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让他看着我们做
    第二十章让他看着我们做

    一阵冷风从湖面吹过,树叶飒飒作响,纷纷飘落在地上,那啪哒啪哒的声响,仿佛有人在踯躅走动。

    “阿聪!”她下意识的跳了起来,张大了眼睛,往四处观望,“阿聪,是你来了吗?你来看我了吗?”

    身后,一抹巨大的阴影横亘过来,把整片月光都遮住了。

    “阿聪!”

    她猛然回头,满副期待和激动万分的表情在见到来人的一瞬间,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震惊和惶恐。

    “你……你怎么在这里?”

    陆谨言把她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心头的怒火更盛的。

    肮脏的女人,满嘴谎言,满腹心机,时刻在刷新他厌恶的底线!

    “你在干什么?”他的声音极为低沉,竭力维持着短暂的平静。

    “今天是七月半,我给去世的朋友烧点纸。”她支支吾吾的解释。

    “是昨天你看到的那个鬼吗?”他深邃的冰眸在月光下闪烁着幽幽的寒光。

    她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忐忑不安的点点头。

    他冷笑一声,从草地上拿起了一件还未焚烧的纸衣服,“一个女鬼为什么要穿男鬼的衣服?”他的语气不再平静,像海底潜伏的地震,带着海啸前的阴沉和激荡。

    她的心骤然之间跳到了嗓子眼,卡在那里七上八下,“她喜欢穿……中性的衣服。”

    她结结巴巴的解释,话音还未落,一声巨响在耳旁猝然响起,陆谨言暴怒的一脚踹在了铁桶上。

    铁桶飞了起来,连带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在黑暗中划开一道狰狞的火弧,然后“咚”的一声落进了湖水里,溅起巨大的浪花。

    花晓芃觉得下一个被踢出去的就是自己了,惊叫的捂住头,蹲到了地上。

    他的怒火并没有平息,反而越烧越烈,越烧越疯狂,仿佛要把入眼的一切都烧成灰烬。

    “谎话连篇的心机女!”他粗暴的抓起她的衣服,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她拧起来,重重的扔到了地上,然后欺身而上,五指捏住了她的下巴,“说,这个野男人是谁?”

    她背脊发凉,舌尖发冷,喉中发紧,心中发痛,皮肤上都起了一阵悚栗。

    他的力道很大,她感觉下巴都要被捏碎了,疼的蹙紧了眉头,嘴巴也被他捏的变了形,想要发声却发不出来,只能模糊不清的嗯哼了两声。

    他似乎察觉到了,微微的松开了手指。

    她艰难的咽了下口水,缓解喉咙的痉挛,结舌的,口吃的,吞吞吐吐的说:“他不是野男人……是我以前的男朋友。”

    他应该已经猜到了,如果再编个幌子,肯定会火上浇油。

    与其被他撕成碎片,还不如坦白。

    一抹嗜血的杀意浮上了陆谨言的面庞,让他俊美的五官狰狞的扭曲了。

    她的第一次就是给了这个男人吧?

    “你还想着他?”

    她没有回答,直直的盯着他,眼光迷惘、恐惧而困惑,还带着抹无法言喻的矛盾,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最后,她用着一种瑟缩的语气问道:“你希望我怎么说?”

    “说实话!”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极力忍住要把她捏死的冲动。

    她抿了抿干燥的嘴唇,鼓起勇气,“想,我很想他,但是他已经死了,就算我再想,他也不会回来了。”

    “不准想!”他一拳暴怒的砸来,她惊悸的闭上眼睛,以为下一秒头就会被砸爆。

    但她没有感到痛,耳边传来一声闷响,一阵飓风呼啸的掠过了她的碎发。

    瑟瑟的把眼皮拉开一条缝,她看见他坚硬如铁的拳头落在了身旁不到一公分的草地上。

    草地陷下了一个巨深的坑,几乎把他的拳头都埋了进去。

    “花晓芃,你当了我挂名的妻子,就必须对我忠贞不二,不管你从前有几个野男人,统统格式化!”

    一丝凄迷的、悲哀的、惨烈的笑意从她嘴角浮现出来,“陆谨言,你难道从来都没有爱过一个人吗?”

    爱?

    她竟然用这个该死的字眼,他感到无比的讽刺,无比的愤怒,无比的抓狂!

    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过这个字,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女人值得他使用这个字眼。

    “你爱那个野男人?”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躁的扭绞起来,胸膛沉重的鼓动,仿佛里面翻涌着惊涛骇浪。

    “是,我爱他。”她坦然不迫的、不疾不徐的说,每一个字都像是对他倔强的挑衅。

    他深黑的冰眸闪动了下,一抹难以形容的,极为阴森的冷弧从嘴角扬起,犹如鬼风拂过。

    “你说,野男人的鬼魂,是不是正在看着我们?”

    她剧烈一震,不明白他的意思,眼睛下意识的朝周围望了望,“如果他来了,肯定会救我,不会看着我被你欺负!”

    “好,我看他要怎么救你!”他抓起她的裙子,暴力的一扯,就撕成了两半。

    她惊恐万状,“你要干什么?”

    “让你的野男人看清楚,谁才是你的主人!”他的眼睛燃烧起了如野兽一般疯狂的火焰。

    恐怖和震惊使她的脸色在瞬息间变得一片惨白,血色离开了嘴唇,她开始颤抖,抖得连地面似乎都在晃动。

    她张开嘴,因为喉咙的痉挛而发不出声音了,只能对他摇头,祈求的,悲切的,哀恳的摇着头,许久之后,才费力的吐出了哀痛的,像垂死般的声音,“不要在这里,不要在这里!”

    他毫不理会。

    沉寂而冰冷的空气里,不断传来布料被撕碎的声音。

    白花花的她,趴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宛如初春还没来得及融化的残雪,一捏就会碎了。

    月光在大树后面投下一道道的阴影,或许阿聪就站在那片阴影里,悲伤的看着她,被撒旦般的男人凶猛的掠夺。

    但他没有办法救她,他只剩下一缕幽魂了!

    她的手指扎进了泥土里,攥紧了草根,泪水一滴一滴的砸落……

    月亮往西边沉去,她晕倒在了草地上。

    醒来的时候,是在房间里,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挣扎的爬起来,沐浴之后,她穿好了衣服,把昨晚的狼狈和痛楚都掩藏了起来。

    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她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窗子正对着花园。

    她朝盛开的玫瑰花田扫了一眼,就这一眼,就让她的眼珠再也无法转动了。

    剧烈的惊悸穿过了她的身体

    在那一片花海中,伫立着一抹高大的身影。

    他温文如玉的面庞,如阳光般灿烂的微笑是她脑海里一辈子都磨灭不了的印记。

    “阿聪!”

    她揉了揉眼睛,唯恐又是自己的幻觉,但影子没有消失,还在那里!

    是阿聪,真的是阿聪!

    他是来找她的,是来救她的吗?

    是不是昨天他看到她被蹂躏,求阎王爷开恩,把他放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