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 是说,还是不说
    段鸿飞满脸悲愤的看着周沫,大声嚷嚷着:“我还哪里有什么幸福生活可言啊?我遇见你这么个祸害,我还哪里有什么幸福生活可言啊!

    小周沫,我告诉你啊,死心塌地的那个人已经蠢死了,没心肝的人才过的逍遥幸福呢!”

    周沫低着头,静静的听着段鸿飞损她,这是她欠段鸿飞,这些年,她一直都欠段鸿飞的。

    她不求段鸿飞能理解她的想法和做法,段鸿飞是任性偏执的人,凡事都觉得他的想法是对的,他是不会理解周沫的想法的,她只能默默的承受。

    周沫越是这样表现平淡,段鸿飞越是急火攻心,叫嚷着:“你怎么了?哑巴了,不说话了啊?”

    段鸿飞这些日子的委屈真的受大了,这些日子他上蹿下跳的折腾,他四处惹是生非,他订婚,他闹事,其实就是为了引起周沫的注意了。

    他一直在等着周沫给他打电话,哪怕周沫给他发个信息也好,可是,周沫这边就是什么动静都没有,就像把他这个人彻底遗忘了一样。

    这次周沫带着她妈妈的骨灰回来,依然没有要见他的打算,如果不是他贱兮兮的想周沫了,偷着来看周沫,周沫一定还不会联系他的。

    “周沫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这辈已经把我吃的死死滴了,你知道的,就算你不联系我,你不在乎我,你不搭理我,我也依然在这里,对了,就像那句诗怎么说的了,你见与不见,我都在这里......”

    就算周沫满腹的歉意和愧疚,也差点被段鸿飞这句话逗笑了,没想到段鸿飞竟然把这句诗用在这里。

    段鸿飞没有周沫的好心情,继续发着飙,“......你是知道的,当你有事情的事情时候我, 我还是会像煞笔一样,第一个就冲上去!

    你已经不需要在我身上做任何感情投资,也不想在我身上了浪费一点时间和精力,反正我就是你砧板上的鱼,任由你宰割了!

    然后呢,你不管我的死活,兀自去过属于你的幸福生活了,你看你现在过得多好,数不清的男人排着队的追求你,他们对于你来说,可比我要新鲜多,你跟我在一起早就呆腻歪了,那些男人比我有刺激感吧......”

    段鸿飞真要被周沫气疯了,今天好不容易逮到周沫了,愤怒的宣泄他的恶毒,委屈和幽怨。

    如果是从前,段鸿飞敢跟周沫说出这番难听的话来,周沫早就暴跳如雷的跟段鸿飞干了,但现在,她不想了。

    她只是觉得自己对不起段鸿飞,她伤害到了段鸿飞,段鸿飞这样懊恼的跟她吵架,只是因为太在乎她。

    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周沫终于明白,会吃醋,会愤怒的人,是因为特别在乎,等到不在乎了,也就云淡风轻了,话都懒得说了,又怎么会吵架。

    真所谓有感情才有摩擦,有碰撞才有火花!

    段鸿飞叫嚷了半天,见周沫半垂着眼睑沉默不语,她的呼吸开始的时候渐渐变深,但也只是一小会儿,然后就又恢复了平静。

    这个小丫头是在忍着他呢!

    虽然段鸿飞很少遇见周沫对他的忍耐,从前他们每一次争吵时,周沫都不会惯着她的,但他还是知道周沫忍耐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时候的样子。

    在他面前暴躁任性的周沫都学会了忍耐!!!

    段鸿飞突然就闭上了嘴,又痛苦的闭了闭眼睛。

    他真是疯了,好不容易见到周沫了,还说这些话来伤害周沫!

    段鸿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越是在乎周沫,就越是忍不住要去刺激她,伤害她,每当他在周沫这里受委屈了,就会犯了破罐子破摔,口不对心的坏毛病。

    周沫现在的样子,让段鸿飞想起周沫坚决要嫁给盛南平准备走的那一天,她也是这样出奇的忍耐,无论他怎么大喊大叫,无论他怎么歇斯底里,无论他怎么肝肠寸断,都不能改变周沫的心意。

    从那天后,周沫再也没把他当成她最亲密的人,而后,周沫离他越来越远了。

    段鸿飞无比的沮丧泄气,他忽然发现,他爱了周沫这些年,一直都用错了方式,他用尽了他的全力,却将周沫越推越远了。

    他慢慢的恢复了理智,知道自己和周沫今生恐怕是再无可能了,他想到了周沫身边新出现的李海木,心里又是一阵不舒服。

    段鸿飞想自己好不容易见到周沫一回,不能就这样把周沫气跑了,既然属于他们的时光注定这么少,他一定要给周沫留下个好印象,万一哪天周沫回心转意,发现他的好呢!

