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少,情深不晚 第564章 你真是被惯坏了
    “你们不用怀疑,我给段鸿飞打个电话,你们就知道他是不是我哥了!”周沫看着眼前的无赖们冷笑一下,掏出手机就准备给段鸿飞打电话,这个时候能救她们出水深火热的只有段鸿飞了。

    “不许打电话!”离周沫最近的一个男人,劈手就把周沫的电话抢了过去,“尼玛的,你糊弄谁啊,什么给你哥打电话啊,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报警啊?”

    周沫又气又恼,愤怒的瞪视着眼前这伙亡命徒,咬牙切齿的骂着:“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们偏要闯,今天你们敢动我,我会让你们死的很惨的!”

    “哎呀,我还真想看看,我们怎么就会死得很惨了!”有个流氓蛮不在乎的笑着,伸手就来摸周沫的脸。

    周沫多少也算练过的,猛然踢出一脚,那个男人没想到娇弱美艳的周沫会突然动手,猝不及防的被周沫踹中了小腹,捎带着踢中点命根子的地方,疼的他嗷的一声痛叫,“啊......疼死劳资了......”

    “卧槽,这个臭三八竟然是练家子啊!”其他几个流氓立即全神戒备起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这些人一看出周沫是练过的,都不再嘻嘻哈哈的了,身上的醉意好像都散去了。

    那个头目一样的人上下打量着周沫,很满意的点点头,“好,够辣,我就喜欢这个调调的女人,如果你今天把劳资伺候舒服了,我可以带你回家,保证你以后吃香喝辣的!”

    去尼玛的!

    周沫在心里暗暗骂着,侧头低声对于淼说:“等下我引开他们,你能跑就跑,想办法给那个人打电话!”

    于淼是个冷静的女人,尽管她已经非常害怕了,还是对周沫点点头,眼睛四处看看,想看看从哪里逃跑容易些。

    这伙亡命徒常年做着杀人越货的事情,自然比鬼都精,一看周沫和于淼的神色,就知道她们两个要干什么,稍稍一变身形,就把周沫和于淼围在了圈子中间。

    他们在这里一闹,迅速有很多人围了过来看热闹。

    “亲们,麻烦你们快点报警,救救我们啊!”于淼大声的对周围看热闹的人喊着,求助着,“谢谢你们了,快点报警啊......”

    在这个镇子上生活的人,平日里见惯了这样欺凌逞凶的场面了,早就习以为常了,而他们更是不敢得罪这群混蛋,大家只是像看戏一样在旁边看着,并没有人报警,更没有人出手相救。

    “尼玛的,死老娘们,你喊什么喊啊!”一个混蛋抬手给了于淼一个嘴巴,于淼白皙的脸颊立即红了一片,混蛋恶声威胁着于淼,“你再喊我们在这里就轮了你们!”

    周沫气恼这个混蛋动手打于淼,将她最后一点防身的大招放了出来,手臂对着那个混蛋一动,藏在手表里的两枚小针‘嗖嗖’的飞了出去,正中那个混蛋的手臂。

    她这些年屡次遭人暗算,迫害,虽然没有害人之心,但却已经有了防人之心,而她往日都生活在太平盛世里,又不能把防人的动作表现的太明显,只能找人在腕表上做些小文章了。

    “啊!”那个被周沫暗算的混蛋疼的直跳脚,捂着手臂嗷嗷叫着,“这个死丫头......她......她身上竟然藏着暗器!”

    “卧槽,你特马的以为是在演大片啊!”旁边一个小痞子见自己同伙吃亏了,抬手就来打周沫。

    “你别动!”那个头目冷声吆喝住自己的手下。

    “大哥,这个死丫头打伤我们两个人了,我们该好好教训她一下啊!”那个下属不忿的叫嚷着。

    “放心吧,我会让她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的!”头目阴险的笑着,然后转头看向周沫。

    “死丫头,你竟然敢伤我们的人,你以为今天还走得掉吗!刚才我兄弟的一句拍大片,提醒了我,我想起来你是谁了,你是那个名气很大,很火的女演员啊!

    你说,我们如果把你的衣服剥了,拍些视频,再把你弄到床上,拍些被大家轮番炮的视频,然后发到网上去,或者卖出去,是不是会赚很多钱啊!”

    “哇塞,老大,你真是牛掰了,竟然能认出这个女人是谁!”

    “大哥,我更加崇拜你了,你太聪明了,可以想出这样牛叉的主意来,太刺激了,想想就好激动,我要大干一场!”

    “对啊,我现在就硬了啊!”

    &

    nbsp; ......

    尼玛的,你怎么不去死啊!

