。”秦如琛微微一笑,眼睛偷偷朝花晓芃瞄了一眼。

    在花园,她语无伦次,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还以为脑子有些问题呢。

    现在看来,好像还挺正常的。

    “阿聪,你最喜欢吃的咕噜肉。”陆锦珊夹了一块肉给他。

    花晓芃的心抽搐了一下。

    阿聪也喜欢吃咕噜肉,特别是她做的。

    难道又是一个巧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