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见到鬼了
    第十三章见到鬼了

    “母亲,我还没说完呢。”花晓芃柳眉微扬,“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肖小姐和张燕在茶水间喝咖啡。肖小姐说我喝的雀巢咖啡是穷人喝得,他们富人都喝猫屎咖啡。我不知道什么是猫屎咖啡,但听名字怪怪的,就百度了一下。我是**丝嘛,看到百度的解释很吃惊,就问肖小姐,这样的咖啡真的好喝吗?肖小姐嘲笑我是土包子,我承认啊,我就是土包子。”

    她顿了顿,咽了下口水,“其实我们也就是互相调侃,没什么的。但张燕不这么认为,她那个人什么好,就是喜欢抱大腿、拍马屁,这点不太好。她想讨好肖小姐,觉得肖小姐很讨厌我,就冲过来,把我手中的咖啡撞翻了。”

    她抬起胳膊,“您看,我的胳膊被烫得全都是水泡。”

    陆夫人瞅了一眼,见确实烫得挺厉害,就瘪瘪嘴,没说话。

    花晓芃又继续道:“我原本是想息事宁人的,不想跟张燕计较,没想到陆总看到了。他很生气,说陆家的规矩是礼尚往来,我被人泼了,就灰溜溜的逃跑,是个怂包,给陆家丢脸,给他抹黑。他要我泼回去,可我不敢,我真怂了。结果,他就代我礼尚往来了。张燕抱着肖小姐的大腿,肖小姐也受到了牵连。”

    陆夫人的嘴角抽动了下,“既然跟你没关系,你为什么要认错?”

    “我是错了呀,我给陆家丢脸了,我当了怂包。我是陆家的儿媳妇,她们打我的脸,就是打了陆家的脸,我没能维护陆家的颜面,我给陆家抹黑了,请您惩罚我吧。”花晓芃垂下头,一副坦白从宽的模样。

    陆夫人感觉被她硬生生的塞了一块骨头到嘴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既然谨言已经处理,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以后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不要把在花家的那些坏习惯带到这里来。”

    她表现出了处事公道的模样。

    “我知道了,母亲,我一定知错就改。”花晓芃暗地里松了口气。

    陆谨言一连两天都没有回来,再出现是在周六。

    陆老夫人的治疗疗程结束了,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孙媳妇。

    陆谨言决定带着花晓芃去看陆老夫人。

    “知道到了医院应该怎么做吗?”他用着调.教宠物的口气。

    “怎么做?”花晓芃困惑的挑眉。

    他大手一伸,搂住了她的肩。

    他的手是暖的,心是冷的,没有温度,更没有温情。

    但花晓芃明白他的意思了。

    要秀恩爱!

    “清楚了,我会配合你的。”

    当车开到十字路口时,她的眼睛透过车窗,落到了离站台不远的人行道上。

    那里站着一名颀长的男子,白色的t恤,蓝色的牛仔裤,打扮的随意但帅气。

    他的皮肤白皙的像刚剥出来的蛋壳,五官隽秀中带着一丝英朗,清雅中透出一抹邪魅。

    他鹤立鸡群,虽然人行道上,还有很多的人,但她一眼就看到了他。

    那张脸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已经深深的刻进了她的灵魂里。

    一道剧烈的痉挛掠过了她的身体,她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绿灯亮了,司机发动了引擎。

    她慌了,拍打着车窗,着急的大叫:“阿明,停车,我要下车,我要下车!”

    陆谨言皱起了眉头,“你在干什么?”

    她没有听见,她的听觉已经屏蔽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外面的男子身上。

    “停车,我要下车,我要下车……”

    “少奶奶,这里不能停车。”

    “我不管,我要下车,求你了,我要下车。”她不顾一切的拉开了车门。

    她的思绪已经紊乱了,理智已经覆灭了,心里只想着一件事,去找阿聪。

    就她要跳下车的一瞬间,陆谨言眼疾手快,将她拉了回来,“花晓芃,你是不是疯了?”

    “你放开我,我要下车!”她扯着嗓子大叫,对着陆谨言一阵拳打脚踢,想要摆脱他。

    陆谨言恼了,厉吼一声:“停车!”

    司机没有办法,只好把车停靠在了路边。

    “滚蛋!”陆谨言的眉头拧绞成了一道横线,话音还未落,花晓芃已经推开车门冲了出去,在马路上疯狂的奔跑,丝毫不顾疾驰的车辆。

    阿聪!阿聪!她不停在心里叫着那个名字。

    “少爷,少奶奶怎么了?”司机一脸的茫然,后座上一直都很平静,他没听到她和少爷吵架呀。

    陆谨言眼里冒着火。

    他只能想到一种解释,蠢女人有间歇性精神病,犯病了。

    “下去看看。”他咬着牙命令道。

    奶奶还在等着他们,如果这个女人半路失踪,奶奶肯定很失望,搞不好又会犯病。

    花晓芃一口气跑到刚才看见男子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阿聪——阿聪——”她大喊,焦急万分的朝四处环顾,望穿秋水。

    来往的行人、穿梭的车辆都如同缤纷的剪影在她眼前掠过,又消失。

    忽然,她的目光定格在了商城门口,一抹高大的身影迅速的走了进去。

    那个背影是她熟悉的,还有白色的t恤和蓝色的牛仔裤。

    是阿聪,是阿聪!

    “阿聪——”她激动的朝商城跑去。

    商城很大,到处都是人,她找不到男子,他一进去就消失了。

    她到处找,每一间店铺,每一个角落,可是没有,没有他的身影。

    他去哪了,去哪了呢?

    是上楼了吗?

    商城一共有四层,她不想放弃,趁着扶手电梯,往上找。

    每一层楼,每一个地方。

    她气喘吁吁,双腿发软,再也走不动了。

    阿聪,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在哪里?为什么突然出现,又突然不见了?

    她瘫软在了地上,泪水和汗水交融着从脸颊滑落下来。

    “阿聪……呜……阿聪……”

    她哭了起来,失魂落魄的样子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

    陆谨言就在不远处看着她,一双深黑的冰眸阴沉无比,闪着冷冽的寒光。

    蠢女人到底在干什么,真的是精神病发作了吗?

    强忍着怒气,他走了过去,二话不说,把花晓芃拉起来,粗暴的杠上肩头,朝外面走去。

    在他走进电梯的一瞬间,一名穿着白t恤,蓝色牛仔裤的俊美男子从旁边的电梯走了出来,在他身旁,还有一名浅棕色头发的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