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恶人先告状
    第十二章恶人先告状

    陆谨言抬起眸子,阴郁的扫了她一眼。

    肖亦敏是母亲安排进来的,他不能驳了老人家的面子。

    “只要你有本事,可以把她赶走。”极低沉的声音,像在给她某种授权。

    “我可没这个本事。”她吐吐舌头。

    “怂包。”他讥诮一笑。

    “人家是豪门千金,我一没钱二没势,怎么可能跟她斗?如果能有一个强大的后盾,我还是敢的。”她扬起脖子,像是在为自己鼓舞士气。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闪动了下,“很好,记住你的话。”

    “自己说的话,当然不会忘。总裁,没什么事,我就回去工作了。”花晓芃小脸一撇,朝外走去。

    那动作在陆谨言看来就是无声的挑衅。

    一道阴戾的冷笑浮上他的面庞。

    倔强的小刺猬,如果把刺对着外人,还是有点趣的。

    花晓芃回到设计部,发现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在看着她,像是她被炒了鱿鱼!

    茶水间发生的事,除了郭璐璐,其他人并不知道。

    肖亦敏坐在车里,气得浑身发抖,她怎么可能让花晓芃好过?

    她立马让人在公司散播了小道消息。

    花晓芃在茶水间撒泼,用开水泼了她和张燕。

    现在,每个人都在揣测,花晓芃被总裁叫到办公室教训了。

    “她胆子可真大,才上了一天班,就得罪肖亦敏,是不想干了吧。”

    “她肯定不知道总裁和肖亦敏的事。”

    “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反正她死定了,以后离她远一点,别连累了我们。”

    花晓芃并不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只觉得自己被更加的孤立了。

    午饭时间,她去到了员工餐厅。

    这里可以达到米其林餐厅的标准了,菜色非常的好,有中餐,有西餐,价格也实惠。

    大公司福利果然棒棒哒。

    她像昨天一样买了最便宜的套餐,要省钱。

    见到前面有个设计部的同事,她就走了过去,正想要坐下来,对方抬起了一张冷脸,“这里有人了。”

    其实她对面是没有人的,她不想跟花晓芃坐一块,免得沾染了她的晦气。

    估计这是她最后的晚餐了,下午她肯定会被炒鱿鱼。

    “对不起。”花晓芃端起盘子走到了远处无人的角落。

    被孤立的滋味并不好受,她只是想要好好的工作,不想卷入乱七八糟的办公室政治。

    “花晓芃。”一个娇脆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她转过头,看到郭璐璐走了过来,“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当然。”她点点头,“早上谢谢你的烫伤膏,待会我还给你。”

    “不用了,我还有一支,你拿去用好了。”郭璐璐笑容可掬,她恐怕是这个餐厅唯一愿意跟她说话的人了。

    “璐璐,他们都疏远我,怕被我连累,你不担心吗?”花晓芃问道。

    “有什么可担心的,我就是不想向恶势力低头,大不了不干了呗,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郭璐璐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

    她知道真相,当然不怕了。

    她也不会把真相说出来,这样才能拉拢和花晓芃的关系。

    如果大家都对花晓芃友好了,就显不出她的特别了。

    花晓芃不可能知道她的心思,以为她是个正能量满满的女孩。

    “璐璐,我请你喝丝袜奶茶。”她莞尔一笑。

    “好啊,我不客气了。我觉得我们都是不为强权的人,可以做好朋友。”郭璐璐笑嘻嘻的说。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花晓芃很开心自己交到朋友了。

    ……

    肖亦敏去到医院敷药膏之后,就哭着跑去跟陆夫人告状了。

    “楚姨,花晓芃把我的腿烫伤了。我请她喝麝香猫咖啡,她嘲笑我说喝麝香猫咖啡的人是喜欢吃猫屎的野人。我让她注意自己的言行,她就把开水泼到了我的腿上。她说她是陆家的少奶奶,别说jvlear,整个陆氏以后都是她的,谁要惹她不开心,就要弄死谁。她去jvlear也不是为了工作,只是想要监视谨言哥,怕有小三纠缠他……”

    她哭哭啼啼的说个不停,陆夫人的脸色铁青一片。

    花晓芃辱骂肖亦敏,也是在辱骂她,她就喜欢喝麝香猫咖啡。

    晚上,花晓芃回来时,她并没有露出一点声色,只是漫不经心的问道:“今天工作的怎么样?”

    “挺好的。”花晓芃轻声的说。

    她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吩咐佣人倒了两杯咖啡。

    “这是印尼的麝香猫咖啡,我最喜欢这个口味了,尝尝。”

    又是麝香猫咖啡。

    花晓芃暗自叹了口气,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她不习惯喝黑咖啡,太苦了,像中药一样,还有浓重的土腥味。

    下意识的,她皱了下眉头。

    陆夫人看在眼里,想起肖亦敏的话,一道绯色掠过眉间。

    “好喝吗?”她不动声色的问道。

    “有点苦。”花晓芃坦白的说。

    “喝惯了廉价速溶咖啡的人,是品不出上等咖啡的味道的。”陆夫人慢条斯理的语气充满了讥讽。

    “您说得对,这种极品咖啡给我喝,太浪费了。”花晓芃不紧不慢的说,神色看起来恭敬而谦卑,像是承认了这个事实。

    但陆夫人胸中的怒意并没有因此而减少,“让你去设计部做一个助理设计师,是不是太委屈你了?”

    花晓芃揣摩不出她的意思,缓缓的说:“我刚毕业,没有工作经验,很感谢公司能够给我提供一个发展的机会,我一定会努力的。”

    陆夫人目光一凛,语气变得锐利了,“是不是去工作,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公司是严肃的地方,不是菜市场,可以随意说污言秽语,做卑劣的事。”

    看着花晓芃,她都觉得心烦。

    在她的眼里,花晓芃就是个低劣的市井小民,跟她那个大伯一样,贪得无厌,惹人讨厌。

    花晓芃困惑而不解,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她生气。

    “母亲,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你真当我不知道吗,才上了两天班,就把公司搅得乌烟瘴气。”陆夫人的脸色变得极为阴沉。

    梅姨见状,低声的说:“少奶奶,肖小姐来过了,腿伤的挺严重,你是不是跟她道个歉?”

    这话像是在提点她。

    这下子,花晓芃明白了,原来有人向她告状了。

    “原来您说的是这样事啊,确实是我的错。”

    陆夫人以为她认罪了,低哼一声,叫道:“拿家法来,今天我要好好教训一下你,免得你不记心,在外面丢陆家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