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她泼你,你就泼回去
    第十章她泼你,你就泼回去

    第二天早上,花晓芃去茶水间泡咖啡,张燕和肖亦敏也过来了。

    “敏女神,你这麝香猫咖啡真好喝,不愧是咖啡中的极品。”张燕故意说道。

    “当然了,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喝得起的,穷人啊,就只能喝速泡咖啡。”肖亦敏一边说一边瞅着花晓芃。

    花晓芃正拿着一袋雀巢速溶咖啡,准备泡。

    她对咖啡的要求就是提神,没那么多讲究。

    见她没有反应,肖亦敏干脆走了过来,“花晓芃,要不要我分一点咖啡豆给你?”

    “不用了,谢谢。”花晓芃婉拒,她很清楚肖亦敏是想找茬。

    “也是,给你了,你也不知道该怎么泡,只会浪费,暴殄天物。”肖亦敏嗤笑。

    花晓芃十分的淡定,搅动着杯中的咖啡,“猫从屁.股里拉出来的粑粑,我喝不惯。”

    “你个乡下来的土包子,知道什么呀,真是粗俗不堪。”张燕恶狠狠的瞪着她。

    “猫屎咖啡不就是把咖啡果喂给猫吃,从猫屎里挑出没消化的咖啡豆,再卖给人喝吗?从屁.股里拉出来的东西,不叫粑粑,叫什么?”花晓芃慢条斯理的说。

    听她这么一说,张燕自己都觉得恶心了。

    “花晓芃,你是新人,不知道应该尊重前辈吗?”

    “我只是说个事实而已,没有不尊重谁呀,你要觉得我说得不对,可以自己去百度。”花晓芃耸了耸肩,端起咖啡喝了起来。

    一道阴鸷之色从肖亦敏眼底闪过,她在后面推了张燕一下,张燕会意,走过去猛地把花晓芃一撞。

    滚烫的咖啡泼洒出来,虽然她及时松了手,但还是溅了大半个手臂。

    她白皙的皮肤立刻变得通红,起了水泡。

    火辣辣的疼痛,就像被活剥了一层皮。

    “你有病吧。”她赶紧打开水龙头,用凉水冲。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在设计部,除了总监,就属敏女神最大了。你对敏女神不敬,就是跟整个设计部为敌。”

    张燕和肖亦敏对视一眼,语气尖锐又刻薄,没有一点愧疚之色。

    她们并不知道,此刻,陆谨言恰好走过来,把一切尽收眼底。

    花晓芃冲了一会,疼痛还是没有减少,看来得买烫伤膏了。

    肖亦敏看在眼里,特别的爽快。

    如果这杯咖啡泼在土包子的脸上就更好了,毁了她的容,看她还怎么勾引陆谨言。

    花晓芃关上水龙头,把地毯上的咖啡杯捡了起来。

    她没有多说话,转身准备离开。

    二对一,她处在下风。

    走到门口,她就一头撞在了坚实的肉墙上。

    抬头瞅见陆谨言英俊而冰凝的面庞,她惊吓的后退了两步,“陆……陆……”

    她差点喊出陆谨言的名字,舌头生硬的一转,就变成了模糊不清的“陆总”。

    肖亦敏震动了下,没想到陆谨言会突然出现。

    他并不是一个人,身后还有特助finn,一个极帅的男人。

    “谨言哥!”肖亦敏嫣然一笑,叫得十分亲热。

    陆谨言没有回应她,眼睛盯着花晓芃红通通的手臂,“手怎么了?”

    “被烫了一下。”花晓芃小心翼翼的说。

    “谁烫的?”他微微挑眉。

    花晓芃垂下头,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

    “说!”陆谨言的语气里有了一丝不耐。

    她咽了下口水,慢慢抬起头望着他,他面无表情,没有一丝情绪的波澜,一双冰眸极为深沉,像是两口千年的古井,望不见底。

    “是……”她刚一开口,张燕就抢过话茬,“是她自己烫得,她刚才可嚣张了,辱骂敏女神,说敏女神喝的咖啡是猫屎,一点尊卑都不懂。”

    她以为这样可以换来陆谨言的好感。

    肖亦敏是他的女朋友,她帮着肖亦敏,就等于是在拍他的马屁。

    肖亦敏露出了委屈的神色,“张燕,别说了,没关系的,我不计较这些小事。”

    陆皓阳眼神一凛,骤然变得冷冽异常,“我最讨厌撒谎的人。”

    张燕脸色微微泛了白。

    肖亦敏这张王牌似乎没有想象中好用。

    “赶紧老实交代,不要浪费总裁的时间,难不成这种小事,也要叫保安部来调监控?”finn在后面说道。

    花晓芃看这架势,猜想陆谨言已经看到了,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

    “陆总,就是一点小事,我已经没事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工作了。”

    她并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她是新人,又被人孤立,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她只朝前迈了一步,就被陆谨言粗暴的拽了回来,“给你三秒钟,说出是谁,否则自动离职。”

    他的声音轻飘飘的,言下之意却如铅一般的沉重。

    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难道他是想找理由把她炒掉?

    不行,不能给他机会。

    “……是她!”她指向了张燕,保住饭碗要紧,顾不了太多了。

    “不是我,你胡说,冤枉我。”

    这下子,张燕慌了,望着肖亦敏,向她求救。

    肖亦敏没想到陆谨言会揪住不放,他从来都不会这样的。

    “谨言哥,就是个意外,张燕不是故意的,她听到花晓芃言语不雅,就想提醒她注意一点,毕竟这里是公司,不是菜市场,不是什么粗糙的话都能说的。没想到花晓芃反应有些激烈,两人不小心撞到一起了,花晓芃的咖啡就泼了出来。”

    这话表面上是在替张燕开脱,实际上又在暗中重伤了花晓芃一次。

    花晓芃嗤笑一声:“肖小姐,我只是解释了一下麝香猫咖啡是从猫屁.股里拉出来的粑粑,通俗易懂,不粗糙吧。”

    陆谨言露出了一点怪异的表情,像是想笑又憋住了。

    确实通俗易懂。

    这话也只有蠢女人说得出来。

    他修长的食指在桌面上敲动了两下,冷冽的桃花眼一睁一闭,不露自威,“行了,她泼了你,你再泼回去,就算扯平了。”

    慢慢悠悠的一句话,像记重磅炸弹在茶水间轰然炸响。

    张燕吓得腿一软,跌倒在了肖亦敏脚边,适才的嚣张气焰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错了,陆总,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她哭了起来,脸色惨白无比,连嘴唇都失去了颜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