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祖宗一样的存在
    陪着周沫一起来国外的于淼,伸手抱了抱周沫,“沫沫,别难过了,节哀顺变吧!”

    周沫抱着于淼,忍了再忍,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她来这里接苏梅的骨灰回家,她事先向兰宴要了疗养院的地址,并没有告诉兰宴她要过来的具体日期,她不想让兰宴为她付出太多了。

    还好,陈敏敏是个精明能干的人,知道周沫这次过来会遇到很多棘手的问题,把沉稳能干的于淼派给了周沫,让于淼协助周沫办理妈妈的后事。

    于淼安慰了周沫一会儿,让周沫坐在长椅上休息,她去补交了苏梅在这里拖欠的费用,又陪着周沫去领了苏梅的骨灰。

    周沫脸色灰败的从于淼手中接过妈妈的骨灰盒,她没有号啕痛哭,伸手拂去骨灰盒上面的灰尘,动作温柔,哀恸的气味是一下从她全身上下散发出来了。

    苏梅去世的时候,疗养院这边联系不上她的任何家人,只能将她火化,骨灰放进一个简单的骨灰盒里。

    周沫捧着粗糙的骨灰盒,想着妈妈一辈子好胜,长得又漂亮,是她们那个村子里第一个靠上大学的女娃子,受到十里八村人的羡慕和夸奖,儿现在,却躺在这粗制滥造的一个小匣子里……”

    她虽然跟苏梅没有太深厚的母女之情,但捧着亲生妈妈的骨灰在手,那一刻时间仿佛都停止了运转,巨大的难过从她的心脏蔓延到全身。

    周沫没有力气应付同疗养院之间的琐碎事情了,于淼代她办了所有的事情,周沫捧着妈妈的骨灰上了车子,直奔机场,回国去将妈妈的骨灰下葬。

    她过去跟苏梅为数不多的几次聊天里,苏梅都提到了老家,提到了老家的山,老家的树林,她想妈妈一定是想家的,一定想魂归故土的。

    周沫带着苏梅的骨灰回到南方的老家,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周沫把妈妈的骨灰暂时存放在一座古刹内,这里有香火服侍,可以听到诵经声,她认为那是个不错的暂寄之处。

    于淼跟这里的主持讲好了,明天会请高僧为苏梅做一场法事的,之后于淼就同周沫一起为苏梅选择坟地。

    周沫走在熟悉的山路上,自然而然的想起了段鸿飞。

    她此刻所在的位置,离段鸿飞所在的城市并不远,但她却没有联系段鸿飞。

    周沫对段鸿飞说不上是爱,可是她习惯了生命中有段鸿飞这样一个人,一个比亲人还亲,比爱人还近的人,段鸿飞突然就订婚了,再也不是她的守护神了,周沫心中的落差是非常巨大的。

    最可悲的是,他们不是情侣,她不可以为爱买醉,不可以撒泼大哭,不可以失眠,不可以伤心……因为她连失恋的权利都没有。

    没资格吃醋的人最酸!

    周沫这段时间压根不敢联系段鸿飞,不敢去打扰段鸿飞的生活。

    她总是下意识的把自己的难过失落隐藏的很好,但不代表她不难过,不失落。

    周沫和于淼来到县城里的公共墓地,这里算是本地最豪华的墓地了,当初周沫的外婆去世了,是段鸿飞帮忙周沫处理的后事,就是在这里买的墓地。

    段鸿飞当时想把周沫外婆葬到t国的国家公墓里了,但周沫没让,她想外婆一定更喜欢住在这里,这里是她的家,这里四周葬的都是她的熟人,住在这里不会觉得太冷清,也不会觉得陌生。

    周沫给妈妈选择的墓地与外婆的坟墓遥遥相望,但两座坟的距离又不算远,周沫想如果人真的有魂魄的话,外婆和妈妈都应该满意这个距离的。

    外婆活着的时候,非常不满苏梅的生活方式,更不喜欢苏梅追求爱和幸福的方式,尤其不喜欢苏梅生下周沫后,把周沫仍下跟着杰森去了国外。

    因为这件事情,周沫的外婆跟苏梅争吵过很多次,到后来几乎反目成仇,苏梅再不会国来看外婆和周沫,而外婆也一直不肯再联系苏梅。

    直到周沫的外婆突然得了脑溢血,在弥留之际,在周沫耳边喃喃的念叨着苏梅的名字,周沫知道外婆最终还是惦记着,想念着妈妈的。

    而苏梅过来落魄的时候,每当遇到周沫的时候,都会念叨起老家,念叨起老妈,她也一定是想家了,想妈妈了!

