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精彩小说免费!

    “我允许你们停止磕头了吗?我容许你们起来了吗?”段鸿飞的声音阴冷,仿佛来自地狱的召唤,吓得那些没敢起来反抗的人身体不住的发抖。

    而那些被打伤的人要么是废了脚,要么是废了手,已经没有丝毫抵抗的能力,只能痛叫的趴在地上,如同待宰的羔羊。

    “段先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真的没有碰这位小姐啊,我只是个小喽啰,老大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了!求段先生饶命啊!”有个精明狡猾些的混蛋,见自己的老大被段鸿飞打中了手脚,知道他们这个老大算是做到头了,以后不必再追随了,立即将他们的老大出卖了。

    “是啊,段先生,冤有头债有主,这些事情全都跟我没关系啊,都是我们老**着我这么做的啊……”旁边两个尖嘴猴腮,一看就卑鄙的男人也跟着附和着。

    段鸿飞对着那几个出卖他们老大的人点点头,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令四周的青山绿水,明媚阳光的都黯然失色,看得所有人一阵目眩神迷。

    那几个人以为段鸿飞肯原谅他们了,刚刚松了口气,谁知道段鸿飞突然一扬手,“噗”“噗”几声枪响,那几个人的肩膀锁骨处都被打中,再次发出凄厉的叫声。

    段鸿飞看着那几个浑身是血,痛的要死的人轻哼一声,“我这辈子,最恨不忠不义,善变狡诈之人!”

    如果不是段鸿飞来救她,周沫真要在旁边笑出声了,段鸿飞自己就是不忠不义,善变狡诈的人,他还讨厌这样的人了?真是同性相斥啊!

    这伙欺负周沫的混蛋,此时都已经被段鸿飞打伤了,他们发现了,奋起反抗段鸿飞,要被打,他们说好听的讨好段鸿飞,也要被打,总之,无论你是软是硬,表现如何,都要被打。

    而且段鸿飞不派任何下属出手,全套动作都是他自己来,而且是兴致盎然的,兴致勃勃的修理他们。

    他们今天算是真正见识到段鸿飞的狠辣了,这个姓段的男人有种几乎变态的嗜血阴狠。

    “你们,竟然敢欺负我妹妹,欺负我段鸿飞最......”段鸿飞眸子里的戾气和杀机突然高涨,就好像一头随时准备跳起来食人的猛兽,他一扬手,嗖嗖几声出去,有几个人就缺了耳朵,少了手指。

    那些混蛋吓得都忘记了痛叫,他们抖动着双腿,裤子里滴答着出腥臭的黄液体......艾玛,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被吓尿了!

    卧槽,这种随时濒临死亡的感觉实在太恐怖了!

    想想啊,子弹贴着耳朵打过去,稍稍打偏一点儿,就会要命的!

    如果嘎巴一下,真的要命还好了,但这位爱玩的段先生偏偏就不要他们的命,就这样吓唬着,折磨着他们玩啊!

    “段先生,我们错了,我们瞎了狗眼了……我们都是无心的……求你饶我们一命啊……求你啊……”

    “段先生,大小姐,饶了我们吧,对不起啊......”

    这些混蛋是彻底被段鸿飞吓怕了,他们都觉得自己很恶毒的,但跟段鸿飞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段鸿飞平日里就是个心思阴狠,恶毒的人,更何况这些人敢伤害了周沫,他把自己这套凶残手段更是发挥到极致了。

    他没有直接打中这些人的要害部位,不肯让这些人一下子就死掉了,他打中的是这些混蛋最重要的关节部位,要么让他们残废了,要么让他们流血而死,中间的过程要忍受巨大的疼痛,他就要这样活生生折磨死们。

    周沫太知道段鸿飞这套恶毒的手段了,她也恨这些混蛋的胡作非为,看着段鸿飞狠狠的惩罚他们很解气,但看着段洪刚又抬起了胳膊,她一把拉住段鸿飞的胳膊,“别打了,够了!够了!我已经没事了,他们也受到这么重的惩罚了,给他们留一条命吧……”

    段鸿飞转头嗔怪的瞪了周沫一眼,“妇人之仁,你忘记他们刚才是怎么欺负你的了!这样的人渣再留在世上都是祸害的!”

    “是,他们是祸害,但你也把他们祸害的够呛了,他们以后都是废人了,就让他们活下去吧!”周沫是女人,终究是动了恻隐之心。

    有几个聪明的混蛋看出周沫对段鸿飞的影响力了,就算他们身上都是伤,被痛苦折磨的死去活来,但还是发现了,段鸿飞在看向周沫的时候,眼神立即变得很温柔,再没有看着他们这些人时的血腥杀机。

    这几个人立即转头哀求着周沫,“小姐啊,救救我们啊,我们错了,饶命啊!”

