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260斤的大胖子呢?
    第三章260斤的大胖子呢?

    她没有反驳,这个男人冷冰冰的,一看就知道脾气不太好。

    不知道他跟陆家是什么关系。

    这么晚了,还是不要闹出太大动静的好,万一吵醒楼下的人就糟糕了。

    她挣扎的爬起来,一溜烟跑了出去,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她就不滚,这里又不是他的房子。

    陆夫人只有一个儿子,他不可能是二少爷、三少爷之类,估计也是个客人,凭什么赶她走?

    想着,她就睡着了。

    男子去到了另一个浴室沐浴,那个浴室已经被蠢货弄脏了。

    回到房间,他一眼就看到了床上裹成一团的不知名“物体”。

    该死!他从喉咙里咒骂一声,一个箭步上前,掀开了被子。

    他用力过大,里面的“物体”也被掀下床去。

    痛痛痛!花晓芃从梦中惊醒,揉了揉嗡嗡作响的脑袋,一睁眼就对上了男子凌冽的冰眸。

    “你干什么呀?”

    “你是聋子吗?我让你滚出这层楼,你没有听到?”男子身上散发的阴寒之气,似乎把他呼出的温热气息都冻结成了冰晶。

    花晓芃感觉下一秒,他就会提起她直接从窗户扔出去。

    “是梅姨让我住在这里的,我要下楼了,睡哪里呀?”

    “那是你的事。”男子的神色冷漠如冰,没有一点怜悯之色。

    花晓芃爬了起来,鼓起勇气,不怕死的跟他挑衅,“这里又不是你的房间,你……你没资格赶我走。”

    男子微微倾身,桃花眼眯起,只露出一点慑人的墨色,“这里就是我的房间。”

    他一个字一个字冷冽的吐出来,在她的背脊碾过一阵惊悸,“你的房间?怎么会?梅姨……”

    她打住了,难道是梅姨弄错了,把他的房间安排给她了?

    “算了,走就走,房间还给你。”她把被子扔到床上,拎起自己的小箱子,往外走。

    “等等。”男子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把你碰过的脏东西统统带走。”

    “什么意思?”她转过头,男子的眼睛正嫌弃的看着床上的一团凌乱。

    “我洗过澡,很干净,没弄脏。”她赶紧解释。

    “不要废话,立刻马上带着它们消失。”男子一脸的不耐,仿佛她晚走一秒,就会被一脚踹出去。

    她带了点愤怒的掀起床单,把被子和枕头一股脑儿裹起来,抱了出去。

    这层楼还有很多的房间,她走到隔壁的房间,想将就一晚,听到男子凛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滚出这层楼!”

    混蛋、暴君、魔鬼!

    她气急败坏,在心里不停的咒骂,这个男人面如天使,心如蛇蝎,肯定是路西法转世。

    她悄悄的去到了二楼,发现门竟然都是锁住的,除了大厅的沙发,似乎没有别的去处了。

    她太累了,一躺下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她是被梅姨叫醒的。

    “花小姐,你怎么睡在这里?”

    “梅姨,你给我安排的房间有人住了。”她揉着惺忪的眼睛,嘟哝的说。

    “哦,是少爷回来了,我没想到他昨晚会回来。”梅姨正说着,就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从楼下走了下来,那尊贵、优雅又狂傲的步伐,就仿佛帝王降临。

    花晓芃幽幽的瞅了他一眼,“他也是你们家少爷啊,你们家不是只有一个少爷吗?”

    “是只有一个少爷,你们之前没见过面,不认识也是正常的。”

    梅姨转身朝男子打了个招呼,吓了花晓芃直接从沙发上摔了下去,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他……他是陆谨言?”

    “是啊。”梅姨点点头,顺便介绍了一下花晓芃。

    当陆谨言得知她就是自己未来的老婆,浓眉不自觉的拧绞成了一道直线。

    这个蠢货除了脑子有问题之外,从头发丝到脚趾尖没有一个地方能看得顺眼,每个细胞都辣眼睛。

    娶她,简直就是他完美人生的一大污点,唯一的污点!

    花晓芃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陆谨言不应该是肥头大耳,地中海、酒糟鼻、翻嘴唇……丑得惊天动地吗?

    怎么会如此的英俊,如此的完美,从头到脚,没有一丝可以挑剔的地方!

    “你……减肥了,整容了?”

    陆谨言压根就不想搭理她,连嘲弄的冷笑都懒得抛下,径直朝餐厅走去。

    脑子进水的蠢货,胡言乱语很正常。

    “花小姐,你赶紧去梳洗一下,待会太太下来,看到你这样不太好。”梅姨好心的提醒道。

    “哦。”花晓芃点点头,上了楼。

    等到她再次下来时,已经变得清新可人。

    但在陆夫人的眼里,她素面朝天,一身廉价的装扮,是这栋别墅里最不和谐的色调。

    坐在餐厅里,花晓芃不停从睫毛缝里偷瞧着陆谨言。

    她笃定,他减肥了,还整容了。

    能把丑出天际的他,整的这么完美,整容医生绝壁是地球上最牛逼的。

    “下午,你和晓芃到民政局去,把证领了。”陆夫人的声音轻轻传来。

    “没空。”陆谨言冷冷的甩出两个字。

    陆夫人喝了口牛奶,语气不紧不慢,“一大早,你奶奶就从医院打来了电话,她找人算过日子了,今天是黄道吉日,要你们一定去登记。”

    陆谨言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知道了。”

    早餐之后,花晓芃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陆家派人送来了支票,但大伯觉得聘礼应该是他们的,因为花晓芃只是代替女儿嫁过去的。

    作为代嫁的酬劳,他们愿意拿出一百万给老二家。

    花晓芃怒了,她原本以为大伯是为了他们家着想,没想到竟然想自己独吞聘礼。

    “妈,不要把聘礼给他们,这是我们的,如果他们想要的话,就去把花梦黎找出来,让她嫁给陆谨言。”

    她隐隐觉得花梦黎的失踪有些蹊跷,在见到陆谨言的照片之前,她是很盼望嫁到陆家去的,成天以陆家少奶奶的身份自居,自从见到照片之后,态度就360度大转变,一哭二闹,吵着不要嫁过去。

    她失踪之后,大伯妈一点焦急的样子都没有,也没有报警,三天两头跑来劝她代嫁。

    她难道不应该先找女儿吗?

    花晓芃不知道自己打电话的时候,陆谨言就站在门口,把她所有的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一道凛冽而讥诮的寒光从他眼底悄然闪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