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你真廉价
    第十四章你真廉价

    车里被阴沉的色调笼罩着。

    花晓芃抱着膝盖蜷缩成了一团,像只虾子。

    她还沉浸在无比的悲伤和失落中。

    陆谨言的脸色阴郁无比,“啪”的拉开小冰柜,从里面拿出一瓶冰水,粗暴的捏起她的下巴,强行灌了一口冰水进去。

    “清醒了吗?”

    花晓芃被呛到了,咳嗽了好几声才匀过气来。

    她夺过他手里的冰水,咕噜噜又灌了好几口。

    沁凉的水唤回了她的理智,让她的情绪逐渐的平静下来。

    “对不起!”她嗫嚅的说。

    “花晓芃,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间歇性精神病?”陆谨言用着审问的语气。

    她狠狠一震,有些囧,“没有,没有,你别误会,我很正常。”

    “那你刚才在发什么疯?”陆谨言目光一凛,变得极为冷冽,心头的怒火更盛。

    “我……看到了一个人。”她靠到了椅背上,声音低若蚊吟。

    陆谨言嗤笑一声:“我看你是见到了鬼。”

    “或许真的是鬼。”她抱住了胳膊,脸颊微微泛了白。

    陆谨言微微一愣,恼火的敲了下她的头。

    这女人是不是天天睡地板,脑子被磕坏了?

    “还没疯完?”

    “我没疯,我是说真的。我看到的那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三年前,他在一场车祸中丧生了。可是刚才,我看到他了,他就站在离站台不远的地方。”她不自觉的拔高了声音,情绪又变得有些激动。

    “他叫阿聪?”陆谨言的眸色逐渐的加深了。

    “嗯。”她微微颔首。

    “男人,还是女人?”他皱了下眉头,声音维持着平静,像海啸前的伏流,缓慢而凝重的流动着。

    一旦某人说错话,势必会引发惊涛骇浪。

    花晓芃脑子还是清醒的,她知道,如果自己说是男人,肯定会引起他的猜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就撒了个谎,“当然是女人了,是我唯一的闺蜜。”

    陆谨言的神色微微平和了些,“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没有,他的样子,我再熟悉不过,闭着眼睛都能认出来。我追到站台那里时,看到他进了商城,我就跟了进去,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他。你说是不是他的鬼魂回来了,他想我了,就回来看看我。”她垂下眸子,一滴泪水从眼眶滑落下来,跌碎在手背上。

    当车停在路口等红灯时,司机转过头来,“少奶奶,没准真的是鬼魂呢,明天就是七月半。在我老家,鬼节的时候,逝去的鬼魂都会回来看望家人朋友,多给他烧点纸吧。”

    “闭嘴。”陆谨言瞪他一眼,吓得他赶紧闭上嘴,不敢说话了。

    花晓雅的心沉进了深渊,如果阿聪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会难过吧?

    他们曾经说过一毕业就结婚,一起出国留学,一起环游世界。

    到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地狱里沉沦。

    泪水再次滑落下来,她吸了吸鼻子,不让自己哭出声。

    陆谨言捏住了她的下巴,拿起一张纸巾,在她满脸擦,要把所有的泪痕都擦掉。

    “不准哭了,哭得丑死,奶奶看见,还以为我们在吵架。”

    “你不用担心,我会说是沙子进到眼睛里了。”她抽噎了下。

    “这种蹩脚的借口,只有你这样的猪脑子才会信。”陆谨言弹了下她的头,严重鄙视。

    医院终于到了。

    下车后,陆谨言抬起手,把她僵硬的脸颊往两边一扯,“给我笑。”

    她狂汗,甩开他的手,“要是奶奶看到你对我这么暴力,肯定会担心的。”

    “你要不笑,这辈子都别想再笑。”他一个字一个字冷冷的吐出威胁,像是余怒未消。

    她打了个寒噤,使劲的咧开嘴,夸张的假笑让她的肌肉隐隐作痛。

    “你满意了吗?”

    “很好。”陆谨言低哼一声,大手一张,牵起她的手,走了进去。

    陆老夫人是个和蔼可亲的人,和陆夫人的高傲完全不同。

    看到陆老夫人,陆谨言笑得像个孩子,“奶奶,终于可以来看您了,我好想您啊。”

    “我也想你。”陆老夫人笑了笑,“爷爷替你挑得媳妇,满意吗?”

    “满意,爷爷挑得,怎么会不满意呢?”陆谨言笑得很迷人,就像阳光洒在了冰山上。

    只有在陆老夫人的面前,他才会这样的笑。

    一时间,花晓芃看得有些痴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昙花一现吧,再美,也只有短暂的瞬间。

    “来,晓芃,到奶奶这里来。”陆老夫人伸出手来。

    花晓芃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奶奶,您要快点好起来,我们接您回家。”

    “想要我快点好,你们就赶紧给我造重孙子,等我的重孙子出生的时候,我就完全好了。”陆老夫人笑眯眯的说。

    她自己就是医生,但医生总是治不好自己的病。

    “为了您的康复,我要努力了。”陆谨言孝顺的笑了笑。

    “晓芃。”陆老夫人拍了拍孙媳妇的手,“你和谨言从前没有见过面,还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谨言在性格上特别像他的太爷爷,冷情而内敛,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来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奶奶,谨言对我很好,他在外面是块冰,在家里可是暖烘烘的小太阳呢。”花晓芃咧着嘴,笑得合都合不拢。

    她很佩服自己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

    “这点也像他太爷爷。”陆老夫人笑了起来。

    听到她这么说,她放心了很多。

    老实说,她很高兴嫁过来的是花晓芃,而不是花梦黎。

    她命人到花家打探过,花梦黎生活奢靡,骄纵任性,并不是孙媳妇的合适人选。花晓芃善良率真,朴实淡泊,又不失聪慧,这才是孙子的良配。

    两个人陪着老夫人一起吃了午饭,到了午休时间才离开。

    当病房门合上的刹那间,陆谨言脸上的阳光消失了,笑容也消失了,只剩下冰冷,一如既往的冰冷。

    花晓芃暗自腹诽,变脸比翻书还快。

    回到陆家庄园,她看到了一副新面孔,是陆谨言的孪生姐姐陆锦珊。

    她有着夺人眼球的美貌,一头浅棕色的长发格外引人注目。

    “谨言,这就是你的廉价老婆?”她打量着花晓芃,呵呵一笑,充满了讥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