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我们做人工受孕吧
    第五章我们做人工受孕吧

    “肮脏的绿茶婊,还这么矫情!”

    本以为她是完璧之身,没想到竟然已经是二手货了。

    他的动作变得粗暴而凶猛,她疼得几乎要晕死过去。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他的怒气不断散发在她的背上,似乎烫伤了她的皮肤。

    她不是第一次了,这不是她的错,她是被强迫的。

    她以为他不会碰她,不会发现她的残缺,但没想到侵略来得如此突然。

    当他抽身而出时,厌恶的丢下了一句话,“你真让我恶心!”

    然后,他直接冲进了浴室,要洗掉她沾染在身上的污浊。

    她趴在床上只剩下半条命了,满身都是被他蹂躏的淤青。

    她知道等他回来的时候,会再次把她掀下去,连带着她碰过的床单、被子和枕头。

    她不想再受到一次侮辱,挣扎的爬了起来。

    腿间的疼痛,让她每动一下,都困难不已。

    她咬着牙,硬撑着抱起被子和枕头,把床单铺到了地毯上。

    她跟陆谨言已经结婚了,如果分房睡,陆夫人一定会询问,打地铺是最好的办法,第二天早上就收拾起来,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陆谨言打算出来之后,一脚就把床上的脏女人踹下去。

    看到眼前的一幕,他愣了下。

    这算有自知之明吗?

    “以后我都睡这里,不会弄脏你的床。”花晓芃低低的说,带着几分逆来顺受的口气。

    “你的存在,污染我的空气。”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极幽深的嘲弄,还有厌恶,一双眼睛一直没有看她,像是怕视线也被污染。

    “你就当我不存在好了。”她咬住了下唇,泪水在眼眶里涌动,她扬扬头,再扬扬,努力的把它们逼退回去,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懦弱。

    但陆谨言并没有错过这一幕,她的眼泪不会让他产生丝毫的怜惜,只有讥讽,“知道地狱是什么样子的吗?”

    “知道,有你的地方就是地狱,我现在就在地狱里。”她转头看着他,倔强的眸子里带着不怕死的挑衅。

    这个世界上,还从来没有女人敢这样的跟他对抗。

    他的眼里燃烧起了暴怒的火焰,几乎要把她烧成灰烬,“这只是地狱的第一层,地狱有十八层,我会让你一一体验个够!”

    她拉起被子盖住了头,寒意不断从脚底冒出来。

    她怕这个男人,他就是地狱的修罗魔王,以后的日子会有多难过,可想而知。

    但她没有退路,这辈子注定是要毁了的。

    这个晚上,她一夜都没有合眼,一直望着窗外那颗最亮的星星。

    阿聪一定在天上看着她吧。

    如果没有那场该死的车祸,小锋就不会出事,阿聪也不会死。

    他们一定结婚了,很幸福、很快乐。

    阿聪……

    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第二天,她很早就起来了,收拾好地铺,去厨房做早餐。

    她不知道在这个家里,自己该做些什么,或许勤快一点,就能换来一丝尊严吧。

    她煮了瘦肉粥,做了生煎包和虾饺。

    可惜一顿丰盛的早餐并没有得到陆夫人的好感。

    “早餐有厨师做,不需要你亲自动手,你要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不要做不符合身份的事,给陆家丢脸。”她的神情里带着惯有的嫌弃,语气俨然是在调.教一个粗俗的野丫头。

    “我知道了。”她顺从的点点头,藏在口袋里的手慢慢的收紧了。

    陆夫人不喜欢她,她看得出来。

    陆谨言对她厌恶至极,她不能再得罪陆夫人,否则这个家真就没法待了。

    当陆谨言进来的时候,空气就变得更加压抑,强烈的压迫感朝她袭来,让她感觉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

    陆夫人好歹尝了尝她做的早餐,而他压根没正眼瞧一下,脏女人做的食物,他是绝对不会吃得,恶心!

    其实,花晓芃的厨艺是相当好的,陆家的厨师虽然是米其林三星级,但在中餐上,未必比得过花晓芃。

    陆夫人尝出来了,但她不会赞许花晓芃,贫民家的女儿会下厨是很正常的事。

    “梅姨,吩咐厨房做少爷喜欢的早餐。”

    言下之意,花晓芃的早餐是陆谨言不喜欢的。

    沉默了一会之后,她的声音再次传来:“昨晚,你们相处的还好吧?”

    没待陆谨言回答,花晓芃就连忙道:“挺好的。”

    “那就好。”陆夫人幽幽的瞟了她一眼,“你的职责是给陆家开枝散叶,我希望你在三个月之内能怀上孩子。”

    花晓芃惊悚,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

    生孩子?

    她要给陆谨言生孩子吗?

    “三个月是不是太快了?”

    陆夫人微微蹙眉,“不要跟我顶嘴,这是你的义务,只要你是健康的,三个月足够了。”

    陆谨言在一旁沉默未语,似乎认同了母亲的话。

    花晓芃终于明白,为什么昨天晚上他会强要她了?

    就算是gay,也有传宗接代的责任。

    她需要像其他同妻一样,维持形婚,相夫教子,守活寡。

    从餐厅出来之后,她忐忑不安,很害怕陆谨言还会像昨天一样兽性大发,再这样,她会死掉的。

    要先发制人。

    她走到了陆谨言的面前,“那个……关于生孩子的事……”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谨言冷冷的打断,“以后必须跟我保持三米远的距离,不要污染我的空气。”

    她深吸了口气,“隔那么远,我讲话你听的到吗?难不成你希望我大喊大叫,让所有人都听见?”

    “滚开!”陆谨言毫不客气的低吼一声,仿佛她是只恶心的蟑螂,想要一脚碾成碎渣渣。

    她咬住了下唇,强迫自己保持平静,“我就是想跟你说,我们可以人工受孕。”

    说完,她后退几步,保持距离,如他所愿。

    陆谨言微微一怔,抬眼看到她退到了大厅门口,有种一拳暴击在了棉花上的感觉。

    这个女人,看起来弱不禁风,唯唯诺诺的,但眼神里永远藏着一股倔强和不驯,就像是一株杂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人工受孕?你想象力还真丰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