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你不是就喜欢地狱的滋味吗
    第八章你不是就喜欢地狱的滋味吗

    “陆谨言,你是个魔鬼。”她咬紧了牙关,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像一块石头。

    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恐惧在她的四肢百骸蔓延。

    那是个庞然大物,和他一样的霸道、凶残,上次几乎要了她半条命。

    他不是gay吗?

    怎么会对女人有反应?

    难道他真的男女通吃?

    他迷人的薄唇扬起一丝阴狞的冷笑,“你不是就喜欢地狱的滋味吗?”

    说着,他猛然一挺身。

    她攥紧了拳头,指甲嵌进了掌心里。

    痛苦合并着一种本能的生理反应席卷着她的细胞。

    她咬着唇,一动不动,不让自己吭一声,完全就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件。

    这是一种无声的反抗。

    阻止不了侵略,她就用自己的方式去对抗他。

    陆谨言感觉得到,心里有一股无名火,动作更加的凶猛。

    她比他想象的要野,要倔。

    “花晓芃,你的第一条义务是什么?”

    她不吭声,拳头攥得紧紧的。

    “说!”他猛烈的撞击,让她整个身体都在颤动。

    “伺候你。”她被迫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很好!第二条,不要让无关紧要的女人来打扰我。”他的声音很低沉,像是野兽在低语。

    她愣了下,一份惊愕划过被汗水浸湿的面庞。

    她以为他生气是因为她当了电灯泡,此刻才惊觉,他竟然是在恼火她的不作为!

    “男人不都希望妻子大度,让他和别的女人风流快活、左拥右抱吗?”

    “我讨厌女人!”他在她的耳垂咬了一口,但力道并不大,像是在提醒她记牢了。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女人能入他的法眼,能让他产生一丝的兴趣,除了酒店里的那个女人……

    他修长的手指抚上了花晓芃光滑的后背。

    她的背很美,白玉无瑕。

    那个女人的肩头有一个梅花的图案,月光朦胧,他并没有真正看清那是什么,或许是纹身,或许是胎记,又或许是别的什么东西。

    这是她唯一的标志了。

    他要找到她,不管她在哪里!

    花晓雅在心里吁了口气。

    他的话,在她听来,算是间接承认了自己的取向。

    他讨厌女人,他不是男女通吃,他只喜欢男人!

    再美再好再优秀的女人,在gay的眼里,都是麻烦。

    “我记住了,把你的烂桃花都砍掉。”

    陆谨言的目光闪动了下,嘴角有了一丝微微的冷弧。

    他释放了很多次。

    虽然这个女人一无是处,但有一点他不能否认,她有一种其他女人都没有的能力:激起他的**。

    尽管她不是第一次,尽管她像条死鱼一动不动,但他依然感觉到了发泄的愉悦!

    当他餍足时,花晓芃已经晕过去了。

    她原本极力想要保持清醒,但太多次的进攻,她终究还是承受不住。

    陆谨言把她翻过来时,看到了她掌心的血迹。

    她的指甲还嵌在肉里,深深的嵌着。

    她没有哀求他停止,没有向他屈服,更不会给他半点的回应,哪怕是吭一声!

    这是只倔强的野猫!

    他心里一股莫名的怒火燃烧起来,还有一种没由来的挫败感。

    还没人敢对抗他,还没人赶不对他臣服。

    她是唯一一个!

    凛冽的瞟她一眼,他走进了浴室,洗去她残留的污浊。

    她终究是个脏女人!

    花晓芃醒来时,依然趴在冰冷的水晶桌上。

    陆谨言已经不知所踪。

    她的身体好痛,骨头都像散了架。

    总有一天,她会被这个男人杀死!

    穿着衣服,他尊贵无比,衣冠楚楚,脱了衣服,就是恐怖的野兽。

    合在一起,就叫做衣冠禽兽。

    冲完浴之后,她躺到了沙发上。

    她不能这样下去,像米虫一样依靠着陆家生活,她得找份工作,自己赚钱。

    晚餐的时候,陆夫人回来了。

    她知道,在这个家里,即便她想要自力更生,也是需要请示,得到准许的。

    “母亲,我成天在家里待着,太闲了,想要出去找份工作。”

    陆夫人幽幽的瞅了她一眼,“你是学什么的?”

    “珠宝设计。”她低低的说。

    她刚刚大学毕业,还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这两个月都是在外面打零工。

    “陆家的媳妇不能给外人打工,你投份简历到jvlear珠宝,能不能录取就看你的本事了。”陆夫人漫不经心的说。

    让她出去工作也好,成天在她眼皮子底下晃,有碍观瞻。

    “谢谢母亲。”花晓芃笑了,就像是被囚禁的鸟儿,重获自由,浑身都轻松起来。

    jvlear并非是陆氏财团旗下的公司,而是隶属于帝爵集团。

    它是陆谨言在中学的时候创建的,如今已经发展为世界五百强之一的综合性跨国大集团。

    陆谨言在商界和金融界是一个传奇人物,华尔街曾评论他为史上最年轻的天才ceo。

    花晓芃不了解这些名号,也不了解他的历史。

    在她眼里,他就是个衣冠禽兽。

    面试有五关,她进行的很顺利,被成功录取,成为助理设计师。

    陆谨言是三天后才回来的,推开门时,她正开心的在房间里跳舞。

    “你进jvlear干什么?”他的表情十分的凝肃,还有一点阴郁。

    他一进门,母亲就把这件事告诉她了。

    “我就是想有一份工作,我没想过要去jvlear,但母亲说我不能去别人的公司打工。没有人会知道我的身份,我也绝对不会说的,我只想靠自己的努力挣点钱。”

    她的眼里有一份恳求之色,他是ceo,如果他否决,她还没上班,就要被炒鱿鱼了。

    “你是嫌陆家给的零用钱不够花吗?”他嘴角勾起一抹极为幽深的嘲笑。

    从第一天他就知道,她是个爱钱的拜金女。

    “我只是想得到一点尊严。”她不怕死的回击过去,眼睛直直的瞅着他,不屈不饶,不卑不亢。

    他嗤笑,研判的目光如利刃一般,把她从头剐到脚,“你想要尊严,就不该嫁进来。”

    “订下这门亲的是陆家,不是花家!”她的语气不疾不徐,清晰而有力,提醒他认清这个事实。

    她没有高攀,也从来都不想高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