    相爱想杀的两个人,最后都安葬在这里,陪伴着彼此。

    周沫为妈妈购置好了墓地,安排好了明天下葬的诸多事情,拖着疲惫的脚

    步回到预定的酒店。

    这里的酒店是在古镇旧物基础上改建的,保持了南方乡村特有的面貌和建筑风格,客房基本上都是旧居修葺而成,白墙乌瓦,木门石阶,看着很是质朴无华。

    于淼订了四间最好的客房,因为还有两名保镖跟着周沫一起过来,自从周沫有了上次被绑架的经历,她现在外出去哪里都是带着保镖的。

    周沫忙乎了半天很累了,最重要的是她心里累,精神萎顿,回来的路上一直心事重重的。

    他们一行人四人先去吃饭,周沫自己是没有什么胃口的,但考虑到于淼几个跟着自己奔波劳碌的,一定已经很饿了。

    这个镇子是个交道要道,很多穿梭于两个间的商贩都要从这个镇上经过,所以这里的人也就鱼龙混杂。

    如果是往日,周沫的精神状态好些,她不会带人到饭店吃饭,会要些外卖回酒店去吃,但今天她满脑子都被悲伤的情绪充斥着,忘记了这个地方的黑暗和危险。

    他们一走进饭店,周沫就听见男人们放肆下作的说笑声,她的不由的一激灵,精神一下振作起来。

    周沫往声音的来源处一看,正看见六七个穿着流里流气,一脸猥琐的男人在喝酒,她的心不由的提了起来。

    此时,她想要躲开或者后退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尽量的低着头,快速的往里面走。

    “矮油,真是鸡窝里冒出了金凤凰啊,在这里还能看见这么靓的妞啊?”一个男人发现了周沫,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小妹妹,你别急着走啊,过来,陪哥哥们说说话!”

    周沫皱了皱眉头,低头对身侧的于淼说出了段鸿飞的电话号码:“你往里面走,马上给这个人打电话!”她知道这些人的无赖和能耐,她身边的两个保镖是对付不了这些人的。

    于淼也意识到形势不好,抬腿就往里面走,谁知随着一阵酒气飘来,那些男人的中一个已经身形迅速的来到周沫几个人面前,挡住了于淼的去路,“大姐,你想干嘛去啊?你虽然年纪老了点,但没有鱼,虾也对付了,陪着我们哥几个一起耍耍吧!”

    周沫一见这个喝酒后身形还这么快,而且反应也很敏锐,知道自己真是遇见有道行的流氓了,她一把拉过于淼,皱着眉头看着挡住她的人,“先生,我们就是过来吃饭的,打扰到几位了,我们现在就走!”

    “哈哈哈!既然相遇了就是缘分,小妹妹怎么能说走就走呢!”那几个酒气熏天的男人此时都站了起来,往周沫身边围了过来。

    周沫一见情形不秒,对身边的两个保镖使了个眼色,两个保镖往前面一挡,她拉着于淼就往饭店外面跑。

    可是这些流氓可不是普通的流氓,他们都是穿梭在边境线上的亡命徒,而他们的人数又是周沫保镖的数倍,很快就有人追了上来,一把扣住住周沫的肩膀,周沫被男人大力扯的后退了一步,脚下一歪,脚裸扭到了,疼痛随即袭来,冷汗瞬间侵袭全身,她也踉跄的差点跌倒。

    那边的于淼也被人扭住了胳膊,没有办法再跑了。

    周沫气恼的抬头怒视身边的几个无赖,“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要干你了!!!”一个男人用色迷迷的眼神盯着周沫,伸手就想来摸周沫的脸,“哇塞,这妞还真是够美够嫩啊,走,陪哥几个到里面好好玩玩吧!”

    “滚开!”周沫气恼的一把打落男人的手,狠声叫着:“你们竟然敢动我,你们都不想活了吧!”

    周沫这样冷下脸来,自带一股凛冽狠绝的气息,还真把眼前几个流氓震慑住了,他们不再对周沫动手动脚。

    一个看似小头目的男人,用手摸着下巴,眯眼看着周沫,“说说吧,我们怎么就不敢动你了?”

    “段鸿飞,你们认识吧,他是我哥!”周沫真是黔驴技穷了,她本不想再跟段鸿飞有什么瓜葛的,但此时此刻,由不得她矫情了,她只能把段鸿飞搬出来了。

    那些流氓立即爆笑起来,“死丫头,你还真敢吓唬人,段鸿飞是你哥,你怎么不说拿督是你爸啊!”

    “对啊,你怎么不说查女王是你姑妈啊!还段鸿飞是你哥,你以为我们是被吓大的啊,如果人人都说段鸿飞是她哥,我们就不用在道上混了!”

    在东南亚和金三角一带,段鸿飞绝对是祖宗一样的存在,这片的天空上就是大写的‘段’字,但并不是谁随便提一下段鸿飞的大名,就可以平安无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