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嫌你丢人
    第十八章嫌你丢人

    “我要你笑!”他咬紧了牙关,四个字像是咬碎了吐出来的。

    她觉得滑稽,竟然让她笑!

    她在里面受尽侮辱和欺凌,还要被他强吻,她竟然想让他笑!

    她又不是演员?

    “我笑不出来。”她抿住了唇。

    “少装,对着别的男人可是笑颜如花。”他极为幽讽的目光剐过她苍白的面庞。

    “他替我解了围,我很感激他。他是整个俱乐部唯一愿意帮助我的人,不像那些冷冰冰的人,只会袖手旁观。”她的语气里夹杂着嘲弄,眼神里充满了她与生俱来的野性的不驯。

    “你自找的,活该!”他冷哼一声,弧形优美的唇角挂着嗜血的戾气。

    他在等着她亮出身份,但她没有,自始至终只字未提,即便被人质疑,也不辩解。

    蠢得像猪一样的哑巴,平常的伶牙俐齿都不见了,活该被攻击!

    “你说得对,我是自找的,我本来就不该来,我也不该进陆家的。”

    她的脸上有了一丝凄迷的笑意,“原本应该嫁给你的是我的堂姐,她从小就是按照豪门媳妇的标准培养的,上贵族幼儿园,贵族学校,穿最漂亮的衣服,用最好的化妆品。如果她嫁过来,你们应该会喜欢的。我就不同了,我是放养长大的野丫头,不懂礼仪,不会打扮,我高攀不起你这样的贵公子。”

    陆谨言的心里闪过一丝无法言喻的情愫,但只有一瞬间,就消失了。

    月光从车窗洒落进来,照耀在她的脸上。

    她那白皙的小脸看起来又清纯,又洁净,又明朗,又稚气,一双浸透在水雾中的大眼睛像穹苍里的两颗寒星,明亮,深远,而皎洁。

    如果她不是个二手货,不是个拜金的女人,他一定会认为她是纯洁的、美好的。

    但表象就是表象,她只是有一张可以迷惑外人的脸。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滚?”

    “我要替花家信守承诺。”她挺直了背,带上了几分硬气。

    “难道不是为了钱?”他漂亮的嘴角划开讥诮的冷弧,一句轻飘飘的反问,像尖刺一般直插进她的死穴里。

    她确实为了钱,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尊严和志气,都会成为浮云。

    “除了钱,从你们陆家也得不到什么了。”她耸了耸肩,脸上忽而有了一丝笑意,那笑既是在嘲弄自己,也是在可怜自己。

    陆谨言微微眯眼,一点阴冷的怒火闪过,“想要索取,就得付出。”

    贪得无厌的拜金女,他会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从车里出来,他脱下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像是为了遮掩她的狼狈。

    陆锦珊已经回来了,添油加醋的向陆夫人描绘了派对的精彩一幕。

    陆夫人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她就知道她会丢脸。

    一个乡下来的野妞,穿着过时的二手衣服,去参加名流派对,能不被啪啪打脸吗?

    看到花晓芃回来,她的脸色立刻阴沉下去。

    “我是让你去增长见识,不是让你去丢人现眼的。”

    花晓芃深深的吸了口气。

    大姑子肯定告她的阴状了。

    唯婆婆和大姑子难养也!

    “母亲大人请息怒,这一次我并没有让陆家丢脸,有个叫王媛媛的,对我出言不逊,拿酒泼我。我狠狠的打回去了,抽了她两个耳光子。谨言说了,陆家的家规是礼尚往来,我谨记在心,万万不敢坏了规矩。别人敬我一尺,我定回她一丈。绝不给陆家丢脸。”

    她说完,又把语气一转,“不过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他们都在质问我的身份,问我是不是陆家的人,我没敢承认。因为我要承认了,他们就会去找大姐来认人。我想着,那么多人质疑我,大姐也没出来为我正名,应该是不想认我这穷亲戚。我不能让大姐为难,所以我咬着牙关,没敢承认。母亲,您说以后要是再遇上这种事,我是承认自己是陆家的人,还是不认呢?”

    陆谨言看着她摇头晃脑的模样,突然觉得很好笑。

    小刺猬一口伶牙俐齿,扎的人还挺痛。

    “长记性了,那两巴掌确实打得好,没给我丢脸。”

    这话像是帮了花晓芃一把。

    陆夫人原本想要狠狠的训斥她一番,搬出家法抽她两棍子,被她这么一说,加上儿子的“维护”,所有的话都像被塞子堵住,硬生生的憋进了喉咙里。

    “只要不给陆家丢脸,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陆锦珊的嘴角像被马蜂蛰了下,狠狠一抽,花晓芃这话明显的反将一军,还指责了她的幸灾乐祸。

    “你出去就不能穿的体面一点,非要穿着二手的旧货,把自己打扮的像个叫花子吗?”

    “大姐,我这不是二手货,买的时候都是崭新的。我的消费观还停留在贫民阶层,不习惯衣服过了季就丢,所以就自己翻新了一下。以后我会努力改正的。”花晓芃用着几分自嘲的语气。

    “在你改好之前,还是少出入名流场所,免得我是认也不是,不认也不是。”陆锦珊冷嘲热讽。

    陆谨言幽幽的瞟了她一下,“我的女人,我自己调教,你要闲了,回去调教你的男人。”说完,抓起花晓芃的手,上了楼。

    陆锦珊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妈咪,这家伙不会是在帮花晓芃说话吧?难不成他还真想把个土包子长期供家里。”

    “行了,你以后也要注意一点,不要总当着谨言的面数落她,她毕竟还挂着谨言的名号。”陆夫人提醒道。

    进到房间里,花晓芃把外套脱了下来,“还给你。”

    “扔了。”他冷冷的甩出两个字。

    她微微一怔,“为什么?”

    “脏了。”他眉头微皱,划过一丝嫌弃之色。

    她是个脏女人,穿脏了他的衣服。

    “我帮你洗洗,洗干净再给你,行吗?”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咽下一股怨气。

    “洗的干净吗?”他嗤笑。

    她把自己都洗不干净,何况他的衣服。

    她狂晕,“你嫌我脏,就别把衣服给我披嘛。”

    “你这幅鬼样子,太丢人了。”他的脸上添了一丝暴躁之色,走过来,抓住她的领口,“哗”的一撕,裙子就裂成了两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