    他转身走到吧台前,将进门时吩咐老板为周沫榨的新鲜芒果汁端了过来,放到周沫面前,放柔声音说:“沫沫,刚吃完米线渴了吧,喝点果汁吧,正宗大台芒榨出的果汁,稍稍加了点冰!”

    从前,周沫每次吃完米线,都会喝一杯加冰的新鲜芒果汁的!

    周沫看着面前黄橙橙,凉丝丝的果汁,鼻子不由的一酸,看着段鸿飞笑笑,“我喝什么都可以,嘴巴早就不像以前那么刁了,喝什么果汁都一样了!”

    她以前生活在段鸿飞身边时,真是由着自己的喜恶任性,真真是持宠生骄,达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了。

    但段鸿飞也真是肯惯着她,周沫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而且必须是周沫最喜欢的,周沫喜欢喝芒果汁,必须得是大台芒榨出来的果汁。

    段鸿飞将果汁又往周沫面前推推,定定的看着周沫的眼睛,说:“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要你的嘴巴还像以前一样刁,我就要让你喝大台芒榨出来的果汁!”

    周沫的一颗心啊,五味陈杂,端起果汁慢慢的喝着。

    段鸿飞对周沫身边的所有男人都保持非常浓重的敌意,同时又无比的好奇,他对赵国栋嘴里其貌不扬的李海木更加好奇,早就派人将李海木好好的调查了一番。

    “你......你最近交朋友了吧?”段鸿飞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的问周沫。

    “是。”周沫点点头,突然觉得手里的果汁杯子沉甸甸的,“我......新交往了一个朋友,他叫李海木,他是做......”刚说了几个字,周沫就发现自己傻了,依照赵国栋在段鸿飞面前那狗腿的性子,一定早就把李海木的存在告诉了段鸿飞。

    而依照段鸿飞诡计多端的性子,定然早就把李海木的祖宗十八代都调查清楚了。

    周沫把手里的果汁杯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放,对段鸿飞说:“你一定早就把李海木调查的清清楚楚了,还来问我干什么啊?”

    段鸿飞也不隐瞒自己卑鄙的手段,点点头,有些不忿的说:“对,我调查他了,我就是拿放大镜看,也没有发现李海木身上有什么优点啊,你怎么会喜欢他啊?”

    “那是你的放大镜有问题!”周沫可以忍受段鸿飞对她阴阳怪气,冷嘲热讽的,但她却不喜欢段鸿飞评价李海木。

    周沫非常不喜欢别人拿李海木普通的外貌来说事,更不想李海木因为跟自己交往而受到别人议论,受到伤害。

    她觉得李海木对自己十分的好,百分的好,她要努力张开臂膀保护李海木。

    段鸿飞与周沫同感,他可以忍受周沫对他疏离冷漠,可以忍受周沫的任性放肆,就是不能忍受周沫对其他男人的维护。

    他一听周沫维护那个丑男李海木,就开始炸毛了,恶毒的话语脱口而出了,“是我的放大镜有问题,还是李海木本身就有问题啊?他不就是会哄孩子,他除了会对小雨儿好,还会什么啊!

    周沫,你醒醒吧,你们两个刚认识几天啊,他现在就这样套路你,他心里不定还藏着什么阴谋诡计呢!”

    “我不服墙,就服你!”周沫脸上一再克制,才没让厌恶的神情赤果果的浮现出来,但嘴上已经不肯示弱了,轻哼一声,说:“段鸿飞啊,我发现了,你虽然读书不多,但在揣测人心上有种与生俱来的天分啊,而且每次都拿你自己当模板,把所有人都揣摩的跟你一样,包藏祸心,一肚子的坏水!”

    “我一肚子的坏水!”段鸿飞被周沫狠狠的噎了一下,差点吐血,有那么几秒钟,他都想把盛南平耗费巨大财力,物力,人力四处寻找周沫,几次出生入死的营救周沫的事情说出来了。

    他相信,以周沫对盛南平的真爱,如果知道这些事情,周沫的未来基本就没有那个李海木什么事情了。

    可是,那样一来,周沫定然会回头去吃盛南平那颗老草!

    段鸿飞眯着潋滟的凤眼,快速转动脑筋琢磨着,这件事情他是说,还是不说?

    他再怎么抵触那个李海木,也知道这件事莽撞不得啊!

    不行,周沫对盛南平绝壁是真爱的,他们这次是因为误会分开的,如果误会解除了,周沫回头去找盛南平,那周沫的未来也绝壁没有他段鸿飞什么事了!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