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你竟然敢说谎!
    第十九章你竟然敢说谎!

    她花容失色,慌忙拿外套遮住了身体,又羞又恼,“洗洗还能穿的。”

    “把这些垃圾全都给我扔掉,不要再让我看到。”他深黑的冰眸里喷出了一道火焰,不知是在生气,还是看到她的身体产生了生理反应。

    她惊恐,唯恐他又兽性大发,赶紧躲进衣帽间,锁住了门。

    她是不会把旧衣服扔掉了,扔了就得买新的,她不能乱花钱,要给小锋存医疗费。

    看到手里的外套,她眼里闪过了一道狡狯的光芒。

    阿玛尼限量定制版,全球仅此一件,如果拿到淘宝上去卖,没准能卖个好价钱。

    **丝想装逼撩妹,买这种便宜的奢侈品是最划算的。

    第二天,去到公司,肖亦敏也来了。因为那点腿伤,她休了好几天的假。

    张燕也来了,她是来收拾东西的。

    泼开水的当天下午,她就收到了人事部的通知,她被炒鱿鱼了。

    她郁闷不已,借口受伤,一直没来办手续。

    这消息,总裁办不让外传,所以除了人事总监和主管,没人知道。

    人人都以为要被fire的是花晓芃,没想到会是张燕,大跌眼镜。

    “不是应该炒掉花晓芃吗,怎么会是张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总裁明明把花晓芃叫去问话了,怎么被炒掉的反而是张燕?”

    “是你都想错了,总裁公私分明,才不会因为肖亦敏的个人恩怨,就炒掉新员工的。张燕这次是抱错大腿了。”

    “你们没发觉,花晓芃挺幸运的吗?刚来就能进总裁办公室,那地方连肖亦敏都没进去过呢?”

    ……

    大家在微信群里议论纷纷。

    花晓芃埋头工作,不想理会那些人的议论,不过,她可以感觉得到,他们的眼光又不同了,有人见到她时,还会微笑的打声招呼。

    这是洗清冤屈了吗?

    午饭时间,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和郭璐璐在一块吃。

    在她看来,郭璐璐比那些人都要真实、直率。

    “今天公司上上下下都在讨论张燕的事,很多人在猜测肖亦敏失宠了。

    花晓芃嘴角勾起一丝极幽讽的冷笑。

    失宠?她从来都没得宠过,又怎么会失宠?

    陆谨言喜欢的是男人,无论她怎么努力,也得不到他的心!

    “你知不知道,特助finn跟着总裁多久了?”

    “听说他是集团的元老之一,从集团创立之初,就跟着总裁了。”郭璐璐说着,露出了一丝花痴的表情,“finn太帅了,除了总裁,就属他最帅。我听说总裁手里有一个特助军团,里面全都是超级大帅哥。”

    花晓芃噎了下,脑海里随即浮现出了一副陆谨言被众男宠簇拥的香艳画面。

    她严重怀疑,所谓的特助军团就是他的男宠后宫。

    finn就是皇后,统领后宫!

    餐厅一角,有双眼睛在阴鸷的注视着她们,她喝了口果汁,眼底闪过了一道诡谲的寒光。

    午饭之后,郭璐璐去了洗手间,她悄悄跟在后面,关上了门。

    “郭璐璐,我们谈谈!”

    郭璐璐看着她,一张脸吓得惨白……

    花晓芃回到办公室,就给司机小刘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买些纸钱。

    她原本以为陆谨言晚上是不会回来的,没想到他却偏偏回来了。

    平时,陆夫人吃完晚饭就会独自去花园散步,回来直接上了二楼,连话都不会跟她多说两句,把她当成空气无视,眼不见为净。

    不过,她还是会规规矩矩的在大厅里候着,恭送婆婆大人上了楼,她才敢离开。

    陆谨言不在,整个三楼只有她一个人,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这是她每天最快乐的时光。

    他一回来,就不同了。

    空气变得压抑无比,让她总感到呼吸不畅通,随时都可能窒息。

    暖和的温度因为他不断散发出来的寒意,直降到冰点以下。

    即便现在是酷暑,都不需要开空调。

    她可以感觉得到,陆谨言也不想跟她待在一起,因为他大部分时间会关在书房里,直到午夜才出来。

    坐在沙发上,她一直看着外面,黑暗已经把整个世界都吞没了。

    小刘说七月半烧纸钱要等到天黑之后,鬼魂才敢出来收钱。

    但不能太晚,必须赶在子时之前,子时一到,鬼门就关了。

    等到陆夫人和陆谨言相继上了楼,她就偷偷溜了出去。

    她不知道,陆谨言就站在阳台上,她一出来,就被他看到了。

    他迷人的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冰冷的黑眸在里面幽幽的闪烁。

    大晚上,匆匆忙忙,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

    他像一阵飓风席卷了出去,借着夜色的掩盖,悄然跟在她的后面。

    她丝毫没有察觉到,小跑的来到了湖边。

    回来的时候,她把纸钱和烧宝桶藏在了湖边的大树后面。

    拿出烧宝桶,她点燃了三炷香,插在泥土中,然后点着了一叠纸钱,放进桶里。

    “阿聪,对不起,你走了这么久,我都没有给你烧过纸钱。你在那边会不会没有钱花呀?今天我给你买了好多东西,衣服、金元宝、别墅、汽车……还有很多很多的钱,我要让你在天堂做一个大富翁!”

    不远处,最黑暗的阴影里,陆谨言一身黑衣,几乎同黑暗融为了一体。

    原来蠢女人是在烧纸。

    是烧给昨天见到的那个“鬼”吧?

    蠢猪,还真信七月半的鬼话!

    “阿聪。”花晓芃的声音再次传来,“昨天,你是不是来看我了?你是不是很生气,我跟别人结婚了,所以不愿意出来见我?对不起,阿聪,对不起!”

    泪水从她眼里滑落下去,“如果没有那场车祸该有多好,我们现在一定结婚了。我们一起到法国留学,住在长满薰衣草的房子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你在院子里吹陶笛,我在旁边画画……”

    她的声音悲凉而凄迷,传进陆谨言的耳朵里,就化为了一股惊涛骇浪。

    他两道漂亮的浓眉拧搅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在极度的暴怒中急跃着。

    该死的心机女,昨天在说谎。

    明明就是个男人,是她的旧情人,竟然敢骗他是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