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一半聘礼被抢走了
    第九章一半聘礼被抢走了

    陆谨言的心头激荡起一种无法捉摸的情绪,像是愤怒,又像是别的什么。

    “牙尖嘴利!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他甩门而出。

    她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了地上。

    该嫁给他的人并不是她。

    他原本应该是她的姐夫!

    如果换成是花梦黎,应该会比她好过很多吧。

    毕竟她从小就被按照豪门媳妇的标准来培养,上贵族学校,接受各种培训,穿戴全都是名牌。

    而她只是个放养的野丫头。

    花梦黎到底去哪了呢?

    她希望她回来,帮她脱离苦海。

    又害怕她回来,如果她回来,那小锋的救命钱就没有了。

    如此的矛盾,让她连一丝希望都看不到。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是父亲打过来的。

    他很担心女儿,怕她受委屈。

    “爸,你别担心,我过得特别好。公公在国外还没回来,婆婆很和蔼,谨言也很温和,他们都对我很好。原本我是要去看老夫人的,不过老夫人在做一项新的治疗,不能探视,所以要过段时间才能去。”

    花晓芃竭力用着轻松的语气,但听着父亲的声音,泪水还是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这样就好,我们跟你妈就放心了。”花爸说道。

    她哽咽了下,“大伯他们还有来要聘礼吗?”

    “他们改了口,要求分一半,我跟你妈商量了一下,就分了一半给他们,还完债之后,还剩三百多万,应该够小锋的医疗费了。”花爸叹了口气。

    花晓芃的心收紧了。

    三百多万,如果要送小锋去国外治疗,是远远不够的。

    都说手足情深的,但一旦涉及到金钱和利益,就狗屁都不剩了。

    大伯一家一直都受到陆家的关照,家境富裕。

    当初小锋出事,爸爸去借钱,他们一毛都不肯借,逼得爸爸差点去借高利贷。

    现在要聘礼,倒要的理直气壮。

    在她沉默间,花爸的声音再次传来:“你给我一个卡号,我给你寄了点钱,拿去买几件像样的衣服,豪门贵族讲究面子,你要多注意一下。”

    “不用了,爸,我在这里零用钱可多了,我都用不完,以后每个月给你们寄回去。你跟妈要对自己好一点,多保重身体,小锋还要靠你们照顾呢。”她抹了抹脸颊的泪水,“之前,堂姐不是给了我很多的衣服吗,我都没穿,放在箱子里,你全都帮我寄过来吧。”

    花梦黎的衣服几乎堆积成山,她穿腻的,不想要了的,就会拿过去施舍给花晓芃。

    花晓芃从来没穿过,因为花梦黎比她矮了半个头,她的衣服能合身的很少。

    不过现在,能用得上了。

    和爸爸通完话之后,她把包里的卡拿了出来。

    这是昨天梅姨给她的,按照老夫人的吩咐,她每个月能有15万的零花钱。

    她原本一分钱都不想花,只想靠自己,但人在困境中,不能不低头。

    但现在她需要钱,她要赶紧把小锋送去国外治疗的钱凑齐。

    快递第三天就到了。

    出去工作,尤其是在大公司,需要搞好面子工程。

    买新衣服太花钱了。

    花梦黎的衣服都是名牌,即便过了季,也比她身上的淘宝货要强的多。

    而且她最多穿一个月就会扔掉,所以件件还像新的一样。

    她挑出了合适能穿的,有些小一码的,就找了个裁缝,按照自己的想法改了改。

    周一,她正式去jvlear设计部报道了。

    她化了裸妆,穿着花梦黎那件chanel的套装。

    她相信自己能在这里脱胎换骨,但没想到一进门就撞见了熟人。

    肖亦敏没想到她会来jvlear工作,她也没想到肖亦敏竟然会在这里。

    冤家路窄!

    “真巧啊,肖小姐。”她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头顶晴朗的天空飘过了一丝乌云。

    肖亦敏是正式的设计师,而她只是助理设计师,她可以说是她的上司。

    “是不是谨言哥经常不回家,你寂寞了,跑到公司来了?”她极为嘲弄的说。

    “这里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相信你也不希望别人知道吧?”花晓芃耸了耸肩。

    这话说到了肖亦敏的心坎里。

    她一直高调显摆着自己和陆谨言的关系。

    设计部里,不少人以为她会是未来的总裁夫人,对她毕恭毕敬的,要是让别人知道陆谨言已经结婚了,她还不成为天大的笑话。

    她正想着要怎么让花晓芃闭嘴,隐瞒好自己的身份,没想到她主动提出来了。

    “你有这份觉悟就好了,jvlear是凭实力说话的地方,最讨厌有人沾亲带故。”

    “肖小姐,希望以后我们能够和睦相处。”花晓雅微微一笑。

    肖亦敏打量了她一番。

    虽然她极力否认,觉得自己比花晓芃漂亮,比花晓芃时尚。

    但花晓芃的美是无法掩饰的,那是一种超凡脱俗的美,秀丽而不妖艳,清纯而不张扬,不需要任何的胭脂水粉去修饰。

    她唯一能挑出毛病的只有这件衣服。

    “花小姐,你穿得这件衣服可是chanel前年的款式了。一个穿着过季服装的设计师,怎么能设计出好的作品来?”

    “肖小姐,在你眼里是过季,在我眼里是复古。时尚是一种轮回,作为设计师,不应该随波逐流,而应该引领潮流。你仔细看看我的衣服,并不是chanel前年的款式,那个款式上面可没有镶嵌蓝松石。”

    她摆了一个酷炫的pose,既然有人让他清理烂桃花,她就没有必要对情敌客气了。

    “哇,这些蓝松石的点缀非常漂亮。”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她转头看到一名棕发碧眼的优雅女士走了过来,她就是设计部的总监cherly。

    她是地道的法国人,全球最有名的珠宝设计师之一。

    “hello,cherly!”花晓芃微笑的跟她打了个招呼,那天跟她面试的最后一个人就是cherly。

    “elaine,你很有天赋,好好努力。”cherly温和一笑,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肖亦敏撇撇嘴,一个穷酸的土包子,估计连钻石都没有见过,能设计出什么好的作品来?

    第一天,她就开始拉拢设计部的人,孤立花晓芃。

    办公室政治里,最不缺的就是马屁精和跟屁虫。

    整整一天,没有人理会花晓芃,她主动向大家打招呼,他们也不理,仿佛她是个瘟神。

    新来的实习生张燕最为突出,为了能转正,对肖亦敏是各种巴结和讨好,安心当狗腿子。

    为了让肖亦敏高兴,她决定帮她惩治一下不识相的花晓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