    周沫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如此龌龊的流氓,她真是太大意了,忘记了这里一直都是非常危险的地方,她第一次遇见盛南平就是在这个地方,就是盛南平将她从一群混蛋手里解救下来的!

    现在,又有谁来解救她呢!

    刚才嚷嚷已经硬了的人渣,真的来了情绪了,裤子里面蓬起来老高,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周沫,人也奔着周沫扑过来,好像要在大街上开始现场直播了一样。

    周沫再怎么胆大彪悍,这个时候也害怕了,她的四周围都被这些混蛋给围死了,她没有任何逃跑的可能。

    她看着那个男人奔着自己扑过来,吓得花容失色,大叫出声,“啊......你这个混蛋,你去死啊.......”

    就在这时,众人只听见轻微的一声“噗”,接着那人高高隆起的地方就是一片血红,男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啊......疼死我了......”身体也随之倒地,双手捂着下身体,疼的在地上来回翻滚着。

    这个混蛋被枪打中了命根子!

    周沫惊喜的瞪大眼睛,看着如此恶毒凶残的手法,她几乎可以确定是谁来了!

    这些亡命徒一见这个情况,并没有去管疼的要死在地上翻滚的兄弟,而是迅速的从腰间掏出家伙,互为掩体的结队,脸转向子弹发出的方向,处于战备的状态了!

    周沫也将脸转了过来,果然看见她那天下无双漂亮的发小——段鸿飞在一群保镖的簇拥下,背对着下午的万里金光而来,仿佛带着光圈的金甲神人!

    段鸿飞的模样俊美得雌雄难辨,妖异潋滟的眼瞳波光流转,街边看热闹的人,还有那些放肆嚣张的混蛋,瞬间都觉得自己的魂魄被这个炫目的男人夺去了七分。

    只是,这个耀眼的男人身上极具侵略性和杀伤性,让人看了心惊胆战的!

    “卧槽,这人谁啊?这......这也太,太......”

    那些混蛋看着这样绝世倾城的段鸿飞,想说段鸿飞美,可是他们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段鸿飞身上的血腥,阴暗和杀机,凡事被段鸿飞带着戾气的幽深凤眼扫到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颤。

    还有,段鸿飞手里握着一把银色漂亮的家伙,逆光发出幽幽的光芒,他们都意识到,刚刚那极其准确的一枪,就是段鸿飞发出来的。

    就连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感觉到段鸿飞身上迸发出来的危险,他们都意识到这个人是周沫的帮手,而他们刚刚还在看周沫的笑话,恐怕这个人会找他们麻烦的。

    那些光明正大看热闹的人,被段鸿飞吓得哗啦啦的就跑开了,都躲到一旁店铺里偷偷去观看了。

    看着越走越近的段鸿飞,周沫像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鼻子发酸,眼圈发红,但她却紧紧的抿着唇,不让自己的丢脸表现的那么明显。

    段鸿飞一路径直走过来,看都不看那些混蛋一眼,直接来到周沫身边,拧着眉头上下打量着周沫,声音带着怒气问着:“你怎么样啊?有没有哪里受伤了啊?”

    水深火热中的周沫,突见段鸿飞来救她,本来是极其激动,委屈的,费了极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扑进段鸿飞怀里大哭一场的想法,可是听着段鸿飞语气不好,她心里不由的生气,嘟着嘴巴,瞪眼看着段鸿飞不说话。

    段鸿飞眯眼盯着周沫,见周沫气鼓鼓的不说话,他突然抬手,捏了捏周沫的脸,“没良心的丫头,你不是在外面混得很好吗,你又跑回来干什么啊?”

    周沫的脸被段鸿飞捏的生疼,她感觉到了段鸿飞恶意,气恼的推开段鸿飞的手,“你干什么掐我啊?这里又不是你家,我愿意回来就回来,要你管啊!”

    “你真是被我惯坏了,只要一在我面前,你就耀武扬威的发脾气!”段鸿飞对着周沫一挑俊眉,阴阳怪气的说:“是,你愿意回来就回来,回来受这些小瘪三的欺负,觉得很有意思啊!”

    周沫都要委屈死了,听段鸿飞这样奚落她,一下就红了眼圈,“你明知道他们欺负我,你还不帮我?你还来掐我,跟他们一起欺负我啊!”

    段鸿飞心中对周沫有气,有怨,有怒,但更多的是想,是爱,是宠溺,他可以逗弄一下周沫,可是却见不得周沫红了眼眶了。

    他脸色阴沉下来,用手一指刚才欺负周沫的那些个混蛋,“你们,都给她跪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