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 我就那么不重要
    周沫笑了,指指过桥米线店里的段鸿飞,对于淼说:“这个人是这里的镇长,只要他一出现,我们在这里再不用害怕任何事情,他会保护我们的,你可以在这里横行无忌了,我也不用担心会遇见任何危险。”

    “哦!他竟然是这里的镇长啊!”于淼信以为真的点点头,感叹的说:“这个镇长模样很漂亮,就是行事有些太血腥了......唉,在这种地方血腥点也是对的,不然这些混蛋都能上天!”

    周沫被于淼的话逗笑了,看来于淼今天也被那些混蛋欺负狠,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安排于淼回到酒店休息,她走进米线店跟段鸿飞说话。

    段鸿飞是很有行动力的,他已经将米线店内全部清场了,桌上摆了两大份周沫喜欢吃的过桥米线。

    他随随便便的坐在米线店的椅子上,神态矜贵,仿佛坐在他家金碧辉煌的别墅里一样。

    一见周沫走进米线店,段鸿飞利落的将长腿一收,站了起来,笑着对周沫说:“沫沫,你是不是饿了,我给你点了你最爱吃的米线,还有鸭头,鸭肠什么的,我担心你吃辣脸上会长痘痘,都给你点的微麻微辣的!”

    周沫在心里暗哼一声,坏小子,你这个毛病还跟以前一样啊,一做了亏心事后,就会对我特别的好,特别的体贴周到!

    “谢谢小哥,你对我还真是够好啊!”周沫看着段鸿飞粲然一笑,坐到餐桌旁。

    周沫很喜欢吃米线,这些年她走过很多地方,吃过很多地方的米线,却一直觉得家乡的米线是最好吃的。

    青菜,木耳,金针菇,鱼丸,蟹棒,肉片,火腿,鹌鹑蛋......飘在微红的面汤上,看着就令人垂涎欲滴。

    如果是从前的周沫,经历了刚刚那血腥的场面,或许已经没有食欲吃东西了,但现在的周沫已经被千锤百炼过了,她的心态很好的。

    周沫拿起筷子,很开心的吃起米线来,边吃边感叹着说:“还是家里的米线好吃,比外面所有地方的都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段鸿飞将自己那份米线推到周沫面前,“喜欢吃什么,我这里还有呢!”

    他们两个这些年一起吃东西就有这个习惯,无论吃什么东西都要尽着周沫挑,周沫把她觉得好吃的东西挑着吃了,剩下的才是段鸿飞的。

    周沫很自然的把筷子伸向段鸿飞那碗米线,把她喜欢吃的青菜,蟹棒,鱼丸,火腿都挑选到自己碗里,把她碗中不喜欢吃的肉片甩到段鸿飞的碗里。

    等着周沫挑选好了,段鸿飞才将他的米线碗拉倒自己面前,一边随便吃着,一边给周沫拿饮料,把装着鸭肠,鸭头的盘子推到周沫面前,细心的照顾周沫吃东西。

    段鸿飞无数次的想,他上辈子一定欠了周沫很多东西,所以今生才来还周沫的债,虽然他没有给周沫当牛做马,但在周沫面前低三下四的劲啊,他自己都觉得窝囊,却没有办法改变,不知不觉的就成了周沫奴才了。

    他这半生都活的嚣张,任性,从来没有伺候过任何人,从来没有看过人任何人的脸色活着,可是到周沫这里什么原则啊,底线啊都没有了,他就是周沫的一奴才。

    看着周沫低头开心的吃着米线,两个梨涡在脸颊上忽隐忽现,小嘴巴吃的油汪汪地,段鸿飞有一阵的恍惚,仿佛一切又回到曾经的旧时光......

    段鸿飞忽然觉得心酸又幸福,他没想到这辈子还能有这一天,他和周沫还能一起走在小镇熟悉的街道上,还能一起坐在这里吃米线!

    他一直没有告诉过周沫,这些年来他做过许多这样的梦,经常梦见周沫回来,陪着他说笑,玩耍,吃东西......只是醒来发现原来是好梦一场,不胜悲凉,唏嘘。

    周沫开始的时候吃得很快,她急于将自己想念了很久的美味吃到嘴,在吃到大半饱的时候,她终于放慢了速度,抬头看向对面的段鸿飞,一挑眉,“段先生,说说看吧,你今天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啊?看见我受人欺负也不出面,一直躲在什么地方看热闹呢?”

    段鸿飞做出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诧异的看着周沫,“你说什么呢?我哪里有躲在一旁看你的热闹啊?”

    周沫轻蔑的哼了一声,“段鸿飞,你跟我就不要装模作样了,我如果连你都不了解,那真就愚蠢到家了!”

    段鸿飞见糊弄不了周沫,翻了个白眼,说:“你以为你多聪明啊?蠢货,你竟然在这个镇子上招摇过市,你是自己嫌麻烦少啊!”

    “别说那些没用的啊!”周沫的小手一拍桌子,“你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到这边来的?”

    段鸿飞沉默了一下,涩着声音说:“知道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过来了。”

    周沫也静默了一下,她其实应该想到,段鸿飞很容易就能得知她回来的消息,她也应该想到,她不去见段鸿飞,但段鸿飞却会来看她的。

    她抿了抿嘴唇,故作生气的样子问:“我跟那些瘪三起冲突的最初你就看见了吧?你为什么不早点现身呢?”

    段鸿飞很是委屈的,气囊囊的说:“那你回来了为什么不肯给我打个电话呢?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肯联系我呢?”

    周沫忽然觉得好饱了,再也吃不下了,将筷子放到桌上。

    段鸿飞一旦将心里憋着的幽怨说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他气哼哼的看着周沫,低低的吼着,“周沫,你的心为什么就这么狠啊?我在你的心里就那么不重要吗?”

    重要,你在我心里当然非常重要!

    但是你的幸福和未来更重要啊!

    我不能给你未来,不能给你幸福,我怎么能自私的再拖累你啊!

    周沫看着段鸿飞,努力的露出笑容,“你不是已经跟公主订婚了吗,我怎么能随便打扰你的幸福生活!”

    “我的幸福生活!”段鸿飞像受了刺激一样,腾的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