    “小姐,我家里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几岁的孩子,求求你,救救我吧......”

    ......

    这些人虽然被段鸿飞打伤了,但他们依然希望可以活下去,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别特么的忽悠我妹!”段鸿飞一扬手,嗖嗖几下出去,刚刚央求周沫的那几个人,胳膊,腿上又各自中了一枪,引起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地上很大一块面积,已经被这些人的血染成了褐色,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周沫实在看不下去了,拉着段鸿飞就往一旁走,“算了,放了他们吧,他们家里也许真的有孩子,有老人,他们没有把我怎么样,你不要赶尽杀绝了!”

    段鸿飞玩了一会儿,也累了,他见周沫真有些急了,怕周沫嫌弃他残暴血腥,再牵扯出过去那些旧话题来埋怨他,数落他,终于肯把枪放了起来。

    他对着身边的扎蓬使了个眼神,“听周小姐的意见吧,这些人你们去处理一下吧,把周小姐带来的那两个保镖送到医院去治疗一下。”

    周沫那两个保镖之前一直在很尽力的在保护周沫了,但因为对方人多势众,又都是凶狠的亡命徒,周沫带来的两个保镖都被这些流氓给打伤了。

    “是。”扎蓬答应一声,过去处理那些人了,派人送周沫的两个保镖去医院。

    周沫看着自己的两个保镖被送走了,她半信半疑的看了段鸿飞一眼,“你真的会放了他们啊?”她可不想因为自己搞出人命来。

    “我留着他们干嘛啊,看家护院啊?”段鸿飞不屑的轻哼一声,“都已经残废的人了,我对他们没兴趣!”

    周沫想想也对,一手拉着于淼,一手拉着段鸿飞往一旁走。

    段鸿飞侧头撇了扎蓬一眼,意思很明显,这些人全部解决掉吧!

    他原本就性子凶残,没事还想弄死几个人玩玩呢,更何况这些人招惹到了周沫!

    周沫一心一意的拉着段鸿飞走,她想把这个混世魔王拉走了,那些人也就安全了。

    段鸿飞很久很久都没有被周沫这样拉着手走路了,握着周沫软绵绵热乎乎的小手,走在曾经无比熟悉的街道上,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那个时候的他和周沫多好啊,他们一起玩耍,一起吃饭,一起捉弄人......过往的碎片在段鸿飞的脑子里回放,曾经的他和周沫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他以为他们永远都不会分开呢!

    不知道谁家的cd里面,还很应景的播放了一首老歌,“......忆童年时竹马青梅,俩小无猜日夜相随,春风又吹红了花蕊,你已经也添了新岁,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从来不懂诗情画意的段鸿飞只听的鼻子发酸,其实,应该结为夫妻的人是他和周沫啊,应该白头到老的人是他和周沫啊!

    段鸿飞越想越郁闷,心酸,刚想扯住周沫跟她理论一番,谁知道周沫先停了脚步,转头看着段鸿飞,说:“我们找个地方坐坐,说会话吧!”

    “好。”段鸿飞也正有话要对周沫说。

    周沫指指一旁的过桥米线店,让段鸿飞进去等她。

    段鸿飞身边有几个保镖是这两年新招进来的,见周沫竟然让段鸿飞进小米线店等她,惊讶的下巴差点掉下来。

    要知道,段鸿飞现在的地位又照比从前尊贵了无数倍,他不但是统领东南亚经济的大财阀,还是皇室家的驸马爷啊!

    而段鸿飞这个人平日又极其讲究排场,是享受的祖宗,吃穿用度极其奢靡,怎么会进一个小米线店呢!

    可是,段鸿飞竟然毫无异议,乖乖听话的进到米线店里等人去了!

    周沫让段鸿飞进米线店等她,她自己并不觉得不妥,她吩咐完段鸿飞,就转身抱了抱于淼,“姐,让你跟我受委屈了!”

    “傻话,只要你能平安无事就好!”于淼刚才真是害怕了,如果没有这位段先生出面救人,周沫这边的后果真是不堪想象了。

    “姐,你先到酒店去冰敷一下脸,然后叫些东西吃,之后就可以休息睡觉了,你跟我忙乎了这一天,也很累了。”周沫贴心的对于淼说。

    “不行的。”于淼立即紧张的摇头,“咱们那两个保镖都受伤了,这个地方又这么乱,我绝对不能仍下